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修斌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頁
“蹲馬步”可以反映中西方文明的“代溝”與“核爆炸”
2019-09-17
字號:
    對中西方文明進行所謂的“蹲馬步”,事實上就是運用我們中華系統論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基本結構予以審視與衡量,主要是對其進行“基本功”分析。在前文《太極圖的現代化解析》中已對中西方文明進行過大體的比較,但運用“蹲馬步”這樣表述則便于老百姓理解,也更能夠檢視其“基本功”并體現中西方文明的區別。通過“蹲馬步”檢視會進一步看出,古今中外唯有我們中華宇宙系統論和馬恩的人類進化論才能經受住這種“基本功”檢測,同時也更能顯示出現代社會科學中嚴重缺失人文科學這一基本事實,它會為重構我們的中華理論體系和話語權提供一些有益的參考。

    近現代以來,隨著西學東漸,我們的中華文明與文化在西方話語面前成了“小媳婦”,只剩下受氣的份,這讓我們歷史悠久的國學感到非常的憋屈,心中總有種有理說不出的感覺,在其“民主自由人權-普世價值觀”思潮來襲時也深感被動,使我們只有招架之功,并無還手之力,因我們缺少反擊的利器。

    通過前文《太極圖的現代化解析》,進一步明確出了我們的中華理論與思維,同時也明確出了中西方文明、文化、理論與思維的區別,它不但使我們可以理直氣壯地運用我們的話語闡釋自己的文明,而且也為鑒別中西方文明與文化提供了基本的判據。

    我們的中國功夫講究“下盤要穩”,然而,如果在中西方文明與文化的比試中只擺“花架子”而練不好這個“馬步基本功”,那就等于丟掉了我們自己的中國功夫,也等于在我們中國話語權的構建中缺少真“功夫”。

    請參考諸多的網絡詞條,其基本都是幾天便一修訂,說明目前的一些基本概念一直都處于混亂之中,沒有一個準確的定義。這非常有力地說明,目前的思想理論界事實上缺失“馬步基本功”,其正處于“亂云飛渡”之中。但通過“蹲馬步”分析,在這種“亂云飛渡”之中卻能反映出中西方文明與文化之間所存在的某種“代溝”,并能夠看出其間潛藏著某種“核爆炸”。

    一、中西方文明融合的難點在哪里?

    其實,中西方文明融合的難點問題,在前文“馬恩的人類進化論”中已經得到了妥善解決,但為了明確中西方文明的區別和中華系統論的基本結構,在此再對其進一步明確一下,它會有助于本文對中西方文明“蹲馬步”有個基礎性理解,也會將馬克思主義與西方文明予以區別對待。

    (一)從中西方文明中的“化學反應”到“核反應”

    要得出中西方文明的“馬步”并非易事,它需要對文明的基本輪廓篩選了再篩選,經“多道工序”后才能篩去其“浮濫”并顯示出其“馬步”所在,現在就讓我們從近現代科學發展開始,首先搞清楚中西方對自然認知的基本路徑。

    1、西方科學對自己“定律”的否定。伴隨科學的發展,目前的物理學早已經突破了“化學反應”,而是深入到了“核反應”的階段,它事實上已經在告訴世人,近現代西方科學已經跨入了“質能轉換(即物質與能量轉化)”的時代。

    然而,“質能轉換”的出現事實上否定了“物質不滅”定律(我們小時候學的就是這種“定律”),用事實對西方原先那種頑固的“物質思維”給予了否定,它也用事實證實了“物質與精神”的哲學辯論屬于一種“究竟是三八二十三,還是三八二十五”的荒謬。

    2、“質能轉換理論”退行到了一扇關鍵的大門。不知大家意識到了沒有,在理論上,“物質與能量轉化”事實上屬于“物質向能量轉化”,它用事實對西方原先那種頑固的“物質科學思維”給予了否定。

    西方近現代科學對自身一系列的否定,實質上已經退行到了一扇關鍵的大門,只是目前人們依然徘徊在其門口,對此還扭扭捏捏不愿承認,需要推一把才肯邁入另一道門檻。

    而這道門檻對西方來講太重要了,一旦跨出去,既可以使其看到另一片新的天地,也可以為其發展通開一條新的大路,但它們也深知,一旦跨出這個“小院”,自己所立的一切“家規”將不再通行和適用,而要在新天地中重新適應。有鑒于此,它們的“頭面人物”們便通過“民主”糾集了一群人主張“留步”,并阻止時代向前跨越。

    3、中西方文明來到了一個交會路口。深究起來,西方科學由“物質向能量轉化”事實上屬于一種質的跨越,但我們的科學家和理論家們對這一點卻仍然認識不足,只發現目前的“相對論”與“量子力學”之間存在著矛盾,并在解決這些矛盾中苦苦掙扎,難解亂麻。

    其實,“相對論”不但與“經典力學”和“量子力學”存在著矛盾,它與其宗教神學那種“上帝創世”的順序思維存在著更深的矛盾,運用一個中國詞匯予以概括,其對自然認知的基本路徑和思維完全屬于那種“倒行逆施”。這樣概括也別冤枉,它完全是根據西方科學自身的發展以及其與它們宗教神學之間的矛盾為事實依據的,并非虛言,何況其最有實力的科學巨匠愛因斯坦在解亂麻的嘗試中也依然深受其困,沒能出新。

    然而在遙遠的東方,則一直存在著一種“氣生萬物”的理論,運用現代語言解釋,它則屬于“能質轉換”或“能量向物質的轉化”,其事實上就屬于我們前文中所說對自然認知的“順序思維”。

    順序思維與“倒行逆施”的逆序思維,事實上就屬于中西方文明和思維的深刻矛盾所在,它們就像兩列對開的列車,一列從古老開到現代,而另一列則想從現代開向古老,伴隨著近現代科學的發展,它們便來到了一個交會路口,從兩個不同的方向在向一起會師。目前這兩種不同的文明正在這個交會路口而互相對視,誰也不愿屈尊讓路,更不愿意與對方講和而互通款曲,科學界對能量與物質的關系目前仍然諱莫如深。

    4、中西方文明在經濟與政治中的反映。在中西方這兩種不同文明的對峙中,則反映出它們在自然與人類社會認知問題上的兩種基本特征,中華理論以基本矛盾(本質)認知見長,而西方則以特殊矛盾(現象)認知見長,將它們兩者合起來便呈現出中西理論相結合的基本輪廓:即“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其實,這也正是我們中華系統論的基本結構,但對西方理論而言,那就不盡相同了,其也正是本文所要深究的一個重點,下面會繼續探究。

    然而,不管是從自然科學系統論還是社會科學系統論角度看,也不管是從中西方政治運動發展的現實看,我們中華文明的“能質轉換”倒是愿意與西方的“質能轉換”講和,并一直在保持著一種積極的姿態,而西方文明則有些不太情愿,但最終將也不得不進入“停戰協定”談判的軌道,否則會將自己搞得遍體鱗傷。

    通過科學發展探究中西方文明的來龍去脈,既能緊扣目前的中美關系,也能緊扣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和中西方文明相互融合的問題。

    (二)中西方文明融合的難點在于怎樣認知我們中華理論自己

    理清中西方文明的來龍去脈,并克服其相互融合的難點問題,事實上它早已在馬恩的人類進化論中解決了,但對于中西方文明相互融合的問題,人們對其的認識恐怕還存在著某些盲點。

    關于這個問題,其實前面每篇文章基本都涉及到了,本篇引文和上一小節也提到了,其就是中華系統論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這一基本結構問題。然而正如下面所講,“我們對人類自身的認知反而是最落后的”,而在中西方文明問題上,目前我們對自己本土理論的認知反而也是最模糊的。而如果搞不清我們的本土理論和思維,又如何能將馬克思主義徹底地中國化,并將其融入我們的中華系統論之中?又如何能將中西方科學理論融于一體?

    綜合來講,我國學界目前對于自己的本土理論知之甚淺,而對西學則仍然興味盎然,網絡中處處充溢著西學和西方思維的身影,這一方面屬于我國對本土理論的研究欠缺,另一方面也反映著我國的教育存在著某種偏差。

    結合近現代科學發展對我國古代理論進行考察,個人認為,我們中華系統論經進一步現代化后,其基本結構應該包括以下幾點:

    1、宇宙觀和人類觀。這在前文中曾強調過多次,它其實就是我們常說的“世界觀”問題,只是由于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的區別而將其分解開來罷了,但其似乎并沒有引起大家的重視,它其實就是宇宙和人類社會的基本性質問題,也分別屬于兩大系統論的立論基礎,現舉例對其予以說明。

    (1)宇宙觀。舉例:如果確定宇宙的基本性質屬于能量,那它就存在著“正能與負能”這一對基本矛盾,從而確定對宇宙基本的認識論。而如果將其確定為“氣”,那么它就存在著“陰氣與陽氣”這一對基本矛盾和認識論,從而構建由“氣”而構成的宇宙系統論,我國的“氣一元論”就是這樣產生的。

    (2)人類觀。舉例:如果確定人類的基本性質屬于勞動,那它就與普通動物存在著根本區別,并存在著“勞動與寄生”這一對基本矛盾,從而確定對人類社會基本的認識論,由此而構建社會科學系統論。

    2、基本矛盾。這在上面已經講出來了,“宇宙觀和人類觀”既反映宇宙和人類社會的基本性質,也反映其基本矛盾和認識論。同樣反過來講,基本矛盾也包含著“宇宙觀和人類觀”。認識論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方法論”,那句“世界觀決定方法論,方法論體現世界觀”,其原理就在這里。

    3、特殊矛盾。這一點就用不著多講了,它是由基本矛盾所衍生的,伴隨著宇宙和人類社會運動階段的延續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矛盾現象,由此而產生了各個發展階段各種各樣的特殊矛盾,我們現在一些文章中所闡述的矛盾多屬于此類。

    這是結合近現代科學發展對我國古代理論一步步提煉所得出的一種基本輪廓,其既符合現代科學,也符合我國《易經》、《道學》和“氣一元論”等古典理論,以上所列“宇宙觀和人類觀+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其實就是我們中華系統論的基本結構。在此基礎上再對其進一步凝練,就成為“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因“基本矛盾”中包含著“宇宙觀和人類觀”。大家可以仔細琢磨一下,看其是否與馬恩的人類進化論原理基本一致?

    在此也請大家仔細推敲一下,如果不能將我們中華系統論這種本土理論的基本結構提煉出來,是不是馬克思主義原理在其中國化的過程中就無處落腳?是不是其根就難以深入扎下去?是不是對于我國的革命和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實踐就難以給出更為明確的理論闡釋?所以,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問題不僅需要對其原文予以深刻理解,對我們來講更難的問題是怎樣認知并明確我們本土理論的基本結構,這才屬于其難點所在,否則便難以練好我們中華理論扎實的“馬步基本功”,也難以產生更強的說服力。

    由此,練好內功并將我們本土理論的基本結構提煉出來才是理論研究的根本所在,它既屬于我們中華文明的繼承與現代化問題,也屬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問題,更屬于構建中國話語權并用以衡量其它文明理論的基本問題。然而對于我們的本土理論問題,許多人在研究中則不予重視,往往會急功近利,不在這個方面下工夫,而由于缺失這一基本環節,我國學界便大量存在著那種“生搬硬套”和“消化不良”現象,由此而一波接一波地反復出現那種屢禁不止的“本本主義”問題。

    對于西方科學理論中所存在的深層問題,馬恩兩位偉人憑借著他們深邃的思維早已看清楚了這一點,所以他們才一直都在堅持“哲學終結論”。

    二、中西方文明的“馬步”與“下盤”

    不管是宗教理論還是西方的物質科學,雖然其一直都有些強詞奪理,但在與其的網絡辯論中,自己運用最多的便是以扣底的方式或“歷史維”從根上捅它,并且一捅一個準,隨便對其一捅就會將其捅散架,現在想來,其實那就是這種“蹲馬步基本功”檢測。

    運用這種“馬步基本功”審核中西方文明和理論問題,那可就與長期以來西方那種“文明”的定義不同了,因為它屬于我們中華理論自己的思維和話語權。運用這種基本功分析法尋根究底,世界文明在大類上無非存在著兩種:1)中華“陰陽文明”,2)宗教文明(它們之間也因“上帝”的不同而存在著區別,西方文明屬于其中的一種)。而通過這樣考究,會發現一些平時難以察覺的大問題。

    (一)中西方文明既存在著“代溝”,也潛藏著某種“核爆炸”

    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通過比對會發現,中西方文明不但存在著明顯的“代溝”,它們之間還潛藏著某種“核爆炸”。

    1、中華系統論之基本結構。這一基本結構,其實是先從自然科學考察中得出的,并非由“之乎者也”而來,但經進一步核對,它既與宇宙大爆炸事實相符,也與我們的中華系統論和馬恩的人類進化論基本吻合,由此便進一步確立了其系統論的基本結構:“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同時,它也凝練為中國功夫的基本姿勢:“蹲馬步”,為檢視中西方理論的“基本功”提供了便利,并為其提供了基本的判據。

    現在我們都已認識到,我們的中華文明與文化屬于一種系統論,但它如果不能現代化,便難以擺脫那種固有的模糊性,所以,要想復興我們的中華文明與文化,首先需要將其現代化,并運用現代語言對其予以闡述。而如果不能結合近現代科學發展將其現代化,并將其系統論基本結構展現出來,那么寫再多文章或再多的“之乎者也”也難于以理服人,更難于產生“蹲馬步”這種基本功。

    這種“蹲馬步基本功”,其重點是檢測其文明和理論是否具備“基本矛盾(絕對運動)”。這種方法很好用,既簡單又實用,也能夠一針見血,對方再能“之乎者也”都白搭,甚至會被直接摁在窩里出不來,宗教和西方文明也最害怕給它“蹲馬步”。

    不過,現在并不是要與西方科學文化和宗教文明進行辯論,更不是要它難堪,而是通過擺事實講道理,與中美之間曾經歷并現在正在進行中的“邊打邊談”相呼應。

    2、中西文明中所存在的“代溝”。通過前文《中西方文明、思想(意識形態)與政治素描》可以進一步看出,自然科學基本屬于人類對自然的認知,而經濟學則主要屬于人類對自然的改造,通過這種改造而獲取經濟效益為人類服務,所以從本根上來講,它應該主要類屬于“宇宙(自然科學)系統論”。

    由于我們中華宇宙系統論屬于“天地”及萬物聯動,所以在接受了西方物質科學之后便矯正了“五行八卦”認知的偏差,在思維上也逐步得以完善,所以在中共的強有力領導下,我國便在認知并改造自然的經濟或物質文明建設方面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使我們傳統的系統論思維優勢在現代科學條件下便淋漓盡致地充分發揮了出來。許多人可能意識不到這一點,但它屬于基本的事實,系統論思維依然存在于我們每個人思維的深處,它在潛移默化中依然在發揮著基礎作用,所以對于西方科學與經濟實現超越,那已經屬于大勢所趨。再加之由系統論思維所產生的中華智慧,以及其在國內外事物中的靈活運用,我們更應該對此充滿自信。

    所謂的“蹲馬步”,實質上也就是在追究文明之根脈,現在就根據前文追究的結果將中西方文明綜合顯示如下:

    中西方文明根脈一覽表

    文明之根宇宙∣人文系統論基本矛盾(絕對運動)特殊矛盾(相對運動)

    中華陰陽文明宇宙系統論陰氣+陽氣 (暗能量+暗物質)五行八卦 (物質運動)

    人文科學(系統論) (馬恩人類進化論)人性+動物性 (勞動性+寄生性)各種社會運動

    (西方)宗教文明 (半神半獸)宇宙系統論上帝“創世” (第一推動力)物質運動

    人文科學(系統論)上帝“造人” (第一推動力)各種社會運動

    特注  1)“基本矛盾”所反映的“絕對運動”,事實上就是其“馬步基本功”。   2)“陰陽文明”涵蓋“太極文化圈”,而不屬于這一文化圈的國家和民族,其“下盤”基本都屬于“宗教文明”類型。 3)“宇宙系統論”與“人文科學系統論”屬于基本學科,而經濟學則屬于這兩種學科的交叉,其基本類屬于“宇宙系統論”,故未列出。

    通過“中西方文明根脈一覽表”清楚地反映出,中華文明源于《易經》,而西方文明則源于宗教神學,它們存在著明顯的“代溝”。這屬于一個不爭的事實,現在仍能反映出這一基本的歷史痕跡,不容否認,其在“宇宙觀”和“人類觀”問題上也反映得同樣明確。

    既然中西方文明存在著這樣一種明顯的“代溝”,那也明確說明,盡管西方近現代在物質科學和經濟方面取得了長足發展,那只不過屬于一個“暴發戶”而已,真正的“名門望族”并不在西方,而是在我們中國。同時這一“代溝”也說明,只要將我們的古老文明予以現代化,它會產生某種“核爆炸反應”,從而產生巨大的威力。

    3、中華文明中所潛藏的“核爆炸”。中華系統論,有些類似于華為的“鴻蒙系統”,它并不完全排斥西方近現代科學,而是會運用自己的“方舟編譯器”可以將西方科學移植過來,使其成為自己的組成部分。不過,這種“方舟編譯器”的移植程序還是需要費些功夫的,需要科學界許多人的共同努力。目前最為簡單實用的,就是社會科學系統論,其“方舟編譯器”應該就是我們傳統“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的基本結構,它就深藏于我們的太極圖之中,運用它對馬克思主義原理重新進行解讀,并將其與我們優秀傳統文化結合在一起,就等于編譯好了“起爆裝置”。但具體的如經濟學等一些專業問題,也需要一些專業人士共同做一番努力,才能使其產生“起爆反應”。尤其是人文科學的現代化立項,其屬于“起爆”的重要裝置。

    下面我們就對照著這個表格所列內容,為中西方文明都蹲蹲“馬步”。

    (二)中西方文明的“馬步”

    近現代以來,理論和文化話語權一直掌握在西學手中,而在這里我們運用中華系統論對中西方文明問題進行“蹲馬步”扣底式分析,它屬于我們中華理論的話語體系,可以冰釋長期淤積在我們心中的塊壘。

    以系統論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基本姿勢對中西方“文明”給予“蹲馬步”檢測,其基本要求有二:1)“文明”的縱向運動+橫向運動,2)運動必須是矛盾本身的運動,不能是“抽象”概念的運動(這實質上就是“馬恩的唯物論”)。

    對于“文明”這一基本概念,中西方的闡釋是不同的,前文曾對此進行過辨析,在此不妨再重新深究一下,透過它也能夠看出中西方“文明”的基本概況。

    1、中華“文明”概念。我們古人講:【經天緯地曰文,照臨四方曰明。觀乎人文以成化天下。】

    中華“文明”的這一概念,反映出其“馬步”很穩,其既能夠“經天”又能夠“緯地”,還能“觀乎人文”,而運用現代科學術語予以表達,1)“經天緯地”指的是“宇宙(自然科學)系統論”,這屬于我們“文明”的基礎,2)“觀乎人文”則指的是“文化”或“人文科學”(現在還不能將其說成是“社會科學系統論”,容下面繼續)。

    通過“蹲馬步”便檢測出來了,1)中華宇宙(自然科學)系統論“馬步”扎實,其屬于“陰陽文明”,2)其人文科學則是由宇宙系統論所衍生,其“天人合一”理念應該源出于此。

    根據近現代科學發展,結合宇宙大爆炸理論,再請參考前文《太極圖的現代化解析》中的圖1,應該說我們中華“陰陽文明”既能夠反映宇宙自然的基本矛盾運動,也能反映其特殊矛盾運動,具備系統論最基本的要素。尤其需要指出的是,我們的中華文明具備“陰陽”這一基本矛盾,由此就具備了“蹲馬步”的兩條腿,所以其“下盤”是很穩的,這無可爭辯。

    2、西方“文明”概念。在此就不去搬用英語釋義了,因我們現在的漢語詞典和網絡詞條對“文明”的釋義與英語釋義基本相同,由此可看出現在西方文化和思維對我國的影響至深。

    【文明(在線漢語詞典):社會發展水平較高的有文化的狀態:文明社會|避草昧而致文明。】(其是否屬于那種橫截面或照相機鏡頭概念?其是否缺失“歷史維”?其是否與“文化”概念相互混淆?)

    透過中西方“文明”概念的辨析,它反映出兩個基本的問題:1)我們的中華概念側重于“經天緯地”,兼顧“人文”(即包含著“文化”),而西方概念則側重于“社會”(這更加反映出其“唯心論”色彩);2)中華思維屬于“天與地”的“經緯”或縱橫運動,含有“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基本結構,而西方思維則沒有這種基本結構,所以其“文明與文化”概念是混淆的。不管是現在的《在線漢語詞典》還是網絡詞條,都注釋著其“文明”【同“文化”】。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西方文明不但不具備宇宙自然的基本矛盾,還往往局限于“社會”,所以蹲不了“馬步”,因為它在對宇宙和人類社會的認知中根本就沒有“下盤”,其真實的“下盤”事實上屬于“宗教文明”,這也屬于一個不爭的事實。但近現代西方的物質科學卻又突飛猛進,似乎很能說明其自然科學功底,但物質科學僅僅屬于現象學,雖然其概念頗多,也很能迷惑人,但其并不能反映宇宙自然和人類社會的的基本矛盾運動(容下面繼續探討)。

    (三)中西方文明的“下盤”

    這一節的內容,其實已經由前文得出基本的結論了,本文的產生就是由它擴展而來。所以,我們直接將其引用過來即可。

    1、中華理論體系:【中華文明之根屬于《易經》,……中國對自然與人類的基本認知,雖然能分出宇宙學與人文科學兩種基本的學科,其理論和思維具有系統論基本結構,但也存在著缺欠與不足:1)其宇宙系統論成型較早,雖然基本框架完整,但其“五行八卦”則存在著較大的偏差,對物質運動現象的認知出現了誤導,致使我國近現代科學發展遲緩,2)人文科學缺失根基和基本結構,有些空泛,既缺失人類起源,也沒能將人類改造自然的基本運動(勞動)揭示出來,3)由于物質科學發展滯后,致使我國近現代經濟與經濟學有欠發達。】

    在“馬步基本功”檢測中,我們并不護短,而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并不掩飾自己理論體系中的缺欠與不足。

    結合上面所述,它也會將那些自認為“深通”中華文化的學者給“蹲”得有些難受,因為其所理解的中華文化反映不出這種“馬步基本功”,由此也很難反映我們中華理論體系的“下盤”。

    2、西方理論體系:【西方文明之根屬于宗教神學,……西方物質科學雖然近現代發展強勁,但卻存在著嚴重缺欠,其“一俊”難以“遮百丑”:1)其對宇宙的認知有欠完整,不具備系統論基本結構與思維(其物質科學屬于現象學),只好運用宗教神學填補缺位(上帝“創世”),致使整個西方至今仍難以走出宗教的陰影,2)其人文科學還沒能從宗教神學中分離出來,缺失對人類的基本認知,由此導致其“人性與神性”產生錯位,并將實際的“人性”當作動物性予以闡釋(“人性自私論”淵源在此),形成了其現在半無神論半有神論或半神半獸的文明與文化,3)更為嚴重的后果是,它將人類社會當成普通動物界來看待,與事實嚴重不符,致使其仍然停留于“叢林法則”的發展階段,4)既然其“人性”屬于動物性,卻又高喊“民主自由人權”,它們自己的宗教信仰卻將這種“普世價值觀”給徹底穿幫了,揭穿了其虛偽的本質。這是運用系統論思維對西方理論體系與文化進行考證所得出的結果,并且也都有事實為依據,令其無言以對。

    由此不禁要對依然喧囂不止的“普世價值觀”發問,以你們自己的“動物性(寄生)”混淆而壓制“人性(勞動)”,并阻止社會主義文明的發展,這究竟應該屬于人類的進化還是退化?它應該屬于文明的進步還是反動?在此也特別邀請那些對西方理論和資本主義文化盲從盲信的人們進行思考,尤其是那幫臺獨和港獨分子,更應該進行深刻反省。】

    我們許多人可能都被近現代西方科學的發展給搞懵了,但運用中華系統論觀點予以衡量,其只不過屬于對宇宙真相深入揭示進程中的一個階段,僅僅屬于現象學發展而已,實質上西方的宗教神學依然在統治著它們的思維,仍然有待于進化。

    (四)西方文化對我國的洗腦現象非常嚴重

    正是由于近現代西方物質科學的發展,所以這種“現象學”迷惑了我國許多人,在學術界言必稱“希臘”,張口便是“柏拉圖、亞里士多德與黑格爾哲學”等,以顯示自己的學問高深淵博,曾經成為我國學界的一道風景。

    由于近現代西學東漸,西方文化對我國的洗腦現象已經非常嚴重,其很多行為和思維方式也已大規模地滲入我國,并深刻影響著我們的文明與文化,比如說洋話、寫洋文、叫洋名、過洋節、結洋婚、裝洋人等,許多人都以此為榮,曾一度時髦得不得了,甚至有人取網名為“外國的月亮圓”,由此而引起了我們中華文明與文化的強烈抵制。雖然有些抵制的方式不一定合理,比如有人想通過“道儒釋”以宗教的形式進行對抗,甚至有人提出要建立“毛澤東教”,其精神可嘉,但仍然沒能擺脫“宗教文明”的窠臼,反而誤入了西方思維之套。然而,其對西方那種“民主自由人權-普世價值觀”的反感卻能顯示出其與我們中華文化的格格不入。

    如果搞不清我們中華系統論和思維的基本結構,以上這些現象還真是難以杜絕,對西方科學文化不管是順從還是反對,都難免會誤入西方思維之套,搞成上面這種“倒插門”現象。

    (五)“娶媳婦”不能搞成“倒插門”

    對于外來文化,我們中華文明從來都是來者不拒,但其卻需要根據“去蕪存菁”原則予以過濾,只消化吸收其優長,而剔除其糟粕。對于馬克思主義理論也同樣如此,其仍然存在著一個怎樣為我所用的問題,不能一味地“本本主義”,比如毛澤東在武裝斗爭中就沒有先占領中心大城市,而是采取了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鄧小平也沒有按照“階級斗爭”實施,而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這都為我們樹立了很好的榜樣。但令人遺憾的是,我國學界在吸收外來文化這種“娶媳婦”的過程中,卻搞成了“倒插門”,被西化現象非常嚴重。

    由于不明白我們中華的本土理論和思維究竟是什么,結果在引進西方理論與思維的過程中也就不明白“娶”與“被娶”的關系,這種情況在我國學界成了一種很普遍的現象。這樣說雖然不好聽,但卻屬于一種事實。

    通過閱讀鉆研中共領導人的一些講話,無論是“新思想、新時代”,還是“創造性繼承,創新性發展”、“原創性研究成果”和“構建我國哲學社會科學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等,都對“娶”與“被娶”的關系闡釋得甚為明確,但我們的學術界卻難以將“媳婦”迎娶進門,因為連他們自己都還不知道“門”在哪里,所以我們的一些專家學者無非是跟著起起哄,所干的無非是些敲鑼打鼓吹吹打打的事,而撲下身子真抓實干的卻很鮮見(事實上不知該怎么干)。試看我國學術理論界,盡管中共部署了“從0到1”基礎研究課題,但為什么都對其躲躲閃閃避而不談?我們的本土理論和思維究竟是什么?如果連自己的“洞房”都沒有,更沒能將其布置好就想“娶媳婦”,那不“被娶”成“倒插門”還能是什么?

    理論體系應該屬于對自然和人類社會認知并改造的“以理而論”,它既包括文明,又包括文化,其屬于對文明和文化的高度凝練與概括。根據我們中華的系統論思維,對“文明理論”的判據應該為“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基本結構,它屬于我們文明的基本特征。而由于近現代西學東漸,我們的中華系統論及其思維已經很少能被人們想起了,我國事實上再次遭遇了文明的危機。

    然而,如果能夠通過“蹲馬步”正視這種危機,它則反映出中西方理論和思維存在著明顯的“代溝”,并且隨著其深入發展,對我們中華系統論的復蘇越來越有利,其正在由量變發展為一種質變,而這種質變一旦發生,就意味著所期待的那種“核爆炸”的“起爆”。

    (六)中華文明“核爆炸”還有待時日

    以上所談這種由量變到質變的“核爆炸”,需要許多人的共同努力,由此才能促使中華文明的偉大復興,并重構我們中華的理論體系。所以,理論體系的“核爆炸反應”還應該有待時日,因現在的“起爆裝置”還沒能安裝好,許多學者還沒能認識到這一點,或者說認識到了,但它又與自己的某種利益存在著矛盾而不愿承認(擔心會摧毀了自己的“碼頭文化”),有的甚至想把從西方“娶”來的這個“媳婦”牽入自己“圈子文化”的“洞房”,但這個“媳婦”不是小圈子文化能夠“娶”得到的,小格局做不了那個“新郎”。

    理論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基本結構,這屬于我們中華理論與思維的基本原理和特征,其不同于西方那種理論與思維,它始終“唯物”于“客觀實在”,并不像西方思維那樣通過“抽象”所生成的純粹概念相互之間發生關系,更不屬于它們那種“邏輯思維”。更為不同的是,我們中華的矛盾思維能夠區分“基本矛盾與特殊矛盾”,而西方思維既不能反映宇宙與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更不能反映其“絕對運動”,其只能在“特殊矛盾”或“相對運動”的形而上學層面繞圈子。

    據觀察,人們對西方思維依然難于擺脫,這也不能急于一時,因為它畢竟在我國影響至深,摒棄它很需要一番功夫。但從以上表格也多少能反映出這一問題的原因所在,從中可以隱隱地看出,西方思維實質上與它們那種“思維(意識)科學”都屬于“物質不滅”與“靈魂不滅”的產物,其屬于向更高級階段進化中的一種“不上不下”的過渡形態,因為核試驗與核爆炸已經非常有力地證實,物質可以轉化為能量,而“靈魂不滅”就更是荒謬了。而這種過渡,看來絕非一朝一夕之功,還需要繼續積累量變才能促使其質變的早日到來。

    不過,運用“蹲馬步”考究中西方文明的“下盤”直接反映出,它們之間不但存在著明顯的“代溝”,而且都共同反映出另一個基本的問題,即“人文科學”都存在著嚴重缺欠,所以不得不另起一節對其予以探究。

    三、人文科學應該屬于社會科學的主體

    許多人都認為現代科學很是發達,但通過以上“中西方文明根脈一覽表”反映得很清楚,其事實上并非如此。尤其是西方,到現在連宇宙和人類的起源及其基本屬性都沒能搞清楚,居然喊出了“歷史終結論”,可見其淺薄。由此可見,不管是現代的自然科學還是社會科學,它們事實上都有待于進化,也都面臨著一場深刻的革命。

    通過比較發現,目前我們對人類自身的認知反而是最落后的(這可能大大出乎許多人的意料之外),1)西方仍然認為是上帝“造人”,2)而我國雖然古籍中對此存在著大量論述,但也一直都沒能搞清楚人類的起源,也沒能搞清楚人性為什么會“善”,更沒能搞清楚人性的本質是什么,由此也就更能凸顯出馬恩人類進化論對人類文明進步的重大歷史意義。

    (一)人文科學屬于社會科學主體的基本依據

    根據前文的探究,社會科學應包括經濟學與人文科學兩大組成部分,前者與自然科學形成交叉,主要在于認知并改造自然,而后者才屬于認知并改造人類社會,雖然經濟學與人文科學存在著交叉,但不應成為社會科學的主體,而應該類屬于自然科學。這樣,也能與人類思維兩種不同的“操作系統”相一致。同時,它也可以將“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在更加宏闊的理論層面上全面鋪開。

    既然經濟學應該類屬于自然科學,但我們現在的社會科學卻是以經濟學為主,并將其與人文科學混在一起難解難分,致使經濟學反而成為了社會科學的主體,從而將最應該認知并改造人類社會自身的人文科學給淹沒了。試看一些“政治經濟學”文章和專著,既搞不清自然的本質也搞不清人類的本質,既搞不清自然的基本矛盾運動也搞不清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運動,卻都能夠洋洋灑灑……(話多了傷人,從略)。

    既然社會科學的主要職能在于認知并改造人類社會自身,那就應該以人文科學為主,不然還要自然科學干什么?在對自然改造的經濟活動中,如果不順應自然的運動規律,半點效果也難以取得,這用不著論證。

    自然的運動遵循自然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而人類社會的運動則遵循人類社會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這非常明確,所以,社會科學遵從人類社會自身的運動規律理所應當。這絕非“唯心”,它還存在著其它幾個基本的依據:1)我們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屬于沒受有神論所嚴重干擾的唯一一種文化,具有較強的自然性,其“人性本善”的基本認知便屬于我國人文科學的基礎,并流傳至今;2)馬恩《資本論》等著述是在運用人類的經濟活動闡釋人文科學,其中的“階級說”實質上是在弘揚人性(勞動)而鞭撻動物性(寄生),其屬于兩位偉人理論研究中最高深的“意識形態”部分;3)恩格斯的人類起源論則一錘定音,并與唯物史觀結合在一起進一步形成了“馬恩的人類進化論”,為人文科學奠定了最堅實的立論基礎。這都屬于不爭的基本事實,從本根上予以深究,其基本的“馬步”都能夠被明確地反映出來。

    (二)人文科學會直接顛覆西方的宗教神學

    請參考上面的“中西方文明根脈一覽表”,再對照我們學術理論界的現實就能夠看出,西方文明或文化中壓根就沒有人文科學(其類屬于宗教神學),它在西方理論中事實上還處于空白狀態,而我們自己也在對西學的盲從盲信中將我們的道儒釋等人文科學無形中給丟棄了,現在中共高層和民間都在呼喚精神文明和優秀傳統文化的回歸與復興,其原因正在于此,其屬于我們現當代文化中一塊明顯的短板。

    現在探討“(政治)經濟學”的文章可以說是“汗牛充棟”,但由于歸類的問題則很難理清楚一些基本問題,所以從根本上講,欲想運用西方思維取得突破并構建我們的中華理論體系和中國話語權,可以說是難有出路,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終究會給出明確的答案。

    通過以上“中西方文明根脈一覽表”反映出,人文科學主要就是“馬恩的人類進化論”,它不但可以涵蓋我們的中華系統論思維,也能反映我們的優秀傳統文化,更能契合認知并改造人類社會自身的實際,尤其需要重視的是,它直接對準了西方文化“軟實力”的宗教神學,并能夠將其連根拔起,對其會產生滅頂之災。

    這都什么年代了,西方還在抱著“上帝創世”和“上帝造人”的信念不放,難道這樣的信仰現在還能拿得出手?還好意思宣揚自己的“文化軟實力”?難道自己不覺得難為情?

    運用馬恩的人類進化論和中國的“人性本善”顛覆西方的“文化軟實力”,這不屬于自我膨脹,更不屬于吹氣冒泡,而是屬于一種文明的自覺與自信。我們的中華文明曾經歷過無數次驚濤駭浪,但每次都能化危為機,每次都能將外來文化消化吸收后進一步充實完善自己,并促使自己進一步發展壯大。

    馬恩的人類進化論對西方宗教文明的顛覆,會帶動其整個理論體系的顛覆,從而產生一場科學文化大革命。所以,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絕不僅僅屬于我們國內的文明復興問題,而是會在世界各種文明充分交流互鑒基礎上,并對其予以“去蕪存菁”消化吸收后形成更加先進的理論體系,我們的中華文明和馬恩的人類進化論很可能會成為一種世界性文化。

    然而捷徑是沒有的,它需要我們大家共同做出扎扎實實的努力,需要一步步取得更多的共識,并積累更多的量變,爭取促使這種質變的早日發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1955年生于山東惠民縣,1971年高中退學在農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農民和3個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過在職學習獲取部隊“南京外國語學院”英語大專學歷,1992年轉業到“濱州外貿食品公司”,1997年下崗四處打工,2004年創辦企業,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間沒能掌握相應的基礎知識,所以在養病期間便自學生物學等自然科學,想搞懂搞通一些問題,由此發現一系列矛盾,便順著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觀與方法論。由于是自學,從未在正規雜志發表過文章。所以,在草根網開博(或許是不知深淺)也算是自己拜師學藝。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nmlzk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分分赛车开奖 15选5中两个有钱吗 竞彩篮球比分直播500 pk10官方网站 棋牌娱乐网 快乐十分钟开奖号码 彩票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美国棒球比分直播mlb 体育博彩 欢乐捕鱼年年有余炮台多少钱 今天可以打麻将吗 白城麻将怎么算钱 北京十一选五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