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牛跡山民 - 曹建明 首頁
中美關系的前景:與鮑盛剛先生商榷
2019-11-25
字號:
    看了鮑盛剛先生的幾篇文章,如《從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看中美關系》、《中美位置的互換及中美沖突的由來》、《中美關系的五大前景與分析》、《中國是如何不費一槍一彈擊敗美國的》等等,感覺鮑盛剛先生,對于中美關系的前景是過于樂觀。

    而鮑盛剛先生過于樂觀的原因,則是由于他只有經濟思想,沒有哲學思想,沒有政治思想。

    具體地說,鮑盛剛先生,是只看到了經濟問題,沒有看到文化問題與政治問題,沒有看到事物發展的一般規律;沒有看到,歷史是一條螺旋線。

    首先,中國不費一槍一彈擊敗美國,這并不是目前的事實。

    到目前為止,美國相對中國,仍然處在強勢地位;中國相對美國,仍然處在弱勢地位;美國仍然是在戰術上相對中國處于攻勢;中國仍然是在戰術上相對美國處于守勢。

    說中國戰勝美國,是高興得太早了。

    其次,先生只看到二戰后建立的美國霸權體系正在“走向崩潰”,近500年的以西方為中心的世界體系正在“走向終結”,世界體系中心“正在從大西洋轉向太平洋亞太地區”,卻沒有從更遠的視角,看到中國相對于西方,是很早地從奴隸社會進入地主社會,又很晚地才被西方從地主社會拖入資本主義社會,然后,又迅速地從并不成熟的資本主義社會轉向社會主義社會,而相對地,西方卻很晚才從奴隸社會進入地主社會,又迅速地從地主社會轉向資本主義社會,特別是,中國和西方,都有一段封建社會,而中國的封建社會是在奴隸社會末期,西方的封建社會卻貫穿整個地主社會的始終。

    鮑盛剛先生有沒有考慮過,這些,都是為什么呢?

    這些相對性很明顯的現象的發生,其實是因為,生產力決定生產關系,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而上層建筑,卻并不僅僅是由經濟基礎決定的。

    人類社會,其實是在用兩條腿走路。

    其中,左腿是生產力水平,右腿是民族文化意識。

    上層建筑,是由經濟基礎——生產力狀態決定的,也是由意識形態——民族文化決定的。

    奴隸社會和地主社會,都是農業生產社會:一個是早期性的農業生產社會,生產力處在發展之中;一個是晚期性的農業生產社會,生產力趨于成熟;早期的處在發展中的生產力,性質是擴張、競爭;晚期的處于成熟狀態的生產力,性質是收斂、協調。

    而由于農業生產社會早期的奴隸社會,其生產力的性質就是擴張、競爭,所以,奴隸社會之生產文化的基調,就是擴張、競爭。

    相對的,奴隸社會的這個生產文化之基調,不適合中國的民族文化,所以,中國,就早早地從奴隸社會進入地主社會。

    可以說,是生產力水平一滿足了地主社會的要求,中國,就迅速地脫離奴隸社會而進入地主社會。

    相反地,由于奴隸社會的生產文化之基調,正適合西方的民族文化,所以,西方,就賴在奴隸社會不走。

    為什么同樣的封建社會,中國是出現在奴隸社會的末期,而西方卻是貫穿于整個地主社會的始終呢?

    因為,封建社會的本質,就是君主要集權,而貴族要共和,雙方勢均力敵,相爭不下,就出現了君主名義上集權、而貴族實際上共和的情況。

    由于奴隸社會生產力的擴張與競爭性質,是支持貴族共和的,所以,君主在奴隸社會,是不可能完全集權的,但是,中國的民族文化,又支持君主集權,所以,中國,就在奴隸社會的末期實現了封建社會,等于是君主實現了名義上的集權,而貴族也保持了實質性的共和。

    到地主社會,由于生產力水平支持君主集權,而中國的民族文化更支持君主集權,所以,貴族共和,在中國的地主社會失去了存在的空間,中國的封建社會,也就進入歷史了,中國就實現了實質性的君主集權。

    相反,由于奴隸社會生產力擴張與競爭的性質,支持貴族共和,西方民族文化也支持貴族共和,君主集權,在西方的奴隸社會沒有存在的空間,所以,西方的奴隸社會,就不可能出現封建社會。

    而到了地主社會,地主社會的生產力水平支持君主集權,西方的民族文化,卻支持貴族共和,于是,貴族共和繼續存在,西方地主社會的君主集權,不能實質性地實現,就只有在名義上實現了,這就導致西方封建社會在地主社會里的產生,也導致封建社會,貫穿了西方地主社會的始終。

    地主社會是對奴隸社會的發展,這個發展,是由農業生產力水平的發展走向成熟而推動的,她處在農業生產的晚期,她的生產力性質,就是收斂、協調。

    所以,地主社會的生產文化的基調就是收斂、協調。

    地主社會的這個生產文化之基調,很適應中國的民族文化,所以,中國,就賴在地主社會不走。

    實際上,在唐末宋初,中國的農業生產水平就發展到極致,產生了非常濃厚的商品經濟氣息,資本主義的萌芽就已經產生。

    可是,由于中國民族文化的壓制,資本主義的生產文化不能順利發展。

    這也是宋朝經濟發達,卻國力羸弱的根本原因。

    生產文化與民族文化的矛盾,使得社會思想混亂,從而導致民族內部不和,內戰內行,外戰外行。

    而西方民族文化不適應地主社會,所以,西方,就早早地脫離地主社會,進入到資本主義社會。

    正是資本主義生產文化的掀起,導致西方工業革命的產生,從而反過來促進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的發展。

    資本主義社會和社會主義社會,都是工業生產社會。

    工業生產力水平的資本主義社會,和農業生產力水平的奴隸社會一樣,其生產文化也是擴張、競爭的基調。

    這個基調不適合中國民族文化。

    這就是中國生產力水平——經濟基礎進入資本主義社會,而中國的上層建筑,卻迅速脫離資本主義,要走“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根本原因。

    實際上,中國奴隸社會的上層建筑,也是具有“中國特色”的。

    從神農時代的“天下結盟”,到五帝時代的“中央集權”,到夏朝的“家天下”,再到周初“大封建”,中國奴隸社會的上層建筑,也是從一開始就走上了一個“天下一統”、“宏觀調控、微觀搞活”的發展道路。

    所以說,中國走“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但是,中國能夠走“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西方卻不可能走“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他們甚至還會像過去賴在奴隸社會不走一樣,也賴在資本主義社會不走。

    而且,整個世界,中國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只是特例。

    由于各民族的文化意識不同,中國的“經驗”不可復制,中國的道路不可復制。

    這就導致中國社會與世界社會的文化沖突。

    所以,“全球分工與產業價值鏈體系,是由中心-半邊緣-邊緣組成的一種結構,同時它也是一種規則和機制,決定資本、資源、人才、財富的流向、循環、與分布,這就導致位置不同,國家的命運也不同,即位置決定命運”這樣的一個判斷,是只適合于西方,不適合于全世界。

    在世界性的范圍里,我們必須看到民族文化的差異,必須看到各民族文化的沖突。

    “世界體系正在走向東西方相互交融、以人類為中心的命運共同體”,這只是一個歷史的必然趨勢。

    但是,在這個趨勢里面,還包含著民族文化的沖突,所以,它是必然地會有所反復,而不會一帆風順。

    在西方世界內部發生的經濟全球化運動和資本與技術的轉移,所導致的國家命運的變化,不會復制在中國與西方世界之間。

    雖然,中國是“過去30年里全球化的最大贏家”;但是,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中國,不一定能夠成為“21世紀全球化的主要引領者”。

    雖然,“目前世界體系處于新一輪的轉變與過渡時期,由此各國也都在這種轉變中尋求最有利的位置”;但是,文化的不同,會導致社會主義的中國,在這個世界十分孤單。

    更為嚴重的是,“生產力決定生產關系,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目前的生產力水平,決定了目前的生產關系,只能是資本主義的生產關系。

    這樣的生產關系所營造的生產文化,就并不適應于中國民族文化,倒是適應于西方民族文化。

    所以,中國的社會主義,就要戴一個“中國特色”的帽子。

    意思就是,中國的這個社會主義,并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而是處在“初級階段”的社會主義。

    那么,“初級階段”的社會主義,能夠與“成熟階段”的資本主義硬碰硬嗎?

    一個三歲的小孩,能夠跟一個三歲的猴子硬碰硬嗎?

    所以,中國社會主義與西方資本主義的競爭,不是取決于各自現有的國力,而是取決于由工業生產水平所造成的世界性的政治文化氣候。

    生產力水平所造成的世界性的政治文化氣候適應于社會主義,則中國贏;生產力水平所造成的世界性的政治文化氣候適應于資本主義,則西方不可能輸,美國也不可能輸。

    盡管目前的發展趨勢,是中國的經濟在發展,西方的經濟在衰落,但是,“中國不費一槍一彈擊敗美國”這樣的想當然的認識,是鼠目寸光,是沒有看到美國所擁有的潛在資源,沒有感受到中美雙方所面臨的世界性的政治文化氣候。

    中國的真正對手,不是美國,而是整個資本主義世界。

    我們要明白,我們現在所立足的這個社會歷史階段,是處在資本主義生產文化大發展的階段,這個階段不是屬于中國,而是屬于西方,而是屬于美國。

    西方以及美國,現在是在他們自己的“家里”與我們競賽,是在“主場作戰”;而我們中國,現在是“人在旅途”,是在人家的“家里”進行“客場作戰”。

    所以,中國現在要想的,不是要擊敗誰、戰勝誰,而是要好好地保護自己,是要好好地培育生產力的水平,是要好好地營造屬于我們社會主義的世界性的政治文化氣候,是要好好地營造適合我們社會主義發展的土壤。

    我們再來看一看,鮑盛剛先生所設想的“中美關系的五大前景”:一,中國自我崩潰或者被遏制,美國繼續安心地主導世界;二,中美脫鉤,各走各的,或者形成相互對峙的新冷戰格局;三,中美共治;四,美國繼續衰退,中國取而代之;五,在新型大國關系基礎上,重建中美關系與世界秩序。

    中國可能自我崩潰或者被遏制嗎?

    美國能夠繼續安心地主導世界嗎?

    在西方的輿論場中,中國都“崩潰”了幾十年了,卻還沒有崩潰,大概也就崩潰不了了。

    中國的上層建筑、政治體制,決定了中國不可能崩潰,決定了中國不可能被遏制。

    那么,在這樣的前提下,美國想要繼續安心地主導世界,就是不可能的了。

    因為,美國的霸權與中國的發展,是水火不容。

    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

    既然中國崩潰不了,既然中國不可能被遏制,那么,美國的霸權,就必然終結;美國,就必然地不可能繼續安心地主導世界。

    中美能夠脫鉤嗎?

    中美能夠各走各的,從而形成相互對峙的冷戰新格局嗎?

    美國倒是想脫鉤。

    但是,這個世界,不是美國一家的世界,而是世界各國共同的世界。

    如果世界上的其他國家,都不同意與中國脫鉤,那么,美國單方面的與中國脫鉤,可能嗎?

    人不可能將自己的腳,兩次地投入到同一段河流中,因為,河水是流動的。

    世界曾經經歷過一次冷戰,所以,想要再次形成一個冷戰格局,美國愿意,中國不愿意。

    中國不是蘇聯。

    中美能夠共治世界嗎?

    你玩,我不陪。

    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中國不搞霸權主義。

    所以,中美共治,是不可能的。

    中國能夠取代美國嗎?

    世界性的政治文化氣候,對于社會主義中國來說,還是處在寒冬之中。

    所以,中國還要繼續韜光養晦,中國不可能取代誰。

    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中美之間,能夠在新型大國關系的基礎上,重建相互關系與世界秩序嗎?

    這個,才是我們應該追求的方向。

    多邊世界,世界多極化,才是中國和美國,能夠共同接受,也必須共同接受的世界新秩序。

    所以,“中美位置互換”,“中國不費一槍一彈擊敗美國”那樣的話,以后,就不要講了。

    前路曲折,中國,還要勉力前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區肖港鎮永華村人,高中文憑,農民工,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致力于中國古典哲學《易經》的思考研究。關注中國現實。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nmlzk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分分赛车开奖 今日3d专家预测号码 山水广西麻将1 找回我的游戏美女捕鱼 做一个棋牌app多 谁有极速赛车微信群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 海南麻将番是什么意思 股票市场大盘 四肖期期准 浙江麻将怎么玩法介绍 重庆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江苏快三今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