諸葛小亮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評論首頁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評論對象: 關于把阿彌陀佛名號作為首選文明用語的提案
如是五百大弟子,各各向佛說其本緣,稱述維摩詰所言,皆曰:‘不任詣彼問疾。’

菩薩品第四

于是佛告彌勒菩薩:‘汝行詣維摩詰問疾。’彌勒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為兜率天王及其眷屬,說不退轉地之行,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彌勒!世尊授仁者記,一生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用何生,得受記乎?過去耶?未來耶?現在耶?若過去生,過去生已滅;若未來生,未來生未至;若現在生,現在生無住,如佛所說。比丘,汝今即時,亦生亦老亦滅。若以無生得受記者,無生即是正位,于正位中,亦無受記,亦無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云何彌勒受一生記乎?為從如生得受記耶?為從如滅得受記耶?若以如生得受記者,如無有生;若以如滅得受記者,如無有滅。一切眾生皆如也,一切法亦如也,眾圣賢亦如也,至于彌勒亦如也。若彌勒得受記者,一切眾生亦應受記,所以者何?夫如者,不二不異,若彌勒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一切眾生皆亦應得,所以者何?一切眾生即菩提相。若彌勒得滅度者,一切眾生亦當滅度,所以者何?諸佛知一切眾生畢竟寂滅,即涅槃相,不復更滅。是故彌勒無以此法誘諸天子,實無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亦無退者。彌勒!當令此諸天子,舍于分別菩提之見,所以者何?菩提者不可以身得,不可以心得;寂滅是菩提,滅諸相故;不觀是菩提,離諸緣故;不行是菩提,無憶念故;斷是菩提,舍諸見故;離是菩提,離諸妄想故;障是菩提,障諸愿故;不入是菩提,無貪著故;順是菩提,順于如故;住是菩提,住法性故;至是菩提,至實際故;不二是菩提,離意法故;等是菩提,等虛空故;無為是菩提,無生住滅故;知是菩提,了眾生心行故;不會是菩提,諸入不會故;不合是菩提,離煩惱習故;無處是菩提,無形色故;假名是菩提,名字空故。如化是菩提,無取舍故;無亂是菩提,常自靜故;善寂是菩提,性清凈故;無取是菩提,離攀緣故;無異是菩提,諸法等故;無比是菩提,無可喻故;微妙是菩提,諸法難知故。”世尊!維摩詰說是法時,二百天子得無生法忍。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佛告光嚴童子:‘汝行詣維摩詰問疾。’光嚴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出毗耶離大城,時維摩詰方入城,我即為作禮而問言:“居士從何所來?”答我言:“吾從道場來。”我問:“道場者何所是?”答曰:“直心是道場,無虛假故;發行是道場,能辦事故;深心是道場,增益功德故;菩提心是道場,無錯謬故;布施是道場,不望報故;持戒是道場,得愿具故;忍辱是道場,于諸眾生心無礙故;精進是道場,不懈退故;禪定是道場,心調柔故;智慧是道場,現見諸法故;慈是道場,等眾生故;悲是道場,忍疲苦故;喜是道場,悅樂法故;舍是道場,憎愛斷故;神通是道場,成就六通故;解脫是道場,能背舍故;方便是道場,教化眾生故;四攝是道場,攝眾生故;多聞是道場,如聞行故;伏心是道場,正觀諸法故;三十七品是道場,舍有為法故;四諦是道場,不誑世間故;緣起是道場,無明乃至老死皆無盡故;諸煩惱是道場,知如實故;眾生是道場,知無我故;一切法是道場,知諸法空故;降魔是道場,不傾動故;三界是道場,無所趣故;師子吼是道場,無所畏故;力、無畏、不共法是道場,無諸過故;三明是道場,無余礙故;一念知一切法是道場,成就一切智故。如是,善男子!菩薩若應諸波羅蜜,教化眾生,諸有所作,舉足下足,當知皆從道場來,住于佛法矣!”說是法時,五百天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佛告持世菩薩:‘汝行詣維摩詰問疾。’持世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住于靜室,時魔波旬,從萬二千天女,狀如帝釋,鼓樂弦歌,來詣我所。與其眷屬,稽首我足,合掌恭敬,于一面立。我意謂是帝釋,而語之言:“善來憍尸迦!雖福應有,不當自恣。當觀五欲無常,以求善本,于身命財而修堅法。”即語我言:“正士!受是萬二千天女,可備掃灑。”我言:“憍尸迦!無以此非法之物要我沙門釋子,此非我宜。”所言未訖,時維摩詰來謂我言:“非帝釋也,是為魔來嬈固汝耳!”即語魔言:“是諸女等,可以與我,如我應受。”魔即驚懼,念維摩詰:“將無惱我?”欲隱形去,而不能隱;盡其神力,亦不得去。即聞空中聲曰:“波旬以女與之,乃可得去。”魔以畏故,俯仰而與。爾時,維摩詰語諸女言:“魔以汝等與我,今汝皆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即隨所應而為說法,令發道意。復言:“汝等已發道意,有法樂可以自娛,不應復樂五欲樂也。”天女即問:“何謂法樂?”答言:“樂常信佛,樂欲聽法,樂供養眾,樂離五欲;樂觀五陰如怨賊,樂觀四大如毒蛇,樂觀內入如空聚;樂隨護道意,樂饒益眾生,樂敬養師;樂廣行施,樂堅持戒,樂忍辱柔和,樂勤集善根,樂禪定不亂,樂離垢明慧;樂廣菩提心,樂降伏眾魔,樂斷諸煩惱,樂凈佛國土,樂成就相好故,修諸功德,樂莊嚴道場;樂聞深法不畏;樂三脫門,不樂非時;樂近同學,樂于非同學中,心無恚礙;樂將護惡知識,樂親近善知識;樂心喜清凈,樂修無量道品之法,是為菩薩法樂。”于是波旬告諸女言:“我欲與汝俱還天宮。”諸女言:“以我等與此居士,有法樂,我等甚樂,不復樂五欲樂也。”魔言:“居士可舍此女?一切所有施于彼者,是為菩薩。”維摩詰言:“我已舍矣!汝便將去,令一切眾生得法愿具足。”于是諸女問維摩詰:“我等云何,止于魔宮?”維摩詰言:“諸姊!有法門名無盡燈,汝等當學。無盡燈者,譬如一燈,然百千燈,冥者皆明,明終不盡。如是諸姊!夫一菩薩開導百千眾生,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于其道意亦不滅盡,隨所說法,而自增益一切善法,是名無盡燈也。汝等雖住魔宮,以是無盡燈,令無數天子天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為報佛恩,亦大饒益一切眾生。”爾時,天女頭面禮維摩詰足,隨魔還宮,忽然不現。世尊!維摩詰有如是自在神力,智慧辯才,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2015-12-06
評論對象: 關于把阿彌陀佛名號作為首選文明用語的提案
佛告富樓那彌多羅尼子:‘汝行詣維摩詰問疾。’富樓那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于大林中,在一樹下,為諸新學比丘說法。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富樓那!先當入定,觀此人心,然后說法。無以穢食置于寶器,當知是比丘心之所念,無以琉璃同彼水精。汝不能知眾生根源,無得發起以小乘法。彼自無瘡,勿傷之也;欲行大道,莫示小徑;無以大海,內于牛跡;無以日光,等彼螢火。富樓那!此比丘久發大乘心,中忘此意,如何以小乘法而教導之?我觀小乘智慧微淺,猶如盲人,不能分別一切眾生根之利鈍。”時,維摩詰即入三昧,令此比丘自識宿命,曾于五百佛所植眾德本,回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即時豁然,還得本心。于是諸比丘稽首禮維摩詰足。時維摩詰因為說法,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復退轉。我念聲聞不觀人根,不應說法,是故不任詣彼問疾。’

佛告摩訶迦旃延:‘汝行詣維摩詰問疾。’迦旃延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昔者,佛為諸比丘略說法要,我即于后,敷演其義,謂無常義、苦義、空義、無我義、寂滅義。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迦旃延!無以生滅心行,說實相法。迦旃延!諸法畢竟不生不滅,是無常義;五受陰,通達空無所起,是苦義;諸法究竟無所有,是空義;于我無我而不二,是無我義;法本不然,今則無滅,是寂滅義。”說是法時,彼諸比丘心得解脫。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佛告阿那律:‘汝行詣維摩詰問疾。’阿那律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于一處經行,時有梵王,名曰嚴凈,與萬梵俱,放凈光明,來詣我所,稽首作禮問我言:“幾何阿那律天眼所見?”我即答言:“仁者!吾見此釋迦牟尼佛土三千大千世界,如觀掌中庵摩勒果。”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阿那律!天眼所見,為作相耶?無作相耶?假使作相,則與外道五通等;若無作相,即是無為,不應有見。”世尊!我時默然。彼諸梵聞其言,得未曾有!即為作禮而問曰:“世孰有真天眼者?”維摩詰言:“有佛世尊,得真天眼,常在三昧,悉見諸佛國,不以二相。”于是嚴凈梵王及其眷屬五百梵天,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禮維摩詰足已,忽然不現!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佛告優波離:‘汝行詣維摩詰問疾。’優波離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昔者,有二比丘犯律行,以為恥,不敢問佛,來問我言:“唯,優波離!我等犯律,誠以為恥,不敢問佛,愿解疑悔,得免斯咎!”我即為其如法解說;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優波離!無重增此二比丘罪!當直除滅,勿擾其心。所以者何?彼罪性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如佛所說。心垢故眾生垢,心凈故眾生凈。心亦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如其心然,罪垢亦然,諸法亦然,不出于如。如優波離,以心相得解脫時,寧有垢不?”我言:“不也。”維摩詰言:“一切眾生,心相無垢,亦復如是。唯,優波離!妄想是垢,無妄想是凈;顛倒是垢,無顛倒是凈;取我是垢,不取我是凈。優波離!一切法生滅不住,如幻如電,諸法不相待,乃至一念不住;諸法皆妄見,如夢如焰,如水中月,如鏡中像,以妄想生。其知此者,是名奉律;其知此者,是名善解。”于是二比丘言:“上智哉!是優波離所不能及,持律之上而不能說。”我答言:“自舍如來,未有聲聞及菩薩,能制其樂說之辯,其智慧明達,為若此也!”時二比丘疑悔即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作是愿言:“令一切眾生皆得是辯。”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佛告羅侯羅:‘汝行詣維摩詰問疾。’羅侯羅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昔時,毗耶離諸長者子來詣我所,稽首作禮,問我言:“唯,羅侯羅!汝佛之子,舍轉輪王位,出家為道。其出家者,有何等利?”我即如法為說出家功德之利。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羅侯羅!不應說出家功德之利,所以者何?無利無功德,是為出家;有為法者,可說有利有功德。夫出家者,為無為法,無為法中,無利無功德。羅侯羅!出家者,無彼無此,亦無中間;離六十二見,處于涅槃;智者所受,圣所行處;降伏眾魔,度五道,凈五眼,得五力,立五根;不惱于彼,離眾雜惡;摧諸外道,超越假名;出淤泥,無系著;無我所,無所受;無擾亂,內懷喜;護彼意,隨禪定,離眾過。若能如是,是真出家。”于是維摩詰語諸長者子:“汝等于正法中,宜共出家,所以者何?佛世難值!”諸長者子言:“居士!我聞佛言,父母不聽,不得出家。”維摩詰言:“然,汝等便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即出家,是即具足。”爾時,三十二長者子,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佛告阿難:‘汝行詣維摩詰問疾。’阿難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昔時,世尊身小有疾,當用牛乳,我即持缽,詣大婆羅門家門下立。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阿難!何為晨朝,持缽住此?”我言:“居士!世尊身小有疾,當用牛乳,故來至此。”維摩詰言:“止止!阿難!莫作是語!如來身者,金剛之體,諸惡已斷,眾善普會,當有何疾?當有何惱?默往阿難,勿謗如來,莫使異人聞此粗言;無令大威德諸天,及他方凈土諸來菩薩得聞斯語。阿難!轉輪圣王,以少福故,尚得無病,豈況如來無量福會普勝者哉!行矣,阿難!勿使我等受斯恥也。外道、梵志,若聞此語,當作是念:何名為師?自疾不能救,而能救諸疾人?可密速去,勿使人聞。當知,阿難!諸如來身,即是法身,非思欲身。佛為世尊,過于三界;佛身無漏,諸漏已盡;佛身無為,不墮諸數。如此之身,當有何疾?時我,世尊!實懷慚愧,得無近佛而謬聽耶!即聞空中聲曰:“阿難!如居士言。但為佛出五濁惡世,現行斯法,度脫眾生。行矣,阿難!取乳勿慚。”世尊!維摩詰智慧辯才,為若此也,是故不任詣彼問疾。”

2015-12-06
評論對象: 關于把阿彌陀佛名號作為首選文明用語的提案
爾時,舍利弗承佛威神作是念:若菩薩心凈,則佛土凈者,我世尊本為菩薩時,意豈不凈,而是佛土不凈若此?佛知其念,即告之言:‘于意云何?日月豈不凈耶!而盲者不見。’對曰‘不也!世尊!是盲者過,非日月咎。’‘舍利弗!眾生罪故,不見如來國土嚴凈,非如來咎;舍利弗!我此土凈,而汝不見。’

爾時,螺髻梵王語舍利弗:‘勿作是念,謂此佛土以為不凈,所以者何?我見釋迦牟尼佛土清凈,譬如自在天宮。’舍利弗言:‘我見此土丘陵坑坎,荊棘沙礫,土石諸山,穢惡充滿。’螺髻梵王言:‘仁者心有高下,不依佛慧,故見此土為不凈耳!舍利弗!菩薩于一切眾生,悉皆平等,深心清凈,依佛智慧,則能見此佛土清凈。’

于是佛以足指按地,即時三千大千世界,若干百千珍寶嚴飾,譬如寶莊嚴佛,無量功德寶莊嚴土,一切大眾嘆未曾有!而皆自見坐寶蓮華。佛告舍利弗:‘汝且觀是佛土嚴凈?’舍利弗言:‘唯然,世尊!本所不見,本所不聞,今佛國土嚴凈悉現。’佛語舍利弗:‘我佛國土,常凈若此,為欲度斯下劣人故,示是眾惡不凈土耳!譬如諸天,共寶器食,隨其福德,飯色有異;如是舍利弗,若人心凈,便見此土功德莊嚴。’

當佛現此國土嚴凈之時,寶積所將五百長者子,皆得無生法忍,八萬四千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佛攝神足,于是世界,還復如故;求聲聞乘,三萬二千諸天及人,知有為法,皆悉無常,遠塵離垢,得法眼凈;八千比丘,不受諸法,漏盡意解。

方便品第二

爾時,毗耶離大城中,有長者名維摩詰,已曾供養無量諸佛,深植善本,得無生忍;辯才無礙,游戲神通,逮諸總持;獲無所畏,降魔勞怨;入深法門,善于智度,通達方便,大愿成就;明了眾生心之所趣,又能分別諸根利鈍,久于佛道,心已純淑,決定大乘;諸有所作,能善思量;住佛威儀,心大如海,諸佛咨嗟!弟子、釋、梵、世主所敬。欲度人故,以善方便,居毗耶離;資財無量,攝諸貧民;奉戒清凈,攝諸毀禁;以忍調行,攝諸恚怒;以大精進,攝諸懈怠;一心禪寂,攝諸亂意;以決定慧,攝諸無智;雖為白衣,奉持沙門清凈律行;雖處居家,不著三界;示有妻子,常修梵行;現有眷屬,常樂遠離;雖服寶飾,而以相好嚴身;雖復飲食,而以禪悅為味;若至博奕戲處,輒以度人;受諸異道,不毀正信;雖明世典,常樂佛法;一切見敬,為供養中最;執持正法,攝諸長幼;一切治生諧偶,雖獲俗利,不以喜悅;游諸四衢,饒益眾生;入治政法,救護一切;入講論處,導以大乘;入諸學堂,誘開童蒙;入諸淫舍,示欲之過;入諸酒肆,能立其志;若在長者,長者中尊,為說勝法;若在居士,居士中尊,斷其貪著;若在剎利,剎利中尊,教以忍辱;若在婆羅門,婆羅門中尊,除其我慢;若在大臣,大臣中尊,教以正法;若在王子,王子中尊,示以忠孝;若在內官,內官中尊,化正宮女;若在庶民,庶民中尊,令興福力;若在梵天,梵天中尊,誨以勝慧;若在帝釋,帝釋中尊,示現無常;若在護世,護世中尊,護諸眾生。長者維摩詰,以如是等無量方便饒益眾生。

其以方便,現身有疾。以其疾故,國王大臣、長者居士、婆羅門等,及諸王子,并余官屬,無數千人,皆往問疾。其往者,維摩詰因以身疾,廣為說法:‘諸仁者!是身無常、無強、無力、無堅、速朽之法,不可信也!為苦、為惱,眾病所集,諸仁者!如此身,明智者所不怙;是身如聚沫,不可撮摩;是身如泡,不可久立;是身如焰,從渴愛生;是身如芭蕉,中無有堅;是身如幻,從顛倒起;是身如夢,為虛妄見;是身如影,從業緣現;是身如響,屬諸因緣;是身如浮云,須臾變滅;是身如電,念念不住;是身無主,為如地;是身無我,為如火;是身無壽,為如風;是身無人,為如水;是身不實,四大為家;是身為空,離我我所;是身無知,如草木瓦礫;是身無作,風力所轉;是身不凈,穢惡充滿;是身為虛偽,雖假以澡浴衣食,必歸磨滅;是身為災,百一病惱;是身如丘井,為老所逼;是身無定,為要當死;是身如毒蛇、如怨賊、如空聚、陰界諸入所共合成。’

‘諸仁者!此可患厭,當樂佛身,所以者何?佛身者即法身也;從無量功德智慧生,從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生,從慈、悲、喜、舍生,從布施、持戒、忍辱、柔和、勤行精進、禪定、解脫、三昧、多聞、智慧諸波羅蜜生,從方便生,從六通生,從三明生,從三十七道品生,從止觀生,從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生,從斷一切不善法集一切善法生,從真實生,從不放逸生;從如是無量清凈法,生如來身,諸仁者!欲得佛身,斷一切眾生病者,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如是長者維摩詰,為問諸病者,如應說法,令無數千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弟子品第三

爾時,長者維摩詰,自念:寢疾于床,世尊大慈,寧不垂愍?

佛知其意,即告舍利弗:‘汝行詣維摩詰問疾。’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曾于林中宴坐樹下,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舍利弗!不必是坐,為宴坐也;夫宴坐者,不于三界現身意,是為宴坐;不起滅定而現諸威儀,是為宴坐;不舍道法而現凡夫事,是為宴坐;心不住內亦不在外,是為宴坐;于諸見不動,而修行三十七道品,是為宴坐;不斷煩惱而入涅槃,是為宴坐;若能如是坐者,佛所印可。”時我,世尊!聞說是語,默然而止,不能加報!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佛告大目犍連:‘汝行詣維摩詰問疾。’目連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入毗耶離大城,于里巷中為諸居士說法。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大目連!為白衣居士說法,不當如仁者所說。夫說法者,當如法說;法無眾生,離眾生垢故;法無有我,離我垢故;法無壽命,離生死故;法無有人,前后際斷故;法常寂然,滅諸相故;法離于相,無所緣故;法無名字,言語斷故;法無有說,離覺觀故;法無形相,如虛空故;法無戲論,畢竟空故;法無我所,離我所故;法無分別,離諸識故;法無有比,無相待故;法不屬因,不在緣故;法同法性,入諸法故;法隨于如,無所隨故;法住實際,諸邊不動故;法無動搖,不依六塵故;法無去來,常不住故;法順空,隨無相,應無作;法離好丑,法無增損,法無生滅,法無所歸;法過眼耳鼻舌身心;法無高下,法常住不動,法離一切觀行。唯,大目連!法相如是,豈可說乎?夫說法者,無說無示;其聽法者,無聞無得,譬如幻士,為幻人說法,當建是意,而為說法。當了眾生根有利鈍;善于知見無所掛礙;以大悲心贊于大乘,念報佛恩不斷三寶,然后說法。”維摩詰說是法時,八百居士,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無此辯,是故不任詣彼問疾。’

佛告大迦葉:‘汝行詣維摩詰問疾。’迦葉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于貧里而行乞,時維摩詰來謂我言:“唯,大迦葉!有慈悲心而不能普,舍豪富,從貧乞,迦葉!住平等法,應次行乞食;為不食故,應行乞食;為壞和合相故,應取揣食;為不受故,應受彼食;以空聚相,入于聚落;所見色與盲等,所聞聲與響等,所嗅香與風等,所食味不分別,受諸觸如智證,知諸法如幻相;無自性,無他性;本自不然,今則無滅。迦葉!若能不舍八邪,入八解脫,以邪相入正法;以一食施一切,供養諸佛,及眾賢圣,然后可食;如是食者,非有煩惱,非離煩惱;非入定意,非起定意;非住世間,非住涅槃。其有施者,無大福,無小福;不為益,不為損,是為正入佛道,不依聲聞。迦葉!若如是食,為不空食人之施也。”時我,世尊!聞說是語,得未曾有,即于一切菩薩,深起敬心,復作是念:斯有家名,辯才智慧乃能如是!其誰不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從是來,不復勸人以聲聞辟支佛行。是故不任詣彼問疾。’

佛告須菩提:‘汝行詣維摩詰問疾。’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入其舍,從乞食,時維摩詰取我缽,盛滿飯,謂我言:“唯,須菩提!若能于食等者,諸法亦等,諸法等者,于食亦等;如是行乞,乃可取食。若須菩提不斷淫怒癡,亦不與俱;不壞于身,而隨一相;不滅癡愛,起于解脫;以五逆相而得解脫,亦不解不縛;不見四諦,非不見諦;非得果,非不得果;非凡夫,非離凡夫法;非圣人,非不圣人;雖成就一切法,而離諸法相,乃可取食。若須菩提不見佛,不聞法,彼外道六師:富蘭那迦葉、末伽梨拘賒梨子、刪阇夜毗羅胝子、阿耆多翅舍欽婆羅、迦羅鳩馱迦旃延、尼犍陀若提子等,是汝之師。因其出家,彼師所墮,汝亦隨墮,乃可取食。若須菩提入諸邪見,不到彼岸;住于八難,不得無難;同于煩惱,離清凈法;汝得無諍三昧,一切眾生亦得是定;其施汝者,不名福田;供養汝者,墮三惡道;為與眾魔共一手作諸勞侶,汝與眾魔,及諸塵勞,等無有異;于一切眾生而有怨心,謗諸佛、毀于法,不入眾數,終不得滅度,汝若如是,乃可取食。”時我,世尊!聞此茫然,不識是何言?不知以何答?便置缽欲出其舍。維摩詰言:“唯,須菩提!取缽勿懼。于意云何?如來所作化人,若以是事詰,寧有懼不?”我言:“不也。”維摩詰言:“一切諸法,如幻化相,汝今不應有所懼也。所以者何?一切言說,不離是相;至于智者,不著文字,故無所懼。何以故?文字性離,無有文字,是則解脫;解脫相者,則諸法也。”維摩詰說是法時,二百天子得法眼凈,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2015-12-06
評論對象: 關于把阿彌陀佛名號作為首選文明用語的提案
維摩詰所說經維摩詰所說經

姚秦三藏 鳩摩羅什譯

佛國品第一
方便品第二
弟子品第三
菩薩品第四
文殊師利問疾品第五
不思議品第六
觀眾生品第七
佛道品第八
入不二法門品第九
香積佛品第十
菩薩行品第十一
見阿佛品第十二
法供養品第十三
囑累品第十四

佛國品第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毗耶離庵羅樹園,與大比丘眾八千人俱,菩薩三萬二千,眾所知識。大智本行,皆悉成就。諸佛威神之所建立,為護法城,受持正法;能師子吼,名聞十方;眾人不請,友而安之;紹隆三寶,能使不絕;降伏魔怨,制諸外道,悉已清凈,永離蓋纏;心常安住,無礙解脫;念、定、總持,辯才不斷;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及方便力,無不具足;逮無所得,不起法忍;已能隨順,轉不退輪;善解法相,知眾生根;蓋諸大眾,得無所畏;功德智慧,以修其心;相好嚴身,色像第一,舍諸世間所有飾好;名稱高遠,踰于須彌;深信堅固,猶若金剛;法寶普照,而雨甘露;于眾言音,微妙第一;深入緣起,斷諸邪見,有無二邊,無復余習;演法無畏,猶師子吼,其所講說,乃如雷震,無有量,已過量;集眾法寶,如海導師,了達諸法深妙之義;善知眾生往來所趣及心所行;近無等等佛自在慧、十力、無畏、十八不共;關閉一切諸惡趣門,而生五道以現其身;為大醫王,善療眾病,應病與藥,令得服行;無量功德皆成就,無量佛土皆嚴凈;其見聞者,無不蒙益;諸有所作,亦不唐捐;如是一切功德、皆悉具足,其名曰:等觀菩薩、不等觀菩薩、等不等觀菩薩、定自在王菩薩、法自在王菩薩、法相菩薩、光相菩薩、光嚴菩薩、大嚴菩薩、寶積菩薩、辯積菩薩、寶手菩薩、寶印手菩薩、常舉手菩薩、常下手菩薩、常慘菩薩、喜根菩薩、喜王菩薩、辯音菩薩、虛空藏菩薩、執寶炬菩薩、寶勇菩薩、寶見菩薩、帝網菩薩、明網菩薩、無緣觀菩薩、慧積菩薩、寶勝菩薩、天王菩薩、壞魔菩薩、電德菩薩、自在王菩薩、功德相嚴菩薩、師子吼菩薩、雷音菩薩、山相擊音菩薩、香象菩薩、白香象菩薩、常精進菩薩、不休息菩薩、妙生菩薩、華嚴菩薩、觀世音菩薩、得大勢菩薩、梵網菩薩、寶杖菩薩、無勝菩薩、嚴土菩薩、金髻菩薩、珠髻菩薩、彌勒菩薩、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如是等三萬二千人。

復有萬梵天王尸棄等,從余四天下,來詣佛所,而為聽法;復有萬二千天帝,亦從余四天下,來在會坐;并余大威力諸天、龍神、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侯羅伽等,悉來會坐;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俱來會坐。彼時佛與無量百千之眾,恭敬圍繞,而為說法,譬如須彌山王,顯于大海,安處眾寶師子之座,蔽于一切諸來大眾。

爾時,毗耶離城,有長者子,名曰寶積,與五百長者子,俱持七寶蓋,來詣佛所,頭面禮足,各以其蓋共供養佛;佛之威神,令諸寶蓋合成一蓋,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而此世界廣長之相,悉于中現;又此三千大千世界諸須彌山、雪山、目真鄰陀山、摩訶目真鄰陀山、香山、寶山、金山、黑山、鐵圍山、大鐵圍山,大海江河,川流泉源,及日月星辰,天宮龍宮,諸尊神宮,悉現于寶蓋中;又十方諸佛,諸佛說法,亦現于寶蓋中。爾時,一切大眾,睹佛神力,嘆未曾有!合掌禮佛,瞻仰尊顏,目不暫舍。長者子寶積,即于佛前,以偈頌曰:‘

目凈修廣如青蓮  心凈已度諸禪定  久積凈業稱無量  導眾以寂故稽首
既見大圣以神變  普現十方無量土  其中諸佛演說法  于是一切悉見聞
法王法力超群生  常以法財施一切  能善分別諸法相  于第一義而不動
已于諸法得自在  是故稽首此法王  說法不有亦不無  以因緣故諸法生
無我無造無受者  善惡之業亦不亡  始在佛樹力降魔  得甘露滅覺道成
已無心意無受行  而悉摧伏諸外道  三轉法輪于大千  其輪本來常清凈
天人得道此為證  三寶于是現世間  以斯妙法濟群生  一受不退常寂然
度老病死大醫王  當禮法海德無邊  毀譽不動如須彌  于善不善等以慈
心行平等如虛空  孰聞人寶不敬承  今奉世尊此微蓋  于中現我三千界
諸天龍神所居宮  乾闥婆等及夜叉  悉見世間諸所有  十力哀現是化變
眾睹希有皆嘆佛  今我稽首三界尊  大圣法王眾所歸  凈心觀佛靡不欣
各見世尊在其前  斯則神力不共法  佛以一音演說法  眾生隨類各得解
皆謂世尊同其語  斯則神力不共法  佛以一音演說法  眾生各各隨所解
普得受行獲其利  斯則神力不共法  佛以一音演說法  或有恐畏或歡喜
或生厭離或斷疑  斯則神力不共法  稽首十力大精進  稽首已得無所畏
稽首住于不共法  稽首一切大導師  稽首能斷諸結縛  稽首已到于彼岸
稽首能度諸世間  稽首永離生死道  悉知眾生來去相  善于諸法得解脫
不著世間如蓮華  常善入于空寂行  達諸法相無掛礙  稽首如空無所依’

爾時,長者子寶積說此偈已,白佛言:‘世尊!是五百長者子,皆已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愿聞得佛國土清凈,唯愿世尊說諸菩薩凈土之行。’佛言:‘善哉!寶積!乃能為諸菩薩,問于如來凈土之行,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于是寶積及五百長者子,受教而聽。

佛言:‘寶積!眾生之類是菩薩佛土。所以者何?菩薩隨所化眾生而取佛土,隨所調伏眾生而取佛土,隨諸眾生應以何國入佛智慧而取佛土,隨諸眾生應以何國起菩薩根而取佛土。所以者何?菩薩取于凈國,皆為饒益諸眾生故。譬如有人,欲于空地,造立宮室,隨意無礙,若于虛空,終不能成!菩薩如是,為成就眾生故,愿取佛國,愿取佛國者,非于空也。’

‘寶積當知,直心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不諂眾生來生其國;深心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具足功德眾生來生其國;大乘心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大乘眾生來生其國;布施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一切能舍眾生來生其國;持戒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行十善道滿愿眾生來生其國;忍辱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三十二相莊嚴眾生來生其國;精進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勤修一切功德眾生來生其國;禪定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攝心不亂眾生來生其國;智慧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正定眾生來生其國;四無量心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成就慈悲喜舍眾生來生其國;四攝法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解脫所攝眾生來生其國;方便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于一切法方便無礙眾生來生其國;三十七道品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念處正勤神足根力覺道眾生來生其國;回向心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得一切具足功德國土;說除八難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國土無有三惡八難;自守戒行不譏彼闕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國土無有犯禁之名;十善是菩薩凈土,菩薩成佛時,命不中夭,大富梵行,所言誠諦;常以軟語,眷屬不離,善和斗訟。言必饒益,不嫉不恚,正見眾生來生其國。如是寶積,菩薩隨其直心,則能發行;隨其發行,則得深心;隨其深心,則意調伏;隨意調伏,則如說行;隨如說行,則能回向;隨其回向,則有方便;隨其方便,則成就眾生;隨成就眾生,則佛土凈;隨佛土凈,則說法凈;隨說法凈,則智慧凈;隨智慧凈,則其心凈;隨其心凈,則一切功德凈。是故寶積,若菩薩欲得凈土,當凈其心;隨其心凈,則佛土凈。’
2015-12-06
評論對象: 關于把阿彌陀佛名號作為首選文明用語的提案
時代在發展,社會在所謂進步。再回到過去的稱呼也不太現實。但是,與時俱進,更要敢于超越和引領。因此,特建議提案將:“南無阿彌陀佛”作為日常第一首選問候語。
-------------------
支持。
2015-12-06
評論對象: 宇宙與人類社會的四維時空
171老段,你想要推廣自己滴理論,需要到一些大型發滴論壇,比如天涯論壇、凱迪論壇等,到那里去,人多,各種理論并存并且相互碰撞,否定儒釋道滴有之,否定馬列毛滴也有之。

人多利于思想滴傳播。草根網其實就幾十個人而已,且都是左派居多,只是比紅歌會網多元一點,但本質上還是封閉滴。這不利于各種觀點滴碰撞交流和傳播。
2015-11-30
評論對象: 宇宙與人類社會的四維時空
169羞愧心,是儒家【人禽之辨】滴一個重要內容。人禽之辨,就是人與動物滴區別。
人有羞愧心,動物沒有羞愧心,這是儒家滴定論。
2015-11-30
評論對象: 宇宙與人類社會的四維時空
167夏老滴帖子有價值滴內容并不少。只是對于羞愧心滴認識過于負面,可能是暴露了馬列教滴一個重大缺陷吧。
2015-11-30
評論對象: 宇宙與人類社會的四維時空
165夏老自我介紹中說:對佛道文化有了解。但他對于羞愧心滴價值定位非常貶低,這是不符合傳統文化的。
2015-11-30
評論對象: 宇宙與人類社會的四維時空
162/163多謝老段滴推薦哈,此貼有一定道理,但也有不足。他對于情緒滴價值定位有不小滴偏差。這個有時間在他滴帖子中予以指出。
2015-11-30
評論對象: 宇宙與人類社會的四維時空
158*159老段,大腦只是一個機器而已。智識則是使得機器運轉滴能量。這里用到能量滴概念就比較貼切。沒有智識滴大腦,是死尸滴大腦,它跟泥土沒有區別。低等動物沒有人類這樣滴大腦,只有神經組織,但是它們滴智識使得它們仍然可以生存下去。

智識這種能量推動大腦以及各種神經組織這些機器,使得它們產生運轉。從而產生比如“目的性”等籌劃、設計滴功能。

【大腦產生智識的觀點,是錯誤滴】。所有生物都有智識,但未必都有大腦,有些簡單滴生物,連神經組織都非常簡陋,但對于它們而言,也足夠了。所以正確滴說法,應該是智識推動大腦滴運轉。智識獨立于大腦,人滴大腦死亡了,智識依然存在。這個昨天也復制了一些現代科學研究滴帖子,當然,要科學完全證實滴話,還有很長滴路要走。
2015-11-30
評論對象: 宇宙與人類社會的四維時空
bbfactor:百強評論特別貢獻
哈哈哈.........與您談能量,能談沒“神識”的嗎?當然指的是“智識”的本身就是能量。
---------------------------------
如果智識也是能量滴話,那概念上還是容易混淆,智識這種能量和非智識滴能量,還是叫做心識與物質(或能量)更妥帖一些吧。
2015-11-30
評論對象: 宇宙與人類社會的四維時空
如上,(從進化論滴角度看)生物進化首先需要一個目的性,而非無序的盲動。所有生物都為了“生存”而選擇適應不斷變化滴環境,所以最終形成適者生存滴局面。

【適者生存滴本質,是智者生存】。各種生物只有根據自身滴條件,并使之不斷滴符合客觀環境滴變化,之后才有適者生存。所以,適者生存也就是【生物的趨利避害、趨樂避苦的能力】,這種能力的本質就是“智識”。如果沒有這種智識,就不可能形成真正滴生物進化。所以生物進化滴原動力,就是智識的推動。同理,從猿猴進化為人,也是智識推動滴結果。

因此,(從達爾文進化論滴角度看)說智識創造人,應該更妥帖一些吧。
2015-11-30
評論對象: 宇宙與人類社會的四維時空
老段,智識,才是最根本滴問題。“勞動創造人”滴觀點,來自恩格斯。1876年恩格斯在《勞動在從猿到人轉變過程中的作用》一文中提出這樣一個觀點:“我們在某種意義上不得不說:勞動創造了人本身。”

恩格斯只是說“從某種意義上”來看,勞動創造了人。某種意義滴意思,就是某個角度。一個事務必然有多個角度。恩格斯從其中滴一個角度觀察,得出了“勞動創造人”的結論。從全面的角度看,恩格斯滴認識是片面的。

那么從達爾文進化論滴角度看,什么導致了人的產生呢?或者說,什么導致了生物逐漸滴進化并且最終產生了人類呢?--------是【適者生存滴原理】導致滴。

什么是適者生存?適應環境滴才能生存。為什么要適應環境?【為了生存】。-------注意:這就是生物進化滴最初始滴動機。

為了生存,這是一個目的性。因此,包括勞動在內的所有滴生物活動,都以為了生存這個目標。
2015-11-30
評論對象: 宇宙與人類社會的四維時空
93bbfactor:百強評論特別貢獻
...............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便存在這種現象,那也屬于一種能量。
-----------------------
老段,神識(靈魂)不光是能量,而且是有“智識”的能量。智識,才是關鍵。
2015-11-30
評論對象: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獄?(上)
以上為《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

歡迎學習佛法。
2015-11-30
評論對象: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獄?(上)
“善男子,若諸眾生修于禪那,先取數門,心中了知生住滅念分齊頭數,如是周遍四威儀中分別念數無不了知,漸次增進,乃至得知百千世界一滴之雨,猶如目睹所受用物。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終不可取。
“是名三觀初首方便。若諸眾生遍修三種,勤行精進,即名如來出現于世。若后末世鈍根眾生,心欲求道不得成就,由昔業障,當勤懺悔,常起希望,先斷憎愛、嫉妒、諂曲、求勝上心,三種凈觀隨學一事,此觀不得,復習彼觀,心不放舍,漸次求證。”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圓覺汝當知: 一切諸眾生,
欲求無上道, 先當結三期,
懺悔無始業。 經于三七日,
然后正思惟, 非彼所聞境,
畢竟不可取。 奢摩他至靜,
三摩正憶持, 禪那明數門,
是名三凈觀。 若能勤修習,
是名佛出世。 鈍根未成者,
常當勤心懺, 無始一切罪,
諸障若消滅, 佛境便現前。”
于是,賢善首菩薩在大眾中,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長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廣為我等及末世眾生,開悟如是不思議事。世尊,此大乘教,名字何等?云何奉持?眾生修習得何功德?云何使我護持經人?流布此教至于何地?”作是語已,五體投地,如是三請,終而復始。
爾時,世尊告賢善首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為諸菩薩及末世眾生,問于如來如是經教功德名字。汝今諦聽,當為汝說。”時賢善首菩薩奉教歡喜,及諸大眾默然而聽。
“善男子,是經百千萬億恒河沙諸佛所說,三世如來之所守護,十方菩薩之所皈依,十二部經清凈眼目,是經名《大方廣圓覺陀羅尼》,亦名《修多羅了義》,亦名《秘密王三昧》,亦名《如來決定境界》,亦名《如來藏自性差別》,汝當奉持。善男子,是經唯顯如來境界,唯佛如來能盡宣說。若諸菩薩及末世眾生依此修行,漸次增進至于佛地。善男子,是經名為《頓教大乘》,頓機眾生從此開悟,亦攝漸修一切群品。譬如大海不讓小流,乃至蚊虻及阿修羅飲其水者,皆得充滿。
“善男子,假使有人純以七寶,積滿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不如有人聞此經名及一句義。善男子,假使有人教百千恒河沙眾生得阿羅漢果,不如有人宣說此經分別半偈。善男子,若復有人聞此經名信心不惑,當知是人非于一佛、二佛種諸福慧,如是乃至盡恒河沙一切佛所種諸善根,聞此經教。汝善男子,當護末世是修行者,無令惡魔及諸外道惱其身心,令生退屈。”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賢善首當知,是經諸佛說,
如來等護持,十二部眼目,
名為大方廣,圓覺陀羅尼,
顯如來境界。以此修行者,
增進至佛地。如海納百川,
飲者皆充滿。假使施七寶,
積滿三千界,不如聞此經。
若化河沙眾,皆得阿羅漢,
不如聞半偈。汝等于來世,
護是宣持者,無令生退屈。”(注1)】
(注1:此段乃近代學者依古本錄入,今常見流通本不載,事見《卍新纂續藏經 No. 001 圓覺經佚文 1卷》。[2]  )
爾時,會中有火首金剛、摧碎金剛、尼藍婆金剛等八萬金剛并其眷屬,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而白佛言:“世尊,若后末世一切眾生,有能持此決定大乘,我當守護如護眼目。乃至道場所修行處,我等金剛自領徒眾,晨夕守護,令不退轉。其家乃至永無災障,疫病銷滅,財寶豐足,常不乏少。”
爾時,大梵天王、二十八天王,并須彌山王、護國天王等,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而白佛言:“世尊,我亦守護是持經者,常令安隱,心不退轉。”
爾時,有大力鬼王名吉盤荼,與十萬鬼王,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而白佛言:“世尊,我亦守護是持經人,朝夕侍衛,令不退屈。其人所居一由旬內,若有鬼神侵其境界,我當使其碎如微塵。”
佛說此經已,一切菩薩、天龍鬼神、八部眷屬及諸天王、梵王等,一切大眾,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2015-11-30
評論對象: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獄?(上)
“善男子,末世眾生不了四相,以如來解及所行處為自修行,終不成就。或有眾生,未得謂得,未證謂證,見勝進者心生嫉妒,由彼眾生未斷我愛,是故不能入清凈覺。善男子,末世眾生希望成道,無令求悟、唯益多聞、增長我見,但當精勤降伏煩惱,起大勇猛,未得令得,未斷令斷,貪、瞋、愛、慢、諂曲、嫉妒對境不生,彼我恩愛一切寂滅。佛說是人漸次成就,求善知識,不墮邪見。若于所求別生憎愛,則不能入清凈覺海。”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凈業汝當知: 一切諸眾生,
皆由執我愛, 無始妄流轉,
未除四種相, 不得成菩提。
愛憎生于心, 諂曲存諸念,
是故多迷悶, 不能入覺城。
若能歸悟剎, 先去貪瞋癡,
法愛不存心, 漸次可成就。
我身本不有, 憎愛何由生?
此人求善友, 終不墮邪見。
所求別生心, 究竟非成就。”
于是,普覺菩薩在大眾中,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長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快說禪病,令諸大眾得未曾有,心意蕩然,獲大安隱。世尊,末世眾生去佛漸遠,賢圣隱伏,邪法增熾,使諸眾生求何等人?依何等法?行何等行?除去何病?云何發心?令彼群盲不墮邪見!”作是語已,五體投地,如是三請,終而復始。
爾時,世尊告普覺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咨問如來如是修行,能施末世一切眾生無畏道眼,令彼眾生得成圣道。汝今諦聽,當為汝說。”時普覺菩薩奉教歡喜,及諸大眾默然而聽。
“善男子,末世眾生將發大心,求善知識欲修行者,當求一切正知見人——心不住相,不著聲聞、緣覺境界;雖現塵勞,心恒清凈;示有諸過,贊嘆梵行,不令眾生入不律儀——求如是人,即得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末世眾生見如是人,應當供養,不惜身命。彼善知識四威儀中常現清凈,乃至示現種種過患,心無憍慢,況復搏財、妻子眷屬?若善男子于彼善友不起惡念,即能究竟成就正覺,心華發明,照十方剎。
“善男子,彼善知識所證妙法應離四病。云何四病?一者、作病,若復有人作如是言‘我于本心作種種行’欲求圓覺,彼圓覺性非作得故,說名為病。二者、任病,若復有人作如是言‘我等今者不斷生死,不求涅盤。涅盤生死無起滅念,任彼一切,隨諸法性’欲求圓覺,彼圓覺性非任有故,說名為病。三者、止病,若復有人作如是言‘我今自心永息諸念,得一切性寂然平等’欲求圓覺,彼圓覺性非止合故,說名為病。四者、滅病,若復有人作如是言‘我今永斷一切煩惱,身心畢竟空無所有,何況根塵虛妄境界,一切永寂!’欲求圓覺,彼圓覺性非寂相故,說名為病。離四病者,則知清凈。作是觀者,名為正觀;若他觀者,名為邪觀。
“善男子,末世眾生欲修行者,應當盡命供養善友,事善知識。彼善知識欲來親近,應斷憍慢;若復遠離,應斷瞋恨。現逆順境猶如虛空,了知身心畢竟平等,與諸眾生同體無異,如是修行方入圓覺。善男子,末世眾生不得成道,由有無始自他憎愛一切種子故未解脫。若復有人,觀彼怨家如己父母,心無有二,即除諸病;于諸法中,自他憎愛,亦復如是。善男子,末世眾生欲求圓覺,應當發心作如是言:‘盡于虛空一切眾生,我皆令入究竟圓覺。于圓覺中,無取覺者,除彼我人一切諸相。’如是發心,不墮邪見。”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普覺汝當知: 末世諸眾生,
欲求善知識, 應當求正見,
心遠二乘者。 法中除四病,
謂作止任滅, 親近無憍慢,
遠離無瞋恨, 見種種境界,
心當生希有, 還如佛出世。
不犯非律儀, 戒根永清凈,
度一切眾生, 究竟入圓覺,
無彼我人相, 當依止智慧,
便得超邪見, 證覺般涅盤。”
于是,圓覺菩薩在大眾中,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長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為我等輩廣說凈覺種種方便,令末世眾生有大增益。世尊,我等今者已得開悟。若佛滅后,末世眾生未得悟者,云何安居修此圓覺清凈境界?此圓覺中三種凈觀,以何為首?唯愿大悲,為諸大眾及末世眾生,施大饒益。”作是語已,五體投地,如是三請,終而復始。
爾時,世尊告圓覺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問于如來如是方便,以大饒益施諸眾生。汝今諦聽,當為汝說。”時圓覺菩薩奉教歡喜,及諸大眾默然而聽。
“善男子,一切眾生,若佛住世,若佛滅后,若法末時,有諸眾生具大乘性,信佛秘密大圓覺心欲修行者,若在伽藍,安處徒眾,有緣事故,隨分思察,如我已說。若復無有他事因緣,即建道場,當立期限。若立長期百二十日,中期百日,下期八十日,安置凈居。若佛現在,當正思惟。若佛滅后,施設形像,心存目想,生正憶念,還同如來常住之日。懸諸幡華,經三七日,稽首十方諸佛名字,求哀懺悔,遇善境界得心輕安;過三七日,一向攝念。若經夏首三月安居,當為清凈菩薩止住,心離聲聞,不假徒眾。至安居日,即于佛前作如是言:‘我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某甲,踞菩薩乘,修寂滅行,同入清凈實相住持,以大圓覺為我伽藍,身心安居平等性智,涅盤自性無系屬故,今我敬請不依聲聞,當與十方如來及大菩薩三月安居,為修菩薩無上妙覺大因緣故不系徒眾。’善男子,此名菩薩示現安居,過三期日隨往無礙。善男子,若彼末世修行眾生,求菩薩道入三期者,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終不可取。
“善男子,若諸眾生修奢摩他,先取至靜,不起思念,靜極便覺。如是初靜,從于一身至一世界覺亦如是。善男子,若覺遍滿一世界者,一世界中有一眾生起一念者皆悉能知,百千世界亦復如是。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終不可取。
“善男子,若諸眾生修三摩缽提,先當憶想十方如來、十方世界一切菩薩,依種種門漸次修行勤苦三昧,廣發大愿,自熏成種。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終不可取。
2015-11-30
評論對象: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獄?(上)
“善男子,無上妙覺遍諸十方,出生如來與一切法,同體平等,于諸修行,實無有二。方便隨順,其數無量;圓攝所歸,循性差別,當有三種。
“善男子,若諸菩薩悟凈圓覺,以凈覺心,取靜為行,由澄諸念,覺識煩動,靜慧發生,身心客塵從此永滅,便能內發寂靜輕安。由寂靜故,十方世界諸如來心,于中顯現如鏡中像。此方便者,名奢摩他。
“善男子,若諸菩薩悟凈圓覺,以凈覺心,知覺心性及與根塵皆因幻化,即起諸幻以除幻者,變化諸幻而開幻眾,由起幻故,便能內發大悲輕安。一切菩薩從此起行,漸次增進。彼觀幻者,非同幻故,非同幻觀,皆是幻故,幻相永離。是諸菩薩所圓妙行如土長苗。此方便者,名三摩缽提。
“善男子,若諸菩薩悟凈圓覺,以凈覺心,不取幻化及諸凈相,了知身心皆為掛礙,無知覺明,不依諸礙,永得超過礙無礙境,受用世界及與身心。相在塵域,如器中锽,聲出于外,煩惱、涅盤不相留礙,便能內發寂滅輕安。妙覺隨順寂滅境界,自他身心所不能及,眾生壽命皆為浮想。此方便者,名為禪那。
“善男子,此三法門皆是圓覺,親近隨順十方如來因此成佛。十方菩薩種種方便、一切同異,皆依如是三種事業,若得圓證,即成圓覺。善男子,假使有人修于圣道,教化成就百千萬億阿羅漢、辟支佛果,不如有人聞此圓覺無礙法門,一剎那頃隨順修習。”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威德汝當知: 無上大覺心,
本際無二相, 隨順諸方便,
其數即無量。 如來總開示,
便有三種類: 寂靜奢摩他,
如鏡照諸像; 如幻三摩提,
如苗漸增長; 禪那唯寂滅,
如彼器中锽。 三種妙法門,
皆是覺隨順。 十方諸如來,
及諸大菩薩, 因此得成道,
三事圓證故, 名究竟涅盤。”
于是,辯音菩薩在大眾中,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長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如是法門甚為希有!世尊,此諸方便一切菩薩于圓覺門,有幾修習?愿為大眾及末世眾生,方便開示,令悟實相。”作是語已,五體投地,如是三請,終而復始。
爾時,世尊告辯音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為諸大眾及末世眾生,問于如來如是修習。汝今諦聽,當為汝說。”時辯音菩薩奉教歡喜,及諸大眾默然而聽。
“善男子,一切如來圓覺清凈,本無修習及修習者。一切菩薩及末世眾生,依于未覺幻力修習,爾時便有二十五種清凈定輪:
“若諸菩薩唯取極靜,由靜力故,永斷煩惱,究竟成就,不起于座,便入涅盤。此菩薩者,名單修奢摩他。
“若諸菩薩唯觀如幻,以佛力故,變化世界,種種作用,備行菩薩清凈妙行,于陀羅尼不失寂念及諸靜慧。此菩薩者,名單修三摩缽提。
“若諸菩薩唯滅諸幻,不取作用,獨斷煩惱,煩惱斷盡,便證實相。此菩薩者,名單修禪那。
“若諸菩薩先取至靜,以靜慧心照諸幻者,便于是中起菩薩行。此菩薩者,名先修奢摩他,后修三摩缽提。
“若諸菩薩以靜慧故,證至靜性,便斷煩惱,永出生死。此菩薩者,名先修奢摩他,后修禪那。
“若諸菩薩以寂靜慧,復現幻力,種種變化度諸眾生,后斷煩惱而入寂滅。此菩薩者,名先修奢摩他,中修三摩缽提,后修禪那。
“若諸菩薩以至靜力,斷煩惱已,后起菩薩清凈妙行,度諸眾生。此菩薩者,名先修奢摩他,中修禪那,后修三摩缽提。
“若諸菩薩以至靜力,心斷煩惱,復度眾生,建立世界。此菩薩者,名先修奢摩他,齊修三摩缽提、禪那。
“若諸菩薩以至靜力,資發變化,后斷煩惱。此菩薩者,名齊修奢摩他、三摩缽提,后修禪那。
“若諸菩薩以至靜力,用資寂滅,后起作用,變化世界。此菩薩者,名齊修奢摩他、禪那,后修三摩缽提。
“若諸菩薩以變化力,種種隨順而取至靜。此菩薩者,名先修三摩缽提,后修奢摩他。
“若諸菩薩以變化力,種種境界而取寂滅。此菩薩者,名先修三摩缽提,后修禪那。
“若諸菩薩以變化力,而作佛事,安住寂靜而斷煩惱。此菩薩者,名先修三摩缽提,中修奢摩他,后修禪那。
“若諸菩薩以變化力,無礙作用,斷煩惱故,安住至靜。此菩薩者,名先修三摩缽提,中修禪那,后修奢摩他。
“若諸菩薩以變化力,方便作用,至靜寂滅,二俱隨順。此菩薩者,名先修三摩缽提,齊修奢摩他、禪那。
“若諸菩薩以變化力,種種起用,資于至靜,后斷煩惱。此菩薩者,名齊修三摩缽提、奢摩他,后修禪那。
“若諸菩薩以變化力,資于寂滅,后住清凈無作靜慮。此菩薩者名齊修三摩缽提、禪那,后修奢摩他。
“若諸菩薩以寂滅力,而起至靜,住于清凈。此菩薩者,名先修禪那,后修奢摩他。
“若諸菩薩以寂滅力,而起作用,于一切境寂用隨順。此菩薩者,名先修禪那,后修三摩缽提。
“若諸菩薩以寂滅力,種種自性安于靜慮,而起變化。此菩薩者,名先修禪那,中修奢摩他,后修三摩缽提。
“若諸菩薩以寂滅力,無作自性起于作用,清凈境界,歸于靜慮。此菩薩者,名先修禪那,中修三摩缽提,后修奢摩他。
“若諸菩薩以寂滅力,種種清凈而住靜慮,起于變化。此菩薩者,名先修禪那,齊修奢摩他、三摩缽提。
“若諸菩薩以寂滅力,資于至靜而起變化。此菩薩者,名齊修禪那、奢摩他,后修三摩缽提。
“若諸菩薩以寂滅力,資于變化,而起至靜清明境慧。此菩薩者,名齊修禪那、三摩缽提,后修奢摩他。
“若諸菩薩以圓覺慧圓合一切,于諸性相無離覺性。此菩薩者,名為圓修三種自性清凈隨順。
“善男子,是名菩薩二十五輪,一切菩薩修行如是。若諸菩薩及末世眾生依此輪者,當持梵行,寂靜思惟,求哀懺悔,經三七日,于二十五輪各安標記,至心求哀,隨手結取,依結開示,便知頓漸。一念疑悔,即不成就。”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辯音汝當知: 一切諸菩薩,
無礙清凈慧, 皆依禪定生。
所謂奢摩他, 三摩提禪那,
三法頓漸修, 有二十五種。
十方諸如來, 三世修行者,
無不因此法, 而得成菩提。
唯除頓覺人, 并法不隨順。
一切諸菩薩, 及末世眾生,
常當持此輪, 隨順勤修習,
依佛大悲力, 不久證涅盤。”
于是,凈諸業障菩薩在大眾中,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長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為我等輩廣說如是不思議事,一切如來因地行相,令諸大眾得未曾有。睹見調御,歷恒沙劫勤苦境界,一切功用,猶如一念,我等菩薩深自慶慰。世尊,若此覺心本性清凈,因何染污,使諸眾生迷悶不入?唯愿如來,廣為我等開悟法性,令此大眾及末世眾生作將來眼。”作是語已,五體投地,如是三請,終而復始。
爾時,世尊告凈諸業障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為諸大眾及末世眾生,咨問如來如是方便。汝今諦聽,當為汝說。”時凈諸業障菩薩奉教歡喜,及諸大眾默然而聽。
“善男子,一切眾生從無始來,妄想執有我、人、眾生及與壽命,認四顛倒為實我體,由此便生憎愛二境,于虛妄體重執虛妄,二妄相依生妄業道,有妄業故妄見流轉;厭流轉者妄見涅盤,由此不能入清凈覺。非覺違拒諸能入者,有諸能入非覺入故,是故動念及與息念皆歸迷悶。何以故?由有無始本起無明為己主宰,一切眾生生無慧目,身心等性皆是無明。譬如有人不自斷命,是故當知,有愛我者我與隨順,非隨順者便生憎怨,為憎愛心養無明故,相續求道皆不成就。
“善男子,云何我相?謂諸眾生心所證者。善男子,譬如有人百骸調適,忽忘我身,四肢弦緩,攝養乖方,微加針艾則知有我,是故證取方現我體。善男子,其心乃至證于如來、畢竟了知清凈涅盤,皆是我相。
“善男子,云何人相?謂諸眾生心悟證者。善男子,悟有我者,不復認我;所悟非我,悟亦如是;悟已超過一切證者,悉為人相。善男子,其心乃至圓悟涅盤,俱是我者;心存少悟,備殫證理,皆名人相。
“善男子,云何眾生相?謂諸眾生心自證悟所不及者。善男子,譬如有人作如是言‘我是眾生’,則知彼人說眾生者,非我非彼。云何非我?我是眾生,則非是我。云何非彼?我是眾生,非彼我故。善男子,但諸眾生了證了悟,皆為我人,而我人相所不及者,存有所了,名眾生相。
“善男子,云何壽命相?謂諸眾生心照清凈覺所了者,一切業智所不自見,猶如命根。善男子,若心照見一切覺者皆為塵垢,覺所覺者不離塵故。如湯銷冰,無別有冰知冰銷者;存我覺我,亦復如是。
“善男子,末世眾生不了四相,雖經多劫勤苦修道但名有為,終不能成一切圣果,是故名為正法末世。何以故?認一切我為涅盤故,有證有悟名成就故。譬如有人以賊為子,其家財寶終不成就。何以故?有我愛者亦愛涅盤,伏我愛根為涅盤相,有憎我者亦憎生死,不知愛者真生死故,別憎生死名不解脫。云何當知法不解脫?善男子,彼末世眾生習菩提者,以己微證為自清凈,猶未能盡我相根本。若復有人贊嘆彼法,即生歡喜便欲濟度;若復誹謗彼所得者,便生瞋恨。則知我相堅固執持,潛伏藏識,游戲諸根曾不間斷。善男子,彼修道者不除我相,是故不能入清凈覺。善男子,若知我空,無毀我者。有我說法,我未斷故。眾生、壽命亦復如是。善男子,末世眾生說病為法,是故名為可憐愍者。雖勤精進,增益諸病,是故不能入清凈覺。
2015-11-30
評論對象: 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獄?(上)
于是,彌勒菩薩在大眾中,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長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廣為菩薩開秘密藏,令諸大眾深悟輪回分別邪正,能施末世一切眾生無畏道眼,于大涅盤生決定信,無復重隨輪轉境界起循環見。世尊,若諸菩薩及末世眾生,欲游如來大寂滅海,云何當斷輪回根本?于諸輪回,有幾種性?修佛菩提,幾等差別?回入塵勞,當設幾種教化方便度諸眾生?唯愿不舍救世大悲,令諸修行一切菩薩及末世眾生,慧目肅清,照曜心鏡,圓悟如來無上知見。”作是語已,五體投地,如是三請,終而復始。
爾時,世尊告彌勒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為諸菩薩及末世眾生,請問如來深奧秘密微妙之義,令諸菩薩潔清慧目,及令一切末世眾生永斷輪回,心悟實相,具無生忍。汝今諦聽,當為汝說。”時彌勒菩薩奉教歡喜,及諸大眾默然而聽。
“善男子,一切眾生從無始際,由有種種恩愛貪欲故有輪回。若諸世界一切種性——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皆因淫欲而正性命。當知輪回,愛為根本。由有諸欲,助發愛性,是故能令生死相續。欲因愛生,命因欲有,眾生愛命還依欲本,愛欲為因,愛命為果。由于欲境,起諸違順境背愛心而生憎嫉,造種種業,是故復生地獄、餓鬼。知欲可厭,愛厭業道,舍惡樂善,復現天人。又知諸愛可厭惡故,棄愛樂舍,還滋愛本,便現有為增上善果,皆輪回故,不成圣道。是故眾生欲脫生死,免諸輪回,先斷貪欲及除愛渴。善男子,菩薩變化示現世間,非愛為本,但以慈悲令彼舍愛,假諸貪欲而入生死。若諸末世一切眾生,能舍諸欲及除憎愛,永斷輪回,勤求如來圓覺境界,于清凈心便得開悟。
“善男子,一切眾生由本貪欲,發揮無明,顯出五性差別不等,依二種障而現深淺。云何二障?一者、理障,礙正知見;二者、事障,續諸生死。云何五性?善男子,若此二障未得斷滅,名未成佛。若諸眾生永舍貪欲,先除事障,未斷理障,但能悟入聲聞、緣覺,未能顯住菩薩境界。善男子,若諸末世一切眾生,欲泛如來大圓覺海,先當發愿勤斷二障,二障已伏,即能悟入菩薩境界。若事、理障已永斷滅,即入如來微妙圓覺,滿足菩提及大涅盤。善男子,一切眾生皆證圓覺,逢善知識依彼所作因地法行,爾時修習便有頓漸;若遇如來無上菩提正修行路,根無大小,皆成佛果。若諸眾生雖求善友,遇邪見者,未得正悟,是則名為外道種性,邪師過謬,非眾生咎。是名眾生五性差別。
“善男子,菩薩唯以大悲方便,入諸世間開發未悟,乃至示現種種形相,逆順境界,與其同事,化令成佛,皆依無始清凈愿力。若諸末世一切眾生,于大圓覺起增上心,當發菩薩清凈大愿,應作是言:‘愿我今者住佛圓覺,求善知識,莫值外道及與二乘。’依愿修行,漸斷諸障,障盡愿滿,便登解脫清凈法殿,證大圓覺妙莊嚴域。”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彌勒汝當知: 一切諸眾生,
不得大解脫, 皆由貪欲故,
墮落于生死。 若能斷憎愛,
及與貪瞋癡, 不因差別性,
皆得成佛道。 二障永銷滅,
求師得正悟, 隨順菩薩愿,
依止大涅盤。 十方諸菩薩,
皆以大悲愿, 示現入生死。
現在修行者, 及末世眾生,
勤斷諸愛見, 便歸大圓覺。”
于是,清凈慧菩薩在大眾中,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長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為我等輩,廣說如是不思議事,本所不見,本所不聞。我等今者蒙佛善誘,身心泰然,得大饒益。愿為諸來一切法眾,重宣法王圓滿覺性。一切眾生及諸菩薩、如來世尊所證所得,云何差別?令末世眾生聞此圣教,隨順開悟,漸次能入。”作是語已,五體投地,如是三請,終而復始。
爾時,世尊告清凈慧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為末世眾生,請問如來漸次差別。汝今諦聽,當為汝說。”時清凈慧菩薩奉教歡喜,及諸大眾默然而聽。
“善男子,圓覺自性,非性性有,循諸性起,無取無證,于實相中,實無菩薩及諸眾生。何以故?菩薩、眾生皆是幻化,幻化滅故,無取證者。譬如眼根,不自見眼;性自平等,無平等者。眾生迷倒,未能除滅一切幻化,于滅未滅妄功用中便顯差別。若得如來寂滅隨順,實無寂滅及寂滅者。
“善男子,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由妄想我及愛我者,曾不自知念念生滅,故起憎愛,耽著五欲。若遇善友,教令開悟凈圓覺性,發明起滅,即知此生性自勞慮。若復有人,勞慮永斷,得法界凈,即彼凈解為自障礙,故于圓覺而不自在,此名凡夫隨順覺性。
“善男子,一切菩薩見解為礙,雖斷解礙,猶住見覺,覺礙為礙而不自在,此名菩薩未入地者隨順覺性。
“善男子,有照有覺,俱名障礙,是故菩薩常覺不住,照與照者同時寂滅。譬如有人自斷其首,首已斷故,無能斷者;則以礙心自滅諸礙,礙已斷滅,無滅礙者。修多羅教如標月指,若復見月,了知所標畢竟非月。一切如來種種言說,開示菩薩亦復如是。此名菩薩已入地者隨順覺性。
“善男子,一切障礙即究竟覺,得念、失念,無非解脫;成法、破法,皆名涅盤;智慧、愚癡,通為般若;菩薩、外道所成就法,同是菩提;無明、真如,無異境界;諸戒定慧及淫怒癡,俱是梵行;眾生、國土,同一法性;地獄、天宮,皆為凈土;有性、無性,齊成佛道;一切煩惱,畢竟解脫;法界海慧,照了諸相,猶如虛空。此名如來隨順覺性。
“善男子,但諸菩薩及末世眾生,居一切時,不起妄念;于諸妄心,亦不息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無了知,不辨真實。彼諸眾生聞是法門,信解受持,不生驚畏,是則名為隨順覺性。善男子,汝等當知,如是眾生已曾供養百千萬億恒河沙諸佛及大菩薩,植眾德本。佛說是人,名為成就一切種智。”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清凈慧當知: 圓滿菩提性,
無取亦無證, 無菩薩眾生。
覺與未覺時, 漸次有差別,
眾生為解礙, 菩薩未離覺,
入地永寂滅, 不住一切相,
大覺悉圓滿, 名為遍隨順。
末世諸眾生, 心不生虛妄,
佛說如是人, 現世即菩薩,
供養恒沙佛, 功德已圓滿,
雖有多方便, 皆名隨順智。”
于是,威德自在菩薩在大眾中,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長跪叉手,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廣為我等分別如是隨順覺性,令諸菩薩覺心光明,承佛圓音,不因修習而得善利。世尊,譬如大城,外有四門,隨方來者非止一路;一切菩薩莊嚴佛國及成菩提,非一方便。唯愿世尊,廣為我等宣說一切方便漸次,并修行人總有幾種?令此會菩薩及末世眾生求大乘者,速得開悟,游戲如來大寂滅海。”作是語已,五體投地,如是三請,終而復始。
爾時,世尊告威德自在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為諸菩薩及末世眾生,問于如來如是方便。汝今諦聽,當為汝說。”時威德自在菩薩奉教歡喜,及諸大眾默然而聽。
2015-11-30
評論員簡介

自干五一枚,勿笑,勿恨,勿怪。

前出師表
作者:諸葛亮
  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衛之臣不懈于內,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蓋追先帝之殊遇,欲報之于陛下也。誠宜開張圣聽,以光先帝遺德,恢弘志士之氣,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以塞忠諫之路也。

  宮中府中,俱為一體;陟罰臧否,不宜異同:若有作奸犯科及為忠善者,宜付有司論其刑賞,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內外異法也。

  侍中、侍郎郭攸之、費祎、董允等,此皆良實,志慮忠純,是以先帝簡拔以遺陛下:愚以為宮中之事,事無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裨補闕漏,有所廣益。

  將軍向寵,性行淑均,曉暢軍事,試用于昔日,先帝稱之曰“能”,是以眾議舉寵為督:愚以為營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陣和睦,優劣得所。

  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后漢所以傾頹也。先帝在時,每與臣論此事,未嘗不嘆息痛恨于桓、靈也。侍中、尚書、長史、參軍,此悉貞良死節之臣,愿陛下親之、信之,則漢室之隆,可計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陽,茍全性命于亂世,不求聞達于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顧臣于草廬之中,咨臣以當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許先帝以驅馳。后值傾覆,受任于敗軍之際,奉命于危難之間:爾來二十有一年矣。

  先帝知臣謹慎,故臨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來,夙夜憂嘆,恐托付不效,以傷先帝之明;故五月渡瀘,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當獎率三軍,北定中原,庶竭駑鈍,攘除奸兇,興復漢室,還于舊都。此臣所以報先帝而忠陛下之職分也。至于斟酌損益,進盡忠言,則攸之、祎、允之任也。

  愿陛下托臣以討賊興復之效,不效,則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靈。若無興德之言,則責攸之、祎、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謀,以咨諏善道,察納雅言,深追先帝遺詔。臣不勝受恩感激。

  今當遠離,臨表涕零,不知所言。

后出師表
(880人評分) 8.4
朝代:魏晉
作者:諸葛亮
原文:
  先帝深慮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故托臣以討賊也。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固知臣伐賊,才弱敵強也。然不伐賊,王業亦亡。惟坐而待亡,孰與伐之?是故托臣而弗疑也。臣受命之日,寢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瀘,深入不毛,并日而食;臣非不自惜也,顧王業不可得偏安于蜀都,故冒危難,以奉先帝之遺意也,而議者謂為非計。今賊適疲于西,又務于東,兵法乘勞,此進趨之時也。謹陳其事如左:

  高帝明并日月,謀臣淵深,然涉險被創,危然后安。今陛下未及高帝,謀臣不如良、平,而欲以長策取勝,坐定天下,此臣之未解一也。

  劉繇、王朗各據州郡,論安言計,動引圣人,群疑滿腹,眾難塞胸,今歲不戰,明年不征,使孫策坐大,遂并江東,此臣之未解二也。

  曹操智計,殊絕于人,其用兵也,仿佛孫、吳,然困于南陽,險于烏巢,危于祁連,逼于黎陽,幾敗北山,殆死潼關,然后偽定一時耳。況臣才弱,而欲以不危而定之,此臣之未解三也。曹操五攻昌霸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李服圖之,委任夏侯而夏侯敗亡,先帝每稱操為能,猶有此失,況臣駑下,何能必勝?此臣之未解四也。

  自臣到漢中,中間期年耳,然喪趙云、陽群、馬玉、閻芝、丁立、白壽、劉郃、鄧銅等及曲長、屯將七十余人,突將、無前、賨叟、青羌、散騎、武騎一千余人。此皆數十年之內所糾合四方之精銳,非一州之所有;若復數年,則損三分之二也,當何以圖敵?此臣之未解五也。

  今民窮兵疲,而事不可息;事不可息,則住與行勞費正等。而不及今圖之,欲以一州之地,與賊持久,此臣之未解六也。

  夫難平者,事也。昔先帝敗軍于楚,當此時,曹操拊手,謂天下以定。然后先帝東連吳越,西取巴蜀,舉兵北征,夏侯授首,此操之失計,而漢事將成也。然后吳更違盟,關羽毀敗,秭歸蹉跌,曹丕稱帝。凡事如是,難可逆見。臣鞠躬盡瘁,死而后已。至于成敗利鈍,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
 

統計信息
創建: 2015/9/29 12:23:07
評論: 0

訪問: 435157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nmlzk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分分赛车开奖 广西友乐麻将一元一分 35选7开奖结果查 上海十一选五任一遗漏 法国对英格兰比分预测 秒速飞艇官方开奖结 江苏十一选五时时彩 曼城比分直播 陕西省十一选五走 什么叫年线 詹天佑3d预测 浙江体彩20选5走 河北十一选五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