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牛跡山民 - 曹建明 首頁
“中美貿易戰爭”之我見
2019-11-15
字號:
    “中美貿易戰”,雖然是以貿易戰爭為主,故而名為“貿易戰”,但是,圍繞、以及伴隨著這場“貿易戰”的,還有中興、華為等中國高科技企業的被打壓;華為高管孟方舟的被扣留;美國針對中國特定人群的出入境管制;中國香港地區的暴亂;臺灣問題;以及一些美國人公然宣稱的“文明沖突論”等等。

    這場貿易戰爭,實際上是在中國相對美國處于戰略上升態勢,美國相對中國處于戰略收縮態勢之互動狀態下的、美國針對中國發起的一場戰略防御性戰爭中的進攻戰。

    美國方面以實現貿易平衡為名,發動這場戰爭,而其真正的目的,卻是要打碎中國的政治體制,改變中國的經濟模式,使得中國的政治、經濟制度,能夠符合他們美國人所制定的國際霸權秩序,以保證他們美國的霸權地位不受威脅,以使中國的發展從實質上不會對他們的美國霸權構成威脅。

    這場戰爭才剛剛開始,對中國經濟的影響還不是太大,對中國政治的影響更是微乎其微,香港的暴亂,更是促進了大陸民眾的愛國愛黨之熱情,促進了大陸民眾對政府的支持與擁護,所以,根據現在的局面,相當多的中國人,可能會對這場戰爭的發展走向,預計不足。

    但是,這場戰爭,其實比我們許多人所預想的,可能要持久和復雜得多,也要危險得多。

    對此,我們不能沒有心理準備,也不能不對這場戰爭,形成一個充分的理解和認識。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要理解和認識這場戰爭,我們必須要認識戰爭的雙方,和這場戰爭的環境。

    也就是說,我們不但要認識我們中國,也要認識他們美國,還要認識歷史的發展趨勢和當今的世界格局。

    一、認識中國

    相對于世界來說,中國是一個十分特殊的國家。

    不但中國的歷史特殊,中國的現行政治、經濟體制,也是十分特殊的。

    中國是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國家。

    什么叫“社會主義”呢?

    “社會主義”,是和“資本主義”相對應的。

    “資本主義”就是市場經濟條件下的自由主義。

    在政治上,“資本主義”講究民主共和、黨派競爭,這就有利于資本操控政權。

    從本質上說,這就是資產階級專政;所謂的黨派競爭,不過是資產階級的左右手互搏而已。

    在經濟上,“資本主義”講究純粹的“市場經濟”,反對政府調控。

    這實際上也是有利于資本之間的大魚吃小魚,而忽視社會生產的整體協調與平穩發展。

    總的來說,“資本主義”就是泛自由主義,就是以資本為本,而不是以人為本。

    在“資本主義”社會,民眾是資本家的奴隸,資本家是資本的奴隸;整個社會,都被物化,而缺少人性的良知。

    與“資本主義”相對,“社會主義”就是公共經濟條件下的統籌主義。

    在政治上,“社會主義”講究民主集中、統一領導,這有利于形成共識、提高整個社會的決策和發展效率。

    從本質上說,這就是人民民主專政;所謂的統一領導,就是為了防止一些高級人群操控集團政治,利用集團對抗形成的權力真空謀取一部分人的個人私利。

    在經濟上,“社會主義”遵循嚴格的計劃經濟,反對自由主義。

    這實際上就是為了維護社會秩序,盡量完善社會公平機制。

    總的來說,“社會主義”也有人與人之間的不平等,但是,“社會主義”不會放任不平等現象的擴大,而是盡量促進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的持續發展與提高,“社會主義”不是以物為本,而是以人為本。

    那么,“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又是個什么情況呢?

    這就是說,“社會主義”的藍圖是好的,但是,我們現在還達不到那一步;我們現在的生產力水平,還不支持我們達到那一步;所以,我們就根據我們現有的生產力水平,加上我們中國人固有的人文精神,來搞成一個“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這個“社會主義”,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而是一個朝著“社會主義”的理想前進的“社會主義”。

    就是,以我們的民族精神為推動力,生產力的水平,容許我們達到哪一步的“社會主義”,我們就前進到哪一步的“社會主義”。

    我們的“社會主義”,是一個不斷地向著最終的理想前進的“社會主義”。

    既然我們是在不斷地向著“社會主義”前進,那么,我們現在,是前進到了哪一步呢?我們現在,到底是在“社會主義”的哪一個發展階段呢?

    我們現在是擁有了社會主義民主集中制的政治體制,但是,在生產力水平上,我們還很落后,我們還處在“社會主義”的初級發展階段。

    這個意思就是說,我們現在還是在市場經濟的條件下,是處在資本主義的經濟基礎之上,我們現在的社會制度,名義上是“社會主義”,實際上,還是有著相當多的資本主義的元素。

    所謂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是建立在資本主義的經濟土壤上的“社會主義”。

    當然,更主要的,還是我們現在,在這個世界上很孤立,當今世界,堅持“社會主義”的國家不多。

    預計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社會主義”的力量,都會在世界上處于弱勢地位。

    不過,雖然我們面臨的問題很多,但是,我們的社會制度,已經顯示出了強大的優越性,已經煥發出了勃勃生機。

    我們的國有經濟占主導地位的宏觀調控、微觀搞活的經濟體制,不但煥發出了自身內部的經濟活力,促進了國民經濟的大發展,而且,還阻止了美國金融霸權對我們的“薅羊毛”。

    正像工業生產興起,農業生產就淪為工業生產的造血機,被工業生產不斷抽血一樣;金融業經濟興起,工業生產就淪為金融業經濟的造血機,被金融業經濟不斷抽血。

    這就是從前的工業化國家,特別是處在世界霸主位置的美國,不再重視工業生產,而將大量工業生產轉移到發展中國家的原因;這就是美國本土產業空心化的原因。

    但是,很不幸,美國的產業空心化,正遇上了中國的國門開放,大量的西方工業,被淘汰之后,就轉移到中國來了。

    而中國的政治經濟體制,又不是資本主義的自由體制,國際金融想對中國工業“薅羊毛”,又不是那么容易。

    于是,中國發展了,美國不妙了。

    二、認識美國

    美國是當今世界的霸主。

    它這個霸主的霸權,來源于其軍事霸權和金融霸權。

    軍事霸權是底氣,金融霸權是手段。

    正是因為,美國是靠金融霸權“薅羊毛”而站立在世界經濟的頂端,所以,對于給世界經濟造血與供血的基礎性工業生產,它就不那么在乎。

    這是美國產業空心化的根本原因。

    但是,維持那種向世界“薅羊毛”的金融經濟模式,就必須要讓世界經濟,在他們所控制的范圍內;必須要讓整個世界經濟,服從他們所制定的金融與經濟秩序。

    但是,中國以“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游離于他們所制定的金融與經濟秩序之外,使他們無法針對中國“薅羊毛”。

    這造成了兩個結果:一個是,中國經濟乃至于綜合實力穩步發展,相對美國具有追趕之勢;第二個是,中國的發展,改變了世界的格局,破壞了世界的秩序,使得美國的霸權,感受到了威脅。

    所以,為了阻止中國的發展,為了維持由他們美國霸權所制定的世界秩序,為了不讓中國塑造和制定出新的世界秩序,美國就不得不發起對中國的“貿易戰”,不得不要求中美貿易達到“平衡”。

    那么,中美貿易,能夠達到“平衡”嗎?

    中國有大量的產品可以賣給美國,而美國卻沒有多少產品可以賣給中國;他們有些能夠賣給中國的產品,又恰恰是他們不愿意賣給中國的產品。

    這怎么能夠實現貿易平衡呢?

    中國想買的,他們不愿意賣;中國想賣的,他們又不愿意買,這是貿易平衡的問題嗎?

    這原本就是中國的政治經濟體制,導致他們不能在中國“薅羊毛”,所以,他們就要以“貿易戰”為名,逼迫中國改變政治經濟體制,以便于他們對中國“薅羊毛”好不好?

    這明明就是中國經濟的發展,增強了中國的綜合實力,威脅到了他們美國的霸權好不好?

    那么,既然不是貿易平衡不平衡的問題,而是要中國改變社會體制,向他們投降的問題,這個問題,還有得談嗎?

    當然就是邊打邊談了。

    因為美國人不太了解中國,他們過高地估計了他們自己的力量,也過低地估計了中國政府和人民的意志,所以,這第一個回合,他們注定是要以失敗而告終的。

    那么,接下來,他們會怎么做呢?

    他們肯定是要總結經驗,查找失敗的原因。

    這個原因,就是他們太小看了中國,他們太輕敵了。

    所以,他們接下來,就要正視中國,就要認真地研究,怎樣才能夠打敗中國。

    那么,在中國的經濟體量已經接近于他們美國,僅憑他們美國一家,不能夠壓服中國的情況下,接下來,他們肯定就是要放棄“美國優先”,而團結他們的整個資本主義世界,盡力地鼓動他們的整個資本主義世界,來個第二次“八國聯軍進攻中國”了。

    當然,這個第二次“八國聯軍進攻中國”,不會是軍事上的進攻,而只可能是政治、經濟、外交和文化上的進攻。

    但是,即便僅僅是政治、經濟、外交和文化上的進攻,如果美國的圖謀能夠實現,如果中國真的是被他們整個資本主義世界所圍困的話,那么,中國的日子,還是會很難過的,中國的未來會怎么樣,還真的是個問題。

    所以,第二階段,中國和美國的戰場,就不是在中美之間,而是在整個世界,是美國在整個世界范圍內組織對中國的政治、經濟、外交、文化方面的圍剿,和中國在整個世界范圍內破解美國所組織的對于中國的各種圍剿。

    要知道,社會主義國家,在世界上,屈指可數;而資本主義國家,在世界上,是占絕大多數。

    如果美國放低姿態,一心團結全世界的資本主義國家與中國為敵,那么,中國打破圍剿,與整個世界建立各種聯系,不是說不可能,肯定是會很艱難。

    所以,這第二個回合,肯定是比第一個回合要復雜、困難得多,國人,要認真學習《論持久戰》了。

    而如果經過我們的《論持久戰》之努力,我們最終挺過了這一關,那么,緊接著,中美較量,就會進入第三個回合。

    這第三個回合,就是熱戰,就是經濟與貿易戰爭,變成政治與外交戰爭,再變成軍事戰爭。

    有人說,中美兩國都是核大國,這軍事戰爭,能打嗎?這熱戰,打得起來嗎?

    那么,我們要反問,中美較量,美國能輸嗎?美國會甘愿被中國所趕超嗎?美國能夠接受他們世界霸權的失落嗎?

    如果美國不能輸,如果美國不甘愿被中國所趕超,如果美國不接受他們世界霸權的失落,那么,他們為什么不敢熱戰?他們為什么不敢打軍事戰爭?

    在不打熱戰,就是百分之百的輸,打了熱戰,還有百分之五十的贏之可能的預期之下,他們為什么不打熱戰?他們為什么不發動軍事戰爭?

    當然,核戰爭,他們是肯定不想打的。

    有臺灣、香港的例子擺在那里,只要打垮了中共政權,則中國,并不可怕,“華人治華,高度自治”,對他們西方世界,就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所以,他們只是與中共為敵,并不會與全體中國人民為敵。

    在這樣的前提下,只要他們限定、并且清晰地表達了他們的這個戰略意圖,則他們相信,他們沒有給中共,提供發動核戰爭的理由。

    剩下的,就是他們防備中共方面,以核戰爭來捍衛中共的政權了。

    那么,中共方面,即使失去政權,只要敵方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則中共也不會使用核武器。

    那么,中共方面又如何限定自己的作戰范圍,不使敵方,具有發動核戰爭的理由呢?

    中共方面的戰略目標,就是要將美軍趕出東亞,而不會反擊到美國本土。

    只要美國本土不遭到中共的攻擊,則中共,就沒有給美國提供發動核戰爭的理由。

    這就是一場在核準備狀態下的常規性戰爭。

    這是一場雙方向世界聲明,自己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核準備狀態下的常規性戰爭。

    三、認識世界

    如果單純地是中美兩方面較量的話,則歷史的經驗證明,即使中國在各方面都還不如美國,中國,也是不懼和美國一戰。

    中國絕對有戰勝美國霸權主義的自信心。

    但是,世界環境,對中國十分不利。

    中國,現在不講意識形態。這并不是這個世界沒有意識形態。“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本身就是一種意識形態。

    問題是,中國現在,玩不起意識形態。

    整個世界,兩百多個國家,只有區區中國、朝鮮、越南、老撾、古巴五個“社會主義”國家;其余的,都是“資本主義”國家。

    這個意識形態,我們還怎么玩?

    有人會說,中國的發展勢頭這么好,證明了“社會主義”的優越性,我們可以據此輸出革命,在世界上多創造出一些“社會主義”國家啊。

    這種想法,是好的。

    但是,這種想法,也是沒有現實基礎的。

    第一,世界很大,中國相對這個世界,卻很小;世界上現在有70多億人口,中國,只有14億人口;世界上許多國家的人均收入,都比中國的人均收入高很多;中國還是個發展中國家,中國的實力,相對沒有那么強大;中國的國際影響力,相對,更是撐不起我們的這份輸出革命的雄心。

    輸出革命,輸出的是血;收獲的,是雪。

    這個投入和產出的賬,沒法算。

    當然,除了我們自身的實力有限之外,還有一個更深刻的問題,使我們無法輸出革命——

    第二,歷史的氣候,不適宜中國大搞輸出革命。

    馬克思主義哲學,有一個經典的歷史學觀點:生產力決定生產關系,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

    “社會主義”的上層建筑,是“人民民主專政”,是“各盡所能,按需分配”。

    那么,這個上層建筑所需要的經濟基礎是什么?

    就是充足的工業生產能力,與充足的信息處理能力。

    沒有這兩項條件,怎么實現“各盡所能,按需分配”?

    那么,以這樣的條件要求,我們現在,離真正的“社會主義”,還有多遠呢?

    應該是,還有十萬八千里吧。

    所以說,氣候不到,輸出革命,等于是挑水填井,白費力氣。

    那么,為什么我們中國,還有朝鮮、越南、老撾、古巴,能夠堅持“社會主義”,并且,相對地也還搞得不錯呢?

    這就又引出了第三個問題——

    第三,民族的特性,造就出民族的歷史。

    春生夏長,秋收冬藏;氣候的變化,決定作物的生長;作物的生長,都是適應一定的季節氣候的。

    而人類社會,就像作物與氣候的相適應一樣,也是具有季節氣候,也是具有與這個季節氣候相適應的社會變化的。

    農業生產造就奴隸社會和地主社會,工業生產造就資本主義社會和社會主義社會。

    這農業生產跟工業生產,就如季節氣候;而各種社會形態,就如這些季節氣候中,應運而生的作物。

    而在按季節生長的過程中,任何種類的作物,也會按照品種的不同,都有早熟、中熟、晚熟的區分。

    這就是馬克思主義哲學所說的:“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外因通過內因而起作用”。

    任何一種生產力水平的起始階段,都充滿著擴張性,它就需要自由的環境和自由的精神;任何一種生產力水平的成熟階段,都會具有收斂性,它就需要協調的環境和協調的精神。

    也就是說,奴隸社會是農業生產力水平的起始階段,它就充滿著擴張性,它就需要自由的環境和自由的精神;地主社會是農業生產力水平的成熟階段,她就具有收斂性,它就需要協調的環境和協調的精神;資本主義社會是工業生產力水平的起始階段,她就具有擴張性,它就需要自由的環境和自由的精神;社會主義社會是工業生產力水平的成熟階段,她就具有收斂性,它就需要協調的環境和協調的精神。

    中華民族的文化特性,與西方民族的文化特性,是不一樣的,甚至是具有對應性的。

    我們中華民族的文化特性,就是收斂、內在,崇尚中庸和諧;而西方民族的文化特性,就是外向、張揚,崇尚個性自由。

    這就導致我們中華民族不適應于一些生產力水平的起始階段,如奴隸社會和資本主義社會,而適應于一些生產力水平的成熟階段,如地主社會和社會主義社會;相反地,西方民族就適應于一些生產力水平的起始階段,如奴隸社會和資本主義社會,而不適應于一些生產力水平的成熟階段,如地主社會和社會主義社會。

    所以,中華民族很早就脫離奴隸社會,進入到地主社會,還賴在地主社會里不走,而遲遲不肯進入資本主義社會,一旦進入資本主義社會,就又很快地逃出資本主義社會,跳進社會主義社會;相反,西方民族是賴在奴隸社會不走,很晚才進入地主社會,一旦進入地主社會,又很快逃出地主社會,跳進資本主義社會,預計,將來也會賴在資本主義社會不走。

    還有一個很明顯的對比,中華民族和西方民族的農業生產階段,都經歷過一段封建體制。

    但是,中華民族的封建體制,是形成在奴隸社會的末期,是屬于奴隸社會政治體制的最高形式,也是奴隸社會的滅亡形式。而西方民族的封建體制,是發生在地主社會的初期,甚至經歷了整個西方地主社會,直至西方地主社會的滅亡。

    這說明什么呢?

    這說明中華民族崇尚協調,歡迎中央集權,而西方民族崇尚自由,拒絕中央集權。

    封建體制的本質,就是形式上的中央集權體制,實質上的貴族共和體制,她就是為實質性的中央集權之政治體制創造范式,是為實質性的中央集權之政治體制打好形式上的基礎。

    中華民族順利地從封建體制進入實質性的中央集權之政治體制,從而形成地主社會,這為中國地主社會的繁榮昌盛做好了體制上的準備,可以說是殊功至偉。

    而反觀西方社會,一直沒有從封建體制進入實質性的中央集權性政治體制,沒有從政治體制上滿足地主社會對于其自身之管理模式的要求,這就是西方地主社會短命的一個體制上的原因。

    所以,以這樣的情形推斷,即便經濟基礎滿足了充足的工業生產能力和充足的信息處理能力這兩項條件,西方社會的上層建筑,也會磨磨蹭蹭,不肯進入社會主義社會。

    更何況,在這兩項條件還沒有滿足的時候,我們去向西方社會輸出革命,幻想他們能夠接受我們的引導,走上社會主義道路,那不是對牛彈琴、癡人說夢嗎?

    反過來說,如果社會主義能夠在西方重新興起,那么,當初的蘇聯以及中、東歐的“社會主義”,就不會那么輕易地垮掉了。

    也有人會說,好吧,不向西方輸出革命,我們向南方,向阿拉伯世界輸出革命,不行嗎?

    還是那句話,按季節而生,自然熟的果子好吃,有營養;大棚蔬菜、反季節生長,催熟的果子,就變味了,也沒營養。

    我們是天生的社會主義的先行者,我們合該孤獨,我們就要能夠忍受孤獨。

    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當然,我們不僅僅是要忍受孤獨,我們還要經受得住考驗。

    即便我們不去輸出革命,因為我們的“社會主義”的榜樣存在,也會在他們“資本主義”的世界造成影響,使得他們的資本主義世界內部不穩,使得他們會對我們這種體制的存在,產生恐懼與仇視,于是,新的“八國聯軍進攻中國”,不是不可能,而是一定有可能。

    這將是一個長期的困難的局面。

    那么,面對這個長期的困難的局面,我們怎么辦?

    我們當然是要發展生產力,通過不斷地發展生產力水平,來改變這個社會氣候。

    只有改變了社會氣候,才能夠改變我們一花獨放的局面,才能夠贏得萬花齊放春滿園,我們才能夠得到許多朋友、盟友,才能夠從根本上走出困境,取得最后的勝利。

    而在這個過程之中,我們當然是要有一些具體的策略,去應對“八國聯軍”的圍攻,爭取在與這個“資本主義”世界的互動中,發展自己;也以自己的力量,去影響這個“資本主義”世界。

    首先,對于僅有的幾個“社會主義”國家,不管他們多么弱小,不管他們內部有多么大的問題,我們都要和他們相互團結、相互支持。

    因為,大家同氣連枝,是真正意義上的戰友、盟友。

    對于國家層面的問題,比如,中越之間的南海爭端,我們要本著朝前看的原則,求同存異、和平協商,不給我們的敵人挑撥離間我們這兩個“社會主義”國家的機會。

    除了“社會主義”的戰友、盟友之外,接下來,我們必須背靠背的,就是我們的不是盟友的盟友,就是我們的準盟友俄羅斯。

    為什么說,俄羅斯是我們不是盟友的盟友呢?為什么說,俄羅斯是我們的準盟友呢?

    因為,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俄羅斯是“資本主義”國家,所以,我們兩個國家之間,不可能是盟友。

    但是,我們還是盟友,我們是準盟友。

    這是因為,我們都是西方世界的敵人,我們都是歐美發達國家的敵人。

    西方世界,判斷你是不是他們的敵人,并不是以你是不是“社會主義”國家來判斷的,而是以你的文化特征,是不是與他們同類來判斷的。

    所以,俄羅斯雖然不是“社會主義”國家,但是,由于俄羅斯民族的文化特征,與他們西方民族的文化特征差異巨大,可能與他們和我們中華民族的文化差異一樣巨大,所以,中國和俄羅斯,就是他們的相同等級的敵人。

    雖然由于時代不同,他們會采取不同的策略,或者聯華抗俄,或者聯俄抗華,但是,中國和俄羅斯,都沒有被他們所征服,都是他們的勁敵,都是他們的重點打擊對象,這一點,中國和俄羅斯,應該是都有共識的。

    所以,中國和俄羅斯,就必須背靠背,相互信任、相互支持。

    當然,我們不會忘記,中國領導人訪問德國的時候,德國總理默克爾,曾經送給中國領導人一張滿清時期的中國地圖。

    默克爾的這個意圖,是再明顯不過。她就是要提醒中國,提醒中國領導人,俄羅斯侵占了中國的大片領土,俄羅斯是中國的敵人。

    那么,我們要不要接受他們的這個提醒呢?

    我們當然要接受他們的這個提醒。

    但是,在接受他們的這一個提醒時,我們還要接受他們的另一個提醒。

    就是,在中國香港發生“反送中”的暴亂時刻,俄羅斯政府,是站在中國政府一邊的,而德國政府及其他西方政府,是沒有站在中國政府一邊的,倒是他們的一些政府官員,是公開地站在“港獨”分子一邊,支持“港獨”分子的。

    那么,這個提醒和前面一個提醒聯合起來,我們,應該作怎么樣的思考呢?

    傻子才會以為,默克爾的這個提醒,是對中國的一番好意吧?

    除了和俄羅斯聯手之外,我們還要重點團結的對象,就是非洲大陸的一些國家了。

    除了美洲印第安人基本被西方殖民者滅絕之外,被西方殖民者禍害最慘的,就是非洲大陸了。

    現在的非洲大陸,也是世界上最貧困的地區。

    這都是拜西方殖民者所賜。

    所以,非洲一些國家,是我們天然的朋友。

    中國之所以能夠恢復聯合國的席位,就我們國家的前領導人的話來說,就是:“我們是被非洲朋友抬進聯合國的!”

    正所謂有錢的幫錢場,沒錢的幫人場。非洲朋友們雖然窮,可他們能夠給我們以感情上的支持。

    更何況,隨著中國經濟的越來越發展,我們和他們開展經濟合作的前景,就會越來越廣闊。

    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我們,就應該從非洲朋友那里開始。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有春風,就有夏雨。

    我們力所能及地多多地支援非洲朋友,我們也一定會從非洲朋友那里,得到豐厚的回報。

    當然,我們的近鄰,東南亞與印度,是我們出門所繞不過的坎。

    東南亞作為一個地區,她的內部狀況十分復雜。

    他們作為一個聯盟,為整體對抗外部勢力的影響,有加強凝聚力的必要。

    但是,由于歷史文化的差異,他們想要充分地融合,齊心協力共同發展,也是不容易。

    由于他們離中國較近,離美國較遠,中國是可以對他們投入很多,美國卻無法對他們投入太多。所以,中國是支持他們團結合作,以一個聲音對外發聲;而美國則是著力于在其中挑撥離間,利用個別國家,來作為美國在這一地區的戰略支點,為美國代言。

    東盟要走向融合不容易;中國要團結整個東盟,更不容易。

    所以,我們也要靈活應對,對于東盟各國,分別把握。

    印度是一個地區大國。她有她自身發展的訴求。

    在中美對抗之中,她也正可以利用其地區大國的地位,來兩邊要價。

    印度不可能站在中國一邊。

    那么,她能夠倒向美國嗎?

    畢竟她是一個大國,她應該有她的大國智慧。

    她可以兩邊要價,但是,她不可以選邊站。

    鑒于中國和印度的歷史糾結,我們不可能對印度希望太多,卻也不能不努力去爭取一個比較和平的中印關系。

    所以,對于中印關系的總原則,我們是要示之以強,曉之以理,誘之以利。

    從西亞到中東,這是我們過去的絲綢之路。

    如今,這里也是美國勢力最想到達,卻也最力不從心的地方。

    在阿富汗,美國陷入泥潭,是進退兩難。

    對伊朗,美國是耀武揚威,卻也自取其辱,被伊朗搞得下不來臺。

    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美國得手了,又沒有得手。

    美國和俄羅斯,在這里扳手腕,難分伯仲。

    不過,鑒于這個地區的宗教文化形勢,雖然中國在這一地區有著極大的經濟利益,在政治上,我們卻不能不謹慎行事。

    無為而無不為。

    利用俄羅斯在這一地區的傳統優勢,我們支持俄羅斯,通過俄羅斯來得到我們想要的,這也不失為一個曲徑通幽的辦法。

    南美洲是美國的后院。

    那里的情況,也不像是一戶人家的后院,是常常起火。

    可見,美國在全世界煽風點火,她自己把自己的后院,也沒有打理好。

    她自己的后院,不要人點火,卻是常常自動起火。

    不過,中國到那里去賺錢可以,想以此去和美國在那里扳手腕,卻是不行。

    我們不搞意識形態,我們到任何地方,都是為了賺錢。

    中國真正要和美國角力的地方,是歐洲。

    因為,那里是全世界最發達的地區,那里是美國盟友最集中的地方,美國對中國發動第二輪進攻,主要就是要利用她的這些盟友和這些盟友在世界上的影響力,來對中國進行發難。

    所以,打破美國對中國的第二回合的進攻,我們的主戰場,就是在歐洲。

    如果整個歐洲和美國沆瀣一氣,共同對中國發難,以他們的全部實力在全球的影響力,那確實是會讓中國夠受的。

    那樣的結果可能就是,中國只能是在自己的家里玩,根本就走不出去。

    但是,畢竟今天的中國,不同于往日,如果世界少了中國的參與,那么,今天的這個世界,也必定很難受;他們歐洲,也必定很難受。

    資本主義的本質,就是自私自利,所以,美國想讓他們的整個資本主義世界鐵板一塊,根本是不可能的。

    這就是我們的可乘之機。

    我們就是要利用他們資本主義的自私自利之本性,在他們之間打楔子,在他們中間制造替我們說話的人。

    還記得抗美援朝戰爭時期的一句名言嗎?

    “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和錯誤的敵人,進行了一場錯誤的戰爭!”

    這句話是英國人指責美國人的。

    可以說,英國人對早日結束抗美援朝戰爭,是出了很大的力的。

    如果按照美國人的尿性,說不定,他們真的會將抗美援朝戰爭擴大到中國境內。

    那樣,即使是他們最后會敗得更慘,但是,我們中國,卻也是會遭受更大的損失啊。

    所以說,英國人阻止戰爭的擴大,是為了他們自己,但也確實是給我們幫了很大的忙。

    那么,為什么英國人會發出和美國人不同的聲音呢?

    因為,他們和美國人,對中國的看法不一樣。

    而他們的這個不一樣的看法,當然在很大程度上,是我們中國所主動追求到的結果。

    美國人作為西方世界的老大,他們對整個西方世界負有領導責任,他們的立場,就要站在他們整個西方世界公共的立場上,所以,他們的立場,相對就沒有多少回旋的余地。

    而英國人作為西方世界的老二,在他們西方世界,是有相當大的發言權的,可他們又不是領導者,又不用對他們的這個圈子負領導責任,于是,他們就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率性發言。

    他們沒有多大的責任壓力說出來的話,肯定也是不用負多大的責任的,卻會給這個集團最后的決定,發生很大的影響。

    而這一點,就可以被我們所利用。

    英國人之所以對中國的看法不同于美國,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兩件事情的影響。

    第一件,是1949年長江“紫石英號事件”。

    1949年4月,中國人民解放正準備發起渡江作戰,正準備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英國海軍遠東艦隊“紫石英”號護衛艦,無視人民解放軍“外國艦船限期撤離長江”的公告,且不聽從警告,強行闖入解放軍預定的渡江江段,遭到了解放軍的炮擊。"紫石英"號開炮還擊。在炮戰中,"紫石英"號重傷擱淺。隨后,解放軍炮兵又將先后趕來增援的英國海軍"伴侶"號驅逐艦、"倫敦"號重巡洋艦、"黑天鵝"號護衛艦擊退。此后,雙方就事件責任及"紫石英"號被扣的問題,展開接觸和談判。而在這個談判的過程中,解放軍在“紫石英號”受困于其控制區長達三個月的時間內,并沒有解除該艦的武裝,或登艦俘虜其艦員,相反地,還向他們提供了某些生活上的便利。甚至在“紫石英號”最后逃走的時候,實際上是在關鍵時刻,有些故意放水,從而讓其得以逃走。

    這樣的處理結果,是既表明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強硬態度,又給英國政府留下了面子,避免他們因為外交失敗,而受到他們國內民眾的責難。

    第二件,就是香港問題。

    中國人民解放軍兵臨城下,英國人本來是打算逃走的。

    只要解放軍進攻香港,他們就會立即逃跑,不會抵抗。

    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能力進行抵抗。

    但是,解放軍并沒有進攻香港。

    這件事情,也無疑地是給了他們很大的觸動。

    雖然,他們不一定明白中國不以武力收回香港的用意,但是,他們起碼是知道了,中國的新政權,不是那么生硬,他們還是可以打交道的。

    而中國通過自己給英國人留下的這個印象,在后來的外交活動中,無疑地是占了很大的便利。

    所以,對不同的對象,區別對待,這是很重要的。

    總的來說,有兩種對陣局勢,我們可以通過努力,從中選擇其一。

    這兩種對陣局勢,就是美國在前,帶領一眾小弟發難于中國;和美國在后,鼓動一眾小弟發難于中國。

    這兩種局勢,我們肯定是要努力地選擇第一種,而盡量地避免第二種。

    因為,如果是美國親自赤膊上陣,那就說明她的領導力不夠,她的一眾小弟在后面吼得熱鬧,多半就是會干吆喝而不行動的,也就是說,這實際上就是我們和美國單打獨斗;而如果是美國在后面壓陣,鼓動一眾小弟沖鋒在前,那我們就不好玩了,因為,耗費力氣應付了那些小鬼,我們可能就沒有多大的氣力應付美國這個大鬼了。

    當然,就像解放軍對付國民黨的中央軍和雜牌軍一樣,我們也可以用強攻和勸降的兩種方式。

    像黃百韜那種死命邀功的雜牌軍,我們就狠狠地打擊,以殺雞儆猴;對于能夠動搖的雜牌軍,我們就盡量地利誘他們轉移陣線。

    即便是對美國自己的五十多個州,我們也可以對他們區別對待、分化瓦解。

    總而言之,我們自身已經具有這么大的體量,美國無非是和我們脫鉤,但并不能像從前那樣封鎖我們,圍困我們。

    只要我們牢牢地把握住經濟發展這個主線,著力地提高生產力水平,從而改變整個社會的氣候,美國人想折騰,就讓他們折騰去吧。

    最后,我們就回頭再看東北亞,看看朝鮮和日本。

    朝鮮半島的分裂,是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果,是蘇美兩霸爭霸的結果。

    而蘇聯垮臺了,朝鮮半島還沒有統一,這又是由于蘇聯輸送給朝鮮半島的“社會主義”,對接了包括朝鮮在內的“中華文明圈”,是“中華文明圈”的文化特性,成為了朝鮮“社會主義”的“續命還魂丹”,支持著朝鮮人民的“社會主義”信仰。

    而中國勢力,接替蘇聯勢力,繼續對抗著美國的壓力,也使來自外部的美國力量,無法將朝鮮“社會主義”完全壓垮。

    可想而知,最艱難的時刻已經過去,朝鮮半島不可能以“德國模式”統一;朝鮮半島,只能以“越南模式”統一。

    那么,朝鮮半島,什么時候能夠統一呢?

    這不取決于朝鮮半島內部,而取決于中美之間的對抗。

    南韓的經濟,比北朝鮮要發達得多,但是,南韓并不能對北方朝鮮發起“統一祖國”的攻勢,這是因為,他們在政治上過于衰弱。

    韓國總統,是世界上最為高危的職業之一。

    韓國總統,沒有幾個正常完成任期下臺的,大多是非正常下臺;并且,下臺就是從青瓦臺,直接走進監獄,要么,就是死于非命。

    這就是韓國國內的民族主義勢力,激烈對抗美國的殖民主義統治的結果。

    但是,韓國乃至于整個朝鮮民族的民族主義勢力過于弱小,不足以對抗強大的美國殖民主義勢力,這就是朝鮮民族的悲劇所在。

    所以,朝鮮半島的統一,不依賴于朝鮮內部,而依賴于朝鮮外部,依賴于中美對抗的結果。

    朝鮮半島的統一,就標志著中美對抗的結局,是中國勝出,美國失敗。

    但是,朝鮮半島的統一,不會在中美之間造成很大的震動,卻會極大地震動日本。

    日本也是被美國殖民統治的。

    相對來說,日本民族具有模仿的特性。

    在中國宋朝之前,日本是仰慕中國文化,模仿中國的唐宋政治體制。

    中國宋朝之后,日本看中國不行,就又模仿一些中國北方少數民族,企圖吞并朝鮮、入主中原。

    到西方文化擴張到東方,日本就又脫亞入歐,模仿西方。

    如果西方文化顯示出頹勢,日本就又免不了再次回歸東方,模仿中國。

    這是日本會發生“社會主義”革命的內因。

    日本發生“社會主義”革命的外因,就是他們深受美國殖民統治的壓迫,他們要尋求民族解放。而朝鮮半島的統一,是向他們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號,就是美國不行了,他們可以借助中國的勢力,一舉將美國人趕出日本了。

    但是,韓國人的反抗,美國人可以忍;而日本人的反抗,那就是“嫂可忍,叔不可忍”(是可忍孰不可忍)。

    日本是美國堅守東亞的最后防線。美國失去日本,就意味著她失去了東亞。她失去了東亞,就意味著她屈服于了中國。她屈服于了中國,就意味著她失去了世界霸權。

    所以,圍繞日本,美中必須一戰,不戰不能定輸贏。

    而這次戰爭,不可能是磨磨蹭蹭的戰爭,它必將是突襲戰、閃電戰,是一場一招制敵的大規模戰爭。

    所以,戰爭雙方,是預則立,不預則廢。

    戰爭的勝負,取決于雙方的武器性能,更取決于雙方的戰前準備,更取決于雙方的戰略洞察與判斷能力。

    四、原則與歷史

    總的來說,雖然,我們的主要對手是美國,但是,我們的對手,又不僅僅是只有美國,我們面對的,是整個資本主義世界,和整個資本主義世界的歷史。

    所以,我們面對美國這個主要對手的方法,就不是依靠單打獨斗,也不是依靠力拔山兮氣蓋世、橫掃千軍如卷席,而是要依靠我們扎扎實實地發展生產,提高生產力水平。

    我們要以改變社會氣候、改良社會土壤的方法,去削弱對手、改變對手,改變歷史。

    我們不要幻想著依靠一場場運動,一次次戰役,像農民起義似的,去打倒對手。

    那樣的斗爭方法,只能搞垮一個政權、搞垮一屆政府,卻打不倒我們的對手。

    那是舊瓶換新酒,換湯不換藥。

    等到新的資本主義政權、新的資本主義政府起來,他們還是我們的對手。

    只有提高生產力水平,改變社會氣候,使資本主義失去生存的土壤,我們,才有可能徹底打倒我們的對手。

    地主階級不是被農民起義的運動所打倒的,而是被工業生產力的生產水平,改變了社會氣候,消滅了地主階級所賴以生存的土壤而打倒的。

    還有,面對美國霸權主義,我們不能僅僅想到美國霸權主義,我們還要想到在美國霸權主義之后,還會有其他的資本主義國家或集團的霸權主義。

    所以,我們的斗爭對象,就不是美國這個國家,而是資本主義世界的霸權主義這種思想與做派;我們的斗爭目標,不是要把美國斗垮,而是要創造一個多極世界,是要讓世界上,不再有霸權主義的苗頭。

    既然我們反對霸權主義,當然,我們自己也不能搞霸權主義。

    我們要堅定不移地“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

    霸權主義是資本主義的一種表現形態,它欺負弱小,而它最仇視的,就是“社會主義”。

    所以,“社會主義”在一個資本主義世界中的最好的自我保護的方法,就是反對霸權主義,營造一個多極性的資本主義世界。

    歷史是一條螺旋線。

    歷史上的過去、今天、和明天,在層次上不同,但是,在形式上,往往是具有相同、相似的特征。

    資本主義社會的性質,與奴隸社會的性質,是具有同一性的;所以,資本主義社會的歷史形態,與奴隸社會的歷史形態,也必然地會具有相似性。

    西方社會有西方社會的奴隸社會之歷史,我們中華民族有我們中華民族的奴隸社會之歷史。

    作為龍的傳人,我們在這個資本主義的時代,回顧一下我們自己民族的奴隸社會的歷史,應該是很有必要的。

    我們中華民族的奴隸社會的歷史,是從三皇時代開始的。

    三皇,就是庖犧氏、女媧氏、和神農氏。

    庖犧氏,就是趙寶溝文化的主人。

    女媧氏,就是仰韶文化的主人。

    神農氏,也是仰韶文化的主人。

    不過,仰韶文化分為半坡文化和廟底溝文化前、后兩個階段。

    女媧氏是屬于半坡文化及其之前的時代,神農氏是屬于廟底溝文化時代,他們是前、后繼承的關系。

    與趙寶溝文化和半坡文化同時存在的,還有中原地區的磁山文化和裴李崗文化,以及山東地區的北辛文化。

    大約在距今6500年左右,趙寶溝文化入侵中原,稱霸天下。

    這時候,他們就被稱為祝融氏,而被他們所征服的磁山文化和裴李崗文化的主人,就被稱為共工氏。

    這個時代,就是中華民族奴隸社會的第一個時代,她也是我們中華民族開始正式形成的時代。

    在祝融氏稱霸天下110年之后,他們“都淮陽,東封泰山”,去進攻山東北辛文化的主人。

    結果,就為我們后人留下了“龍馬精神海鶴姿”的詩句。

    “龍馬”,就是當時祝融氏部族的圖騰;“海鶴”,就是當時北辛文化之主人的圖騰。

    這種“龍馬精神海鶴姿”的局面,就給中原地區的共工氏部族以可乘之機。

    于是,共工氏部族“以水乘木,乃與祝融戰”。

    這時,前鋒已經發展到黃河南北的陜州與中條山地區的女媧氏,也來“以濟冀州”,幫助共工氏部族,打垮了祝融氏部族留守河北的黑龍氏。

    于是,祝融氏部族大敗而逃,一路逃到湖南,被后人稱為伏羲氏。

    隨后,女媧氏就提倡“斷鰲足以立四極”。

    “斷鰲足以立四極”的含意,就是“四岳并舉、天下結盟”。

    “四岳”,分別是東岳泰山,她是北辛文化之主人的神山;西岳華山,她是仰韶文化之主人的神山;南岳衡山,她是伏羲氏部族的神山;北岳恒山,她是共工氏部族的神山。

    “四岳并舉,天下結盟”的實質,就是部族共和,大家相互尊重各個部族的主權。

    “天下結盟”形成之后,中華民族第一階段的歷史,就結束了。

    中華民族的奴隸社會,就由霸權時代進入到共和時代。

    這時候,大家專心發展生產,相互學習生產經驗,提高農業生產技術。

    而這里面聯系各方,為傳播技術起著重要作用的,就是天下的盟主。

    所以,當時的盟主就稱為神農氏。

    這個時代,也叫神農氏時代。

    “天下結盟”的政治形式,就像是今天的聯合國。

    那時候的盟主,就像今天的聯合國秘書長。

    盟主是在各個部族之間,起到聯系、協調的作用,并沒有對各個部族發號施令的權力。

    不過,他的地位,應該比今天的聯合國秘書長的地位尊崇,他會得到各方的尊敬與尊重。

    神農氏時代,中原地區的磁山文化和裴李崗文化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廟底溝文化。

    也就是說,仰韶文化這時候統治了中原。

    而在庖犧氏的故土遼西地區,趙寶溝文化轉變成了紅山文化。

    在山東地區,北辛文化轉變成了大汶口文化。

    這些文化的轉變,無疑地是天下融合與碰撞的結果。

    而除了以上三大文化之外,逃到湖南的伏羲氏,先是在湖南融合當地土著文化,發展出湯家崗文化和高廟文化。然后,他們又潛回長江以北,在安徽潛山地區,與當地土著融合,發展出薛家崗文化。他們以潛山地區的天柱山,為他們的新“南岳”,依托潛山地區向東發展,在巢湖東邊又發展出凌家灘文化。

    顯然,伏羲氏部族“東封泰山”的夙愿未了,他們的子孫,是前仆后繼,矢志不移。

    而庖犧氏的后裔,除了遼西地區的紅山文化之主人和巢湖地區的凌家灘文化之主人之外,還有中原地區的少典氏部族,也就是軒轅黃帝的有熊氏部落所在的部族。

    少典氏部族,是由伏羲氏逃到湖南后,他們留在中原,被女媧氏部族所收容的一些殘部所組成的。

    “天下結盟”的政治體制,雖然有效地控制了四大部族之間的相互攻伐,但是,奴隸社會的生產力水平,決定了這個時代,就是一個相互競爭,相互攻伐的時代。

    所以,部族之間相互忍讓的結果,就是各個部族內部的部落與部落之間,又會相互地大打出手。

    于是,部族內部的階級矛盾,大于了部族外部的部族之間的矛盾。

    這樣,各個部族內部的強勢者與弱勢者,為了在內部的階級斗爭中不落下風,就紛紛地去部族外部尋求同盟者,于是,階級斗爭,就導致了中華民族的大融合。

    這是一個混亂的時代。

    這個時代,具有階級戰爭與部族戰爭兩種類型的戰爭。

    兩種類型的戰爭相互交織。

    而最后,兩種戰爭的勝利者,都是庖犧氏的后裔——軒轅氏和應龍氏。

    他們都是龍的傳人;但是,他們卻有著不同的立場,不同的價值觀。

    軒轅氏所在的少典氏,長期地處于弱勢地位,他們的價值觀就傾向于抑強扶弱。

    他們就傾向于繼承女媧氏的“天下結盟”。

    但是,他們維持“天下結盟”的手段,不再是繼續依靠各個部族與部落之間的協議,而要依靠帝王的中央集權。

    相對于“天下結盟”的盟主只有協調作用而沒有發號施令的權利,中央集權的帝王,是切實地加強了地位,擁有了向四岳岳主及天下所有部落發號施令的權力。

    但是,這個中央集權的權力是王權,不是霸權。

    王權是以德服人,霸權是以力服人。

    應龍氏所在的伏羲氏,是庖犧氏的權位繼承者。他們具有貴族的血統、貴族的文化,他們就要繼承庖犧氏的“霸王天下”。

    而這時,同是龍的傳人,同是庖犧氏的后裔,他們共同打垮了另外三個部族的權貴階層炎帝、蚩尤氏、和夸父氏,到最后決定誰來領導天下的時候,他們卻發生了要建立一個什么樣的政權的爭論。

    兩相爭執之下,應龍氏就離開中原,也離開了他們的巢湖地區根據地,而進一步南下到太湖流域,創造了良渚文化。

    所以,中華民族的歷史上,就有中原地區的龍山文化和太湖流域的良渚文化兩種奴隸社會時期的社會形態。

    從考古發掘的現象上來看,好像良渚文化,比龍山文化要輝煌許多。

    但是,良渚文化,是一種帝國性奴隸社會的社會形態。

    她的輝煌,是建立在天下霸權與部族剝削之上的。

    而龍山文化是一種“中央集權”的社會形態。

    雖然她也有剝削,但是,這個剝削是部族內部的剝削,遠沒有部族之間的剝削那么深重。

    龍山文化之所以顯得不那么輝煌,是因為沒有天下霸權,沒有部族剝削,各個地區,各個部落,是在自然平等的狀態下分散發展。

    雖然龍山文化相對發展得不怎么彰顯,但是,龍山文化的社會矛盾,相對也沒有良渚文化那么深刻,所以,她就能夠相對持久。

    龍山文化延續了中華民族的歷史,代表了中華民族的文化主流。

    而良渚文化雖然一時輝煌,她卻和西方民族的同類文化一樣,萬間宮闕,都做了土。

    不能延續的輝煌,還能叫輝煌嗎?

    當然,龍山文化的“中央集權”,與女媧氏的“天下結盟”一樣,也是與奴隸社會的生產力性質相抵觸的。

    所以,龍山文化的“中央集權”,也是一次次地受到挑戰。

    龍山文化經歷了五個時代,也就是“五帝時代”,這和神農時代經歷了八個“炎帝”之間的相互禪讓,是一樣的,都是社會不斷發展變化,舊的政治理念與政治體制,受到了新的挑戰,也就不斷地隨著新的挑戰而發生改變的結果。

    “五帝時代”發展到最后,就形成了夏朝,“家天下”時代來臨。

    “家天下”是對“五帝時代”“中央集權”的深化發展,她通過朝貢體系,進一步加強了“中央集權”的權威,使得一些強勢部落,很難與代表“中央集權”的皇家勢力匹敵,從而相對保證了中央集權的權威。

    但是,隨著生產力水平的越來越高,一年窮,一年富的部落實力之快速消長,使得部落之間的相互兼并是越來越多。

    一方面,有些部落的實力,令帝王之家也望之生畏;另一方面,明明是赤裸裸的兼并,兼并者也總能找到被兼并者冒犯了自己的理由。

    在這樣的情況下,“周初大封建”的政治理念,就出來了。

    “周初大封建”,用一句話來說,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天下的土地,是我的;天下的臣民,也是我的。土地和臣民的處置權,在我帝王之家,你們誰也不能不經過我王權的允許,而私下地決斗和兼并。

    但是,制度定得再明確,沒有扎實過硬的措施予以跟進,總是白搭。

    所以,該兼并的,還是要兼并,你王權,又能奈我何。

    王權奈何不了強權、王權奈何不了霸權的根本原因,就是各個部落與諸侯,都擁有自己私人的武裝。

    而一旦部落或諸侯的實力發展迅猛,他的武裝,很容易超過帝王之家的武裝。

    更加上幾個強勢部落聯合起來,共同制衡王權,那么,王權,就是鳳凰落地不如雞了。

    那么,為什么要允許部落諸侯,擁有自己的武裝呢?

    這是因為,農業生產力的水平,決定了當時的農業生產勞動,是一種大規模的集體性的奴隸勞動,奴隸們的勞動強度非常大,而待遇又惡劣,奴隸的反抗,是經常性地發生的,沒有一支武裝隨時鎮壓,生產,就沒法進行下去。

    所以,改變這個狀態的根本途徑,就是要發展生產力、改變生產關系;就是要使奴隸勞動,變成農民勞動。

    農民勞動是一種佃租性的勞動。

    這種勞動不需要強迫,也就不需要保持武裝鎮壓。

    于是,私人武裝,自然取消;軍隊,就只保留在朝廷,只保留在帝王之家。

    這樣,中央集權才真正地落到了實處,才有了可靠的保障。

    可是,這時的中央集權,又不是奴隸社會的中央集權,而是地主社會的中央集權了。

    由此可見,整個奴隸社會,是不可能建立真正的中央集權的。

    但是,中央集權的一步一步的由虛向實,也多多少少地化解了許多社會危機,使人類社會,能夠避免許多的沖突,與避免許多的大起大落。

    而這其中,有些大起大落,還是致命性的。

    不然,良渚文化是怎么消亡的呢?西方民族,怎么會沒有他們的歷史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區肖港鎮永華村人,高中文憑,農民工,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致力于中國古典哲學《易經》的思考研究。關注中國現實。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nmlzk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分分赛车开奖 天棋牌游戏? 四川金7乐 新浪竞技风暴足球彩票比分 好玩的手机棋牌游戏 快乐12四川开奖结 贵州快3投注技巧 秒速飞艇是正规彩票吗 体彩宁夏11选五5开奖今天 北京快3人大小精准计划 意甲实时积分 湖北体彩11选五 幸运赛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