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開泰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懸壺濟世 - 黃開泰首頁
人性·人文·文明之貪婪與人道災難
2019-09-24
字號:
    “《易傳》:圣人之作《易》也,將以順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陰曰陽。立地之道,曰柔曰剛。立人之道,曰仁曰義。(《說卦》二章)這是把孔孟仁義來會通莊老之天地自然,‘ 順性命之理’即是順自然。人道中之仁義,即是天道中之陰陽,地道中之剛柔,此即是‘道法自然’。故曰:觀變于陰陽而立卦,發揮于剛柔而生爻,和順于道德而理義,窮理盡性以至于命。”

    “窮理盡性以至于命”是文化發展的途徑和歸屬。“窮理盡性”,文化不斷進步、成熟,生產力不斷提高,物質利益不斷豐富;“以至于命”,目的在養生維生護生,實用性文化產生生存價值,若是傷生害生滅命,實用性文化產生危害作用。實用性文化有益于命還是傷害于命,就反映文化精神的惡之有為還是善之有為。

    實用性文化善之有為,“以至于命”,命的存在、命的需要,是有為的動力、原則和準繩。西方文化不是“以至于命”的文化,是“以至于物”、“以至于利”的文化,沒有活生生的人的生命的歸屬,隨著物質利益的不斷豐富,形成了貪婪的文化理性,熏陶出來貪婪的文化智人。

    隨著商業文化、金融理論的發展,貪婪的從金銀財寶、地盤資源,轉化為貨幣的貪婪。因為貪婪,貨幣從一種交易中介,搖身一變成為了身份地位的象征,誰擁有的貨幣越多,誰的社會地位就越高,甚至萬人敬仰,爭相效仿。現世之人,誰不想成為資本家,誰不想成為富豪明星?貪婪的文化,成就了貪婪的人,我之爭,不是為了我之身、我之命,而是我之錢、我之名。

    人貪婪了,惻隱之心、憐憫之情淡漠了,酒店內花天酒地,酒店外賣火柴的小女孩在寒風暴雪中終結了生命,都不會挪一下屁股。唯物唯利、為我唯爭,錢能生錢,為了更多的錢,文化智人忘記了我之身、我之命,心里只有我之錢、我之名了。

    貪婪,是文化智人特有的理性,文化智人無人道,自相殘殺,你爭我奪的根源就在于此。何謂人道?人道是多維時空動態關聯性的生命之道,是生存關系之和之道,效法自然,有適可而止的覺悟,有和諧生存的理性。人性是人道的保證,人心是人性的載體,人心善,人有人性,人有人性,不貪、不爭、不殺,就走人道離獸道。

    “人道必本于人心,如有孝弟之心,始可以有孝弟之道。有仁心,始可有仁道。本立而道生,雖若自然當有之事,亦貴于人之能誘發而促進之,又貴于人之能護養而成全之。”“行道而有得于心則謂之德。仁亦然,有指心言,有指道言,有指德言。內修于己為德,外措施之于人群為道。”

    沒有走上人道的文化,唯物唯利的貪婪,文化智人就像野獸、原始智人那樣,把科學等實用性文化作為獲取物質利益的工具,科學越進步,物質利益越豐富,人道災難越深重。熱兵器→生化武器→原子彈→智能武器,物理污染→化學污染→寒熱失衡→生態失衡→生物滅絕,哪一樣沒有科學理性的影子?回顧過去,每一次工業革命,都造成了生存關系的惡化,蒸汽機、電、信息,在為生活提供舒適便捷的同時,也為惡之為提供了方便,推動了人道災難的深重發展。

    “推究人生界一切變化,樹立人生界一切義理,應該從認識了解人生本身內部之情意入手,不該在天地自然界的象數上空摸索。”我們不應該自我感覺良好,淪為唯物唯利的奴隸,被為我唯爭的理性控制了。科學可以制造原子彈,可以智能機器,可以轉基因,但無法給人裝上仁義道德,無法促進人的精神進化,無法改變貪婪之性。

    財迷心竅,人心愚昧,人道糊涂,科學等實用性文化已經制造出了數不勝數的人道災難,智能化、高科技的人道災難恐怕超過以往的工業革命--把文化智人滅絕了。文化智人應該反思,為什么工業化之前,地球上就沒有霧霾,沒有碳排放,我們的食物、水源沒有污染,戰爭沒有熱兵器、沒有原子彈?倡導消費,市場競爭,追求經濟,發展金融,有什么生命意義,如何把控才會有生存價值?在文化生存的高級階段,人類最需要的是什么,文化應該追求什么?

    自然生存關系惡化了,寒熱失去了動態平衡,生態平衡即將崩潰,人還那么貪婪,鼓勵超前消費,提倡市場競爭,軍備競賽,奢侈生活,垃圾掩埋了地球,人就無處立足了。顯性的隱性的,大的小的,已經形成的還在發展的人道災難,“以至于命”的最終結果就是大滅絕。

    大滅絕有兩種可能,一是天災,二是人禍。太陽系還年輕,根據現在的生存環境、生存狀況和社會生存關系看,恐龍那樣天災,幾率很小,大滅絕最有可能來自人禍。

    人禍就是人道災難,根源就在貪婪、在自私自利。西方講人權,生命權,生存權,可文化精神不以人為本,不以生存關系為本,自然生存環境破壞得一塌糊涂,生命權在哪里?社會生存關系戰亂不息,意識形態、霸權主義的野性之爭,使許多國家不得安寧,民眾生命得不到保障,生存權又在哪里?西方文化,人權在強勢者哪里,生命權在強勢者哪里,物權、知識產權都在保護強勢的資本家、文化精英。

    生存是生命的自然,不需要文化賦予什么權,只要把人當人,尊重生命,不要破壞生存環境,不要破壞生存關系,人就擁有生存權,動植物就擁有生命權。科學等實用性文化在惡的文化精神主導下,不維護生存關系,不維護活生生的人生命,而是開發自然資源,爭物質利益,發明創造更好、更新、更多的物質享樂;而是主觀地定義生命,將活潑潑的多維聯系的自然生命,用顯微鏡邏輯標準化、規范化,物質化、靜態化,甚至用基因、智能改造人本身。

    人的生存權被剝奪,生命權被剝奪,人道災難從人的生存環境發展到了人的生命體內,數百萬年形成的固有調節與隨機調節相互協調的因應協調性不能自在了,“正氣存內,邪不可干”的生命原則,被抗生素、被免疫等理論改寫了。在西方文化精神的洪流中,人與自然越離越遠,身形困在了都市之中,理性意識困在顯微鏡邏輯之中,生命權、生存權基本操控在科學的手里了。

    人道災難有兩個本,一是人的有為理性的惡,二是科學等實用性文化的力。沒有主觀有為的惡,不會有人道災難;沒有文化之力,也沒有人道災難。主觀有為之惡在理性就是貪婪,惡之貪利用科學,運用科學之力,為我唯爭,人道災難就發生了。

    惡之欲+貪婪+實用性文化=人道災難。

    惡之欲、貪婪理性、科學等實用性文化是人道災難的三個基本條件,惡之欲是根源,貪婪是罪魁禍首,實用性文化是工具。惡之欲、貪婪理性沒有科學等實用性文化,不會有人道災難,科學等實用性文化沒有貪婪,也不會有人道災難。

    在人道災難中,作用最大,具有關鍵性,甚至可以說是決定性的是貪婪。惡之欲本能存在,不可能消滅,科學等實用性文化是需要的,有利于生存。避免人道災難的關鍵,不是消滅惡之欲,不是取締科學等實用性文化,而是要防止文化智人滋生貪婪,避免惡之欲化成理性之貪。

    貪婪在人,有個人貪婪,群體貪婪和國家貪婪,群體貪婪和國家貪婪,本質上還是個人貪婪。不過,并不是什么人的貪婪,都能夠形成群體貪婪和國家貪婪,只有強勢者、精英們的貪婪才有可能。貪婪是惡之欲理性化的結果。對文化智人而言,從惡之欲到貪婪,是在物質利益的增長,舒適的物質享受的基礎上逐漸滋生形成的。人有貪念,就發展出貪婪的文化理性,便形成群體貪婪和國家貪婪。

    強勢者、精英們的貪婪不是天生的,只有有了貪婪的文化精神,他們才有貪婪的理性,貪婪理性才會糾合起來形成群體貪婪和國家貪婪。局限于個人貪婪,人道災難很有限,沒有持續性,不會有諸如戰爭、生存困境、大滅絕之類的規模化的人道災難,只有有了貪婪的文化條件,群體貪婪和國家貪婪形成之后,人道災難才會規模化,才會持續發生。

    人道災難是多樣的,有的血腥殘暴,如戰爭,恐怖活動,有的斯文隱晦,日積月累才顯現出來,如市場競爭,超前消費。市場競爭,不滿足,透支了生命,惡化了社會生存關系,使弱勢、善良的人們陷入生存困境,這就是人道災難;超前消費,過度揮霍,透支了自然,動態平衡的自我調節機制被破壞,自然朝著不適宜人類生存的方向變化,人難以活下去,這同樣是人道災難。比較人道災難的規模、殘暴和持久性,國家貪婪>群體>個體,如今污染的環境,緊張的社會,就是國家貪婪、群體貪婪造成的。

    貪婪理性,文化與群體、國家是相互促進的。有了群體貪婪、國家貪婪,就發明創造出貪婪的文化,有了貪婪的文化,就塑造出貪婪的人。文化生存的高級階段,人是貪婪的人,文化是貪婪的文化,技術貪婪、經濟貪婪、利潤貪婪,科學貪婪、商業貪婪,無處不貪婪,就連維護文化智人身體健康的醫學文化,也被商業貪婪所控制,不是真正地為了人們的健康、為了人們更好的生存。

    文化貪婪很具有迷惑性,精英們會用各種各樣的理論,美麗的辭藻,給貪婪穿上文化外衣,掩蓋貪婪,助長貪婪。世界是貪婪的世界,文化是貪婪的文化,人是貪婪的人,但卻沒有人以為貪婪了。

    貪婪的文化迷惑了文化智人,在不知不覺中制造人道災難,卻懵然不知,昏昏然繼續唯物唯利、為我唯爭。從寬泛的意義上講,凡是傷害人、破壞自然、殺生害命等都是人道災難。人道災難,多種多樣,有大有小,小則損人利己、謀財害命,大則侵略掠奪、種族滅絕,更甚者,則是生物大滅絕,文化智人大滅絕。

    我們需要警惕的是科學等實用性文化,不要以為科學越發展人類就越好,人不成人,沒有人性,唯物唯利、為我唯爭地貪婪,結果就相反,科學越發展,人道災難越深重。貪婪的人、貪婪的群體、國家,再惡再狠,沒有科學等實用性文化,人類都不會有人道災難。人沒有成人,沒有人性,科學的飛速發展,制造人道災難的能力同時發展,如今人只需要一個指頭,按下核按鈕,整個地球都能毀滅。

    西方文化走唯物唯利,古希臘希波格拉底的四體液學說(膽液質、血液質、粘液質和黑膽質),就開了把人物質化的文化先河,活生生的人漸漸失去了自然客觀性,生命存在的基本事實--自然完整性和多維聯系被解剖方法否定了。人沒有了人的尊嚴,不把人當人,文化對人為所欲為,人道災難向縱深發展。到了20世紀,科學可以在人的身上為所欲為,活生生的人淪為科學材料,拿進實驗室當成實驗的對象,二戰時期日本的731部隊就是典型的例子,就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用活生生的人做實驗的情況也時有發生(孫建勇:一個化學家的小失誤和整個人類的大失誤。讀者,2012年22期第22~23頁)。

    農耕文化的生存時代,最大的人道災難不過冷兵器戰爭,不過是面對面地廝殺。科學文化的生存時代,人道災難沒有最大只有更大,洋槍洋炮、軍艦飛機,原子彈,智能武器,一個比一個厲害,隔空就可以血流成河、尸骨成山,千里之外財富就可能被洗劫一空。

    人道災難是人運用科學等實用性文化造成的災難,是文化背離人道走獸道形成的災難,有三類:一類是社會生存關系的人道災難,多因人與人、群體與群體、國與國之間的利益之爭發生;一類是自然生存關系的人道災難,如環境污染、生態失衡等生存環境的惡化;一類是文化直接傷害人發展出來的人道災難,細菌戰、毒氣戰就不用說了,過度醫療、毒副作用、耐藥菌等,同樣是有了相應的文化才可能發生,轉基因、納米細胞的介入、智能化等對人的自然屬性的改變,對生存關系的否定,可能是更具有毀滅性的人道災難。

    環境污染、生態失衡等之所以稱之為人道災難,因為災難的根源在人,災難的條件在科學文化,沒有人不會有環境污染、生態失衡,沒有科學文化也不會有環境污染、生態失衡。人道災難不只發生在人類社會,也會發生在大自然。商業欺詐是人道災難,地溝油是人道災難,霧霾是人道災難,水源污染是人道災難,極端氣候是人道災難,塑料垃圾是人道災難,……,正是有了這許多人道災難,生物大滅絕才會加速,自然環境惡化才難以逆轉,人才會逐漸喪失生存權、生命權,才會有可持續發展的生存危機。

    (待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1953年出生,主任中醫師,四川省科學城醫院退休。16歲跟師學中醫,通過函授獲得本科學歷,從事臨床四十余年,獲得病人廣泛贊譽,每天門診量50人次左右,發表中醫學術論文四十余篇,出版《中醫之和-辨證論治的生命哲學》專著一部。個人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nmlzk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分分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