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首頁
別爭了,這才是中醫的五臟!
2016-09-12
字號:
    一、“科學”劫持了“道理”

    鄙人時常翻來覆去地看《黃帝內經》,發現這些中醫典籍里蘊藏著巨大的寶藏。但是可惜,我們這些后人們卻無力予以發掘。

    當前中文網絡論壇里,總是不時冒出“廢除中醫”的呼聲。按理說,中醫的存廢,是人民自己選擇的結果。有人想看中醫就看中醫,有人想看西醫就看西醫。輪不到不相干之人替大家做選擇。可是就是有一些人想要廢除中醫,這不得不讓人懷疑其目的了。當然,理由是冠冕堂皇的,說中醫是巫醫,中醫謀財害命。每次中醫治療過程中出個什么事情,總有人跟吃了興奮劑一樣,這不最近演員徐婷的死,引出多少借機消費逝者、打擊中醫的文章。卻對最近西藥導致數萬兒童失聰的新聞視而不見。唉,咋說呢。想想現在的西醫,感覺似乎更有謀財害命的嫌疑呢。多少家庭因為看西醫而最終落得個人財兩空啊,說這部分西醫謀財害命應該冤枉不了他們吧。當然,主張廢除中醫的人都手持一把令人望而生畏的大旗。此旗一展,就連妖魔鬼怪都要讓路。中醫見此大旗,也會心慌意亂;多數情況下也是丟盔棄甲,落荒而逃。什么旗幟,竟有如此魔力呢?

    親愛的朋友們,你們知道是什么旗幟如此厲害嗎?這個旗幟一展開,不僅中醫會嚇得直哆嗦。而且,估計你本人也會匍匐在地,膜拜不已呢。什么?你說你不信。認為不可能有任何概念(旗幟)會讓你匍匐在地膜拜不已。那你就大錯特錯了,這個概念就是有這個魔力。

    當你聽到它的名字時,就如信徒聽到上帝的召喚一樣,會立即匍匐在地,全身心地信服的。你不服“天”可以,不服“地”也可以,不服“父母”也可以。但是若你不服這個概念,則是不行的。你猜猜這個概念是什么呢?。

    呵呵。它的名字就叫“科學”。“科學”的大旗一展開,妖魔鬼怪都會逃得無影無蹤。哪里有鬼怪作祟,科學一到就會立即消失。不服不行啊。幾乎所有人都會下意識地認為,“科學”是唯一正確的東西。反皇帝可以,反上帝也可以。但是反科學,就等于是自絕于天下了。于是“科學”,變成了“科學教”。我們都是“科學教”的信徒,見到“科學”兩字,當然都會禁不住要膜拜不已了。所以說,親愛的讀者啊,你同樣也不會免俗的。你見到“科學大旗”,也一定會匍匐在地膜拜不已的!

    “科學”雖然如此厲害,但是卻是一個“外來戶”。落戶中國其實也不到100年的時間。跟他一起進來的還有另外一個大旗。那就是“民主”。當年,“科學”和“民主”兩面大旗進入中國后,真真實實地將中國攪了個天翻地覆。“科學”和“民主”猶如兩把“人擋殺人,佛擋殺佛”的大刀。“科學大刀”負責屠殺“中學”本土概念,“民主大旗”負責引誘被“科學大刀”晃暈了眼的人。在這兩把大刀的通力合作之下,終于將中國人數千年所建立的輝煌大廈,劈了個七零八落。說起這段歷史,有人覺著幸福美妙,有人覺著一把辛酸淚。

    其實,沒有“科學”概念之前,中國一直有一個“本土概念”在執行同樣的任務。只不過目前這個“本土概念”已經被“科學”概念劫持了。而“科學”概念之所以能夠在中國大行其道,同這個被劫持的“本土概念”有莫大的干系。中國人信服這個被劫持的“本土概念”,所以當“科學”成功劫持該“本土概念”后,也就自然而然地被大家信服了。

    這個被劫持的“本土概念”就是“道理”!

    “科學”概念沒有進入中國之前,中國人信服的是“道理”。事情該怎么做,人們都會先想明白其中的“道理”。中國人只會做有“道理”的事情。不會做無來由,沒“道理”的事情。西方人(當然也包括披著黃皮的香蕉人)很精明地看到了“道理”概念之中,蘊藏著的巨大價值。他們知道,一旦劫持了“道理”;就等于把持了“理論和意識形態”的制高點。

    如果有人說,現在我宣布:我所說的話都是“真道理”,除此之外都是“假道理”。你們都必須得聽我的“真道理”,而不許聽“真道理”之外的“假道理”。那么,大家一定會心里暗罵“你算哪根蔥,夾個掃把就想充大尾巴狼啊!”

    可是現在就是有人用這種弱智的方法成功地蒙蔽了中國人的思維和心智。讓大家認為,他所講的才是“真道理”,除此之外都是“假道理”。誰這么牛逼呢?

    他就是“科學”和“科學”背后的西方“宗教意識形態集團”。西方人這方面爐火純青的技術,讓鄙人嘆為觀止。

    其實西方人也是經過無數挫折才找到這個方法的。起初西方人來中國傳教,從利瑪竇到1840年鴉片戰爭,300多年的時間里收效甚微。甚至發生牧師被中國文化同化的事情。就如回教有“官至三品必反教”的說法一樣,中國文化強大的同化能力讓他們望而生畏。于是他們轉變思路,靠教會醫院和教會福利院來傳教。

    沒有所謂宗教信仰的中國人最不好忽悠。別管“科學”是什么大神,讓中國人突兀地盲信你們是真理的化身,是不可能的。起初,他們給中國人講“科學”。中國人搖搖頭敬而遠之。中國人信奉的是“道理”,沒“道理”的事情是不會信的。后來他們學精明了,于是先讓“科學”免費給“道理”當丫鬟。而且不但不收錢,甚至倒貼。倒貼的方式就是,中國人格物能力(所謂自然科學領域)稍差,他們就免費講解其中的“道理”,然后說這是“科學的道理”。于是,“科學”堂而皇之地當起了“道理”的丫鬟。欲要取之,必先予之。中國人懂這個道理,但是西方人似乎更精通于這個道理。

    起初,他們引進“科學”概念時,會將“科學”當成“道理”的配角。用“科學道理”四個字連稱,來表示自己講的是“真道理”的意思。“科學”這個外來的丫鬟,總是有意識地圍繞在“道理”這個大家閨秀的身邊。當某件事情在“道理”面前,真相大白時。“科學”這個丫鬟就會恰到好處地走出來說:看吧,我們“科學道理”在哪里,哪里就會真相大白。

    西方人(特別是香蕉人)有意識地在所有“道理”出現的地方,用“科學”來當形容詞。只要真相大白的地方,“科學”就會挾持“道理”來表達自己是“真道理”的化身。于是所有的“真道理”在這些人口中都變成了“科學道理”。

    于是“科學道理”逐漸地壟斷了“真道理”的含義。當人們潛意識地接受“科學道理”=“真道理”時。“科學”這個丫鬟開始露出了本來面目。“道理”被“科學”一腳踹開,從此“科學”不再依靠“道理”而生存了。于是,“科學”由形容詞,華麗麗滴轉變為名詞。大家既然認為“科學”就是“科學道理”,那么“道理”就是多余的東西了。終于“科學”變成了“真道理”的化身。從此,只要真相大白的地方,“科學”就會跳出來說,我是“科學”,在我的面前,一切妖魔鬼怪必須逃遁。

    哇塞!“科學”現在變身成真理了哦。遇到真理,你不膜拜還能干嗎呢?真理就是用來讓信徒,無來由地信服并膜拜的啊。“科學”在此,還不跪下聽旨?于是,中國人齊刷刷地跪在“科學”面前,聽候“科學”宣講圣旨。于是,西醫說:“我們西醫是科學這邊的,中醫不科學,所以中醫是巫醫,中醫重金屬超標,中醫謀財害命”。聽到圣旨的中國人就齊刷刷地都走向西醫,哪怕西醫院是明顯的屠宰場,也義無反顧。幾乎所有的癌癥患者,都是西醫待宰的羔羊。看著那些開刀,化療,掙扎,擴散,死亡的流水線,本人除了震驚還是震驚。科學大旗一揮舞,竟然能讓這么多中國人主動奉上錢財,并且接受痛苦的屠宰。除了震驚,還能有什么呢?

    真理是什么?其實真理是中國語言中被植入的另外一個隱藏更深的“木馬詞匯”。真理和科學都是西方宗教語言。“真理”和“道理”一字之差,卻有天壤之別。真理一詞,同樣先依附于“真道理”一詞。但是,當“真道理”被抽取掉“道”時,則其含義大變。由原先自然自在的萬物之理,變成了先驗的用來讓人信服的宗教名詞。“真理”被植入中國語言系統,走的路數同“科學”一樣。只不過“真理”走的是隱蔽小偷路線,“科學”走的誘拐欺騙路線。兩個外來詞匯,最終合二為一,遙相呼應。共同廢除了中國本土的“道理”一詞。

    我們知道古代中國黃帝的話叫做“圣旨”,“圣旨”必須得聽,否則就叫做“抗旨不尊”,是會被殺頭的。但是,黃帝的圣旨卻也會被劫持,那叫做“矯詔”或“假傳圣旨”。被抓住也是會被殺頭的。如果將“道理”看成中國人的黃帝,則“科學”這個外來詞,就是矯詔的太監和小人。“科學”矯了“道理”的詔。讓中國人在齊刷刷地走向掏錢挨宰的不歸路。

    中醫猶如“不死的小強”一樣,任你矯詔來的圣旨如何響亮,中醫依靠療效依然守住了基本盤。那些在被西醫榨干凈,但是還沒有榨死的中國人會將中醫當成最后的希望。于是,廢除中醫的呼聲,在某些香蕉人的口中響起。我擦,人家中醫撿一些你們榨干油的人救治,你們都要致人死地。心也忒黑了吧。

    小崔在轉基因論戰中說:你可以說你懂“科學”,我有理由有權利質疑你懂的“科學”到底科學不科學。大家能從小崔口中聽出什么嗎?“你的科學到底科學不科學”,什么意思呢?當然,小崔的意思是“你的科學到底是真還是假?”。前面的科學是名稱“真道理”,后面的科學是形容詞“真或假”。當“科學”宣稱自己代表“真”的時候,誰來證明你是“真的”呢?黃帝說我是天子,你就真信了嗎?誰信了誰白癡。“科學”就是這樣通過偷換概念,偷偷在大眾的頭腦中,樹立了隱含的一個公式:科學=真道理。那么,誰來證明你說的是“真道理”或“科學”呢。沒有人可以做這個證明,只有事實可以做證明。那么,我由此可以推斷出,事實遠遠高于所謂的“科學”。先有了事實,才有了附會事實的所謂“科學”。所以真正的中國精神,是“實事求是”的精神。這個精神遠遠高于穿鑿附會事實的所謂“科學”精神。

    所以我得出一個結論:事實永遠都是真的,科學卻是會騙人的!

    我們這里先把西醫和西學引以為傲的“科學”,拿來曬曬。將隱藏在科學背后的鬼魅魍魎都抖露出來給大家看看。省的大家一看到“科學”兩字,就如臣民見到黃帝一樣,不自覺地要下跪膜拜。同時也提醒大家,你們要跪拜的皇帝有可能是假的。給科學先消消毒,日后見到科學兩字,要先思量一下他們的貨色。

    天地不言,以萬物代言。“道理”是從事實中總結出來的“規律”,是萬物之言。道理是從事實中衍生出來的東西。事實高于道理。“科學”卻依附于“道理”。“真科學”才等于“道理”,“假科學”等于沒道理。科學,相對于道理;就是一使喚丫頭。或者科學,是狐假虎威的狐貍。跪拜科學這只狐貍,是中了西方人的鬼把戲。

    中國人信的是事實和道理,而不是無條件地膜拜所謂的“科學”。科學的鬼刀,休想在老夫面前瞎晃晃。老夫輕輕一出手,就能撇折了你的破刀片子。

    二、我代中醫發起絕地反擊

    面對當前的淺薄勢利之徒欲置之死地的凌厲進攻,中醫看似著實毫無招架之力。特別是看到天涯論壇上的一個《廢除中醫,利國利民(順口溜)》的帖子。作者竟然在用中國的文言體順口溜詰問攻擊中醫,雖有人反駁,卻無人可纓其鋒。簡直欺人太甚,也令鄙人難禁悲愴之情。不寫點什么,似乎對不起古老的中醫和天下蒼生了。更對不起寫下《黃帝內經》圣人們了。

    鄙人時常狂傲無忌,自視甚高,甚至自覺可縱觀古今,橫貫萬里。只要愿意,則各行各業的藩籬,皆可盡踏無余。這讓本人自己有時也覺著自己是“豎子太猖狂”。傳統“中學”認為世間的道理是相通的,古人云:不為良相便為良醫,說的就是這個理。鄙人所追求的也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一”字。“一”以貫之,乃鄙人自認為閱遍萬事萬物后,對其最終的結論。萬物同構,萬事同理,萬理歸一。世間的萬事萬物經抽象后再抽象,最終的結論是:”它們是統一的“;也即萬事萬物的本質是“同一”的。“一”乃萬物之本,“一”乃萬事之理。

    例如,我們日常所途經的道路,有主干道,有小街巷。有四通八達之大道,有悶頭之小巷,亦有分叉之岐路。有十字街,有三岔口,也有丁字路。有雙行街,亦有單行道。這些支支叉叉的道路中,雖然有些走起來艱辛異常,但是從世間任何的道路出發,卻都可以到達所希望去的任何地方。例如從我們每個人門前的小巷出發,可以走到北京,可以走到上海,可以走到洛陽,也可以走向當年的長安。

    例如,人體的血管可以通向大腦,可以通向腳丫。血液從心臟出發,游走于四肢百骸。氣血充盈于人體;人,才可以如鼓脹的氣球一般四處飄蕩。一旦人體受到外力的傷害,比如被捅了一刀,如果不及時止血,則必然如被刺破的氣球一般迅速干癟掉。

    我們日常所走的道路,就跟人體的血液所流走的血管一樣,可以通向任何地方。游走在各種道路上的我們,如同游走于人體血管中的血液一般。道路可以通達社會的任何地方,血管則可以通達人體的任何方位。兩者是沒有多少區別的。

    鄙人旅行中坐在車上,時常會將自己看成游走于社會肌體血管中的細胞。堵車時,鄙人會煩躁;行走時,鄙人會舒暢。哪怕慢慢地游走,也勝過絲毫不動的擁堵。我們從一個地方奔向另一個地方,都懷揣著一個目的而去。如果嚴重堵車,不但目的無法達到,而且我們自身的生存也會受到影響。那些被風雪所堵塞的司機們,需要交警送上的熱水和方便面維持自身的生存。雖然這些司機所運載的貨物為社會所需要的物資,但是若他們自身的生存都成問題時,又怎么可能保障社會的需求呢?道路擁堵了,就如人體的血管栓塞了一樣。需要的營養進不來,不需要的垃圾清運不出去。若無其他可以繞行的道路,則就會如大地震后無法救助災區一樣,造成大面積的人員逃亡。相對于人體,則就是大面積肌體壞死。

    《黃帝內經》之中,提出了五臟的各自“五行屬性”。但是卻沒有告訴世人為什么“肝為東方木、心為南方火、脾為中央土、肺為西方金、腎為北方水”。也沒有告訴世人為什么中醫要用五行生克來作為哲學基礎和方法論。后世醫者,以《黃帝內經》為醫經,認為這是圣人降示的天啟之學,所以不敢窺視其本源。可是,一旦遇到“以私利為本,缺乏醫道”的西醫學的攻擊;就百口莫辯了。攻擊者說:五行是迷信的東西,所以基于五行哲學的中醫就一定是巫醫。這一招就基本上就足以讓所有中醫維護者都啞口無言了。因為當今的中醫界,基本上無人能夠真正地理解五行的本義,更無人能夠解釋“五臟和五行相對應”的原因。

    這個問題不解決,則所有中醫學者都無法應對《廢除中醫,利國利民(順口溜)》一文中的詰問。該文作者的所有詰問,歸根結底是“為什么陰陽五行哲學能夠運用到人體的五臟之中”。至于陰陽五行哲學所衍生的表里、虛實、氣血、經絡等概念,那就沒有必要對其一一作答了。因為,不知道那些概念,是因為你不學習陰陽五行哲學的結果。我們沒有必要對你的不學無術又裝作無所不知的言行去負責。

    五臟為什么能對應五行,五臟又是怎么對應五行的?這是對中醫的生死之問。其實西醫進來后,所有對中醫的詰問都可以歸結成這個問題。中醫能否再次復興,其關鍵也在于能否回答這個問題。小子雖不才,但是回答這個問題卻是綽綽有余的。鄙人,就以回答此問題回報給予我無窮哲學啟示的《黃帝內經》。同時,也以此發起中醫的絕地反擊。

    鄙人代表中醫反擊,可不僅僅反擊的是西醫哦。鄙人將吹響的是整個“中學”反擊“西學”的號角。當然,反擊的手法會讓大家心服口服的。當前大家不是都尊“科學”為上帝嗎?西醫不是手持“科學”大旗嗎?那么,鄙人就不從“中學”概念和“中學”角度來論證你們的謬誤了。因為從這個角度,西學和西醫,包括大家都不會理解。鄙人,就從大家容易理解的所謂“科學”的角度來進行反擊。這叫做用你的武術,打敗你自己。這樣,你才會心服口服。

    三、此五藏非彼五臟

    我們在開始論證五行和五臟的關系之前。需要先認識一下五臟。中醫、西醫都有五臟概念。但是此五臟非彼五臟。中醫的五臟和西醫的五臟是不同的。但是這個不同之處,中醫和西醫都無法講清楚的。西醫可以指著解剖出來的臟器說,人體的五臟都在這里;這就是五臟。中醫卻說:根據中醫典籍,解剖學的五臟同中醫的五臟是不同的。但是若讓傳統中醫說出中醫五臟是什么,他們也會啞口無言。原來中醫典籍里,根本沒有有形的五臟。而只有理論上的五臟,而且是被視為巫術或天書的五行理論的五臟。

    如果西醫和中醫擺一個擂臺。則西醫會說“你看我們的理論有堅實的解剖學基礎”,哪里像你們中醫滿口胡謅,拿不出一點真憑實據。于是,西醫把人體解剖開來,把人體的零件都擺放出來給大家看看。哪個臟器長什么樣子,都讓大家開了開眼(只要你的心理承受能力足夠強大)。什么?你是說看不清楚嗎?好說,好說。看不清楚,我們就把人體的零件再剖開,將零件的各個部位再展示給你看。只要你的抗嘔吐能力足夠強大,咱西醫就會一直給你解剖下去,直到割成肉糊糊。若再看不清楚,也好辦。咱西醫有“科學”的放大鏡,有“科學”的顯微鏡,有“科學”的細胞檢測手段,有“科學”的基因檢測手段。反正有的是手段讓你相信我們就是“科學”和“真理”的化身。

    當西醫師展示完自己高超的尸體解剖術后,就會不懷好意地對中醫擠眉弄眼。中醫師就悲催了。中醫師會@#¥%%…&*()¥地說出一堆沒人能聽懂的五行生克的話語,然后大吐半升血暈闕過去。醒后不是從此拋棄中醫改學西醫,就是尋得大補藥,狂補一年半載。

    當前,傳統中醫和西醫擺擂臺,其結果多半會同太極拳師同西洋拳擊手對陣的結果一樣。中醫會被西醫一拳擊倒,然后被人羞辱一番。網絡上就經常發生這樣的羞辱性中西醫辯論。其實當前中醫的處境,同整個傳統中國文明的處境是一致的。

    那么,中醫啞口無言,是不是代表中醫的五臟概念是錯誤的呢?西醫技術高明,能夠用多種技術手段證明自己的正確性,那么是不是說明西醫的五臟概念就是真的正確呢?拳擊手能夠擊敗太極拳師,是不是證明拳擊術比太極拳更有益于強身健體呢?聰明的讀者,你怎么認為的呢?

    中醫和傳統中國學術一樣,似乎從來都沒有動力將自己的偉大發現跟我們這些“布衣白丁”們分享。這樣,一旦面對外來西醫的挑戰,就別指望了解不了你們的“白衣布丁”們幫忙說話了。到了最后,也就只有被信奉“眼見為實”的“布衣白丁”們拋棄的份了。誰讓你高高在上,脫離群眾來著。中醫亙古以來,從來沒有為人們講解清楚中醫的五臟究竟是什么。這樣就使得中醫看起來更像是五行理論+經驗的糅合體。這也是中醫被西醫輕易取代主流地位的深層次原因。你中醫的理論基礎讓大家云里霧里,摸不著頭腦。怎么讓大家相信建立在這種虛無飄渺理論基礎上的治病理論呢?

    中醫有今天的遭遇,其實早就注定了。不爭取群眾,怎么能讓群眾擁護你呢?治病不僅僅靠療效,而且要靠自身的說服力。說服不了群眾,就說服不了政府。說服不了政府,就說服不了衛生部。說服不了衛生部,就說服不了財政部。說服不了財政部,那就自生自滅去吧。

    中醫若想咸魚翻身,則必須從現在開始就把自身理論中的五臟講解清楚。否則,一萬年也別想翻身。而且需要用我們這些“白衣布丁”們能夠理解的話語講解清楚。用五行講解五臟,是沒用的。老百姓不理解五行,用這個來講解是對牛彈琴。

    四、五臟的起源

    中醫西醫,都有自己的五臟概念。都堅持認為自己所說的五臟才是真的五臟。西醫雖然能說服常人,但是說服不了中醫。中醫雖然能夠說服自己,但是說服不了別人。于是中西醫之間的爭論,就變成了雞同鴨講。西醫這只鴨雖然嘎嘎地叫個不停,也能讓跟他們一樣的鴨子認同自己的說法,但是卻無法讓中醫這只雞認同。雞和鴨有兩種完全不同的邏輯體系。于是,為了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我們必須找到讓雞鴨都能夠認同的東西來,否則雞理解了,鴨不理解;鴨理解了,雞不理解。

    中西醫都將五臟當成自己的理論基礎,都認為五臟是人體中極其重要的臟器。其病理、醫理、藥理都是基于五臟而發展出來的。那么我們必須找到“中西醫這對雞鴨”都認同的真實五臟來。讓他們找到辯論的基點。于是,尋找“真實五臟”的工作就必須做了。而任何復雜事物,在其起始階段都是簡單的,也是最便于認知其本質的。于是,我們需要回到五臟起源的時刻去觀察“真實的五臟”了。

    起源問題,是比較難回答的問題。比如地球的起源、太陽的起源、大海的起源、生物的起源、人類的起源等等。很多問題一旦追問到起源,則基本上就沒有評判的標準了。各種起源之說似乎都能邏輯自洽。但是卻又無人能夠給出確切的答案。而我們這里要回答的卻是從來沒有人提出過的“五臟起源”的問題。不信的話,可以百度一下“五臟起源”一詞;鄙人絕對是第一個將“五臟起源”四個字放到一起的人。想拯救中醫,則我們必須慎終追遠;追究到深遠的五臟起源問題上。從根源上、從本源處尋找問題的答案,才能曲徑通幽處。

    “五臟起源”該如何尋找呢?如果不看鄙人的后文,則五臟起源問題;估計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個迷一樣的問題。人們根本就無從尋找五臟的起源;或者根本不知道該怎么樣尋找五臟的起源。請問讀者,你知道嗎?估計除了本人之外,根本沒有人會想這個問題。但是一旦筆者說出來,則大家就會認為原來如此。太簡單了,看起來復雜的問題,也不過如此罷了。是的,太陽底下本就沒有新鮮事。當然,這個五臟起源說,也絕對稱得上是一個重大的理論發現或創新。就權當拯救中醫的副產品吧。

    所謂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研究問題,最怕沒有正確的思路。思路不對,根本無法找到答案。一旦思路對頭,則問題就會如庖丁解牛一般,迎刃而解。但是這個尋找正確思路的本事,卻并不是一朝一夕可得的。我們這里尋找五臟的起源,就從“單細胞生物”向“多細胞生物”的跨越中來尋找。這是尋找五臟起源的唯一思路。自古華山一條路,舍此之外,根本無從尋找五臟的起源。

    現在,讓我們追溯到“多細胞生物”起源的那個歷史時刻吧。“單細胞生物”直接接觸周圍環境。其所需要的所有營養物質,都可以由表皮直接從外界吸收。其產生的垃圾也可以由外界環境稀釋帶走。所以不需要任何額外的組織也可以生存。而“多細胞生物”就不同了。“生活在多細胞生物體的內部細胞”無法直接從外界吸收營養,也無法讓排出的垃圾遠離自己的周圍。那該怎么辦呢?所以“多細胞生物”為了生存就必須發展出一種能夠“由外向內搬運營養物質和由內向外搬運垃圾”的系統。否則,它一天也活不下去。

    為了生存,“多細胞生物”必須構建一個“由外向內搬運營養物質和由內向外搬運垃圾”系統。于是,生物體的五臟開始萌芽了。五臟有什么用呢?五臟就是生物體中負責“向生物體內部搬運營養物質、向外搬運產生的垃圾”的內部系統。就請各位想想自己的五臟,是不是在負責這些事務呢。當然若不信,可以暫且存疑。

    無論中醫還是西醫,都會承認五臟的各自生理功能。五臟之中:肝臟負責“加工營養物質”和“分解體內垃圾”。脾臟負責吸收、攜帶“營養物質”和“體內垃圾”。心臟負責泵送和抽拉血液,幫助脾臟運送“營養物質”和“體內垃圾”達到目的地。肺臟負責吸收氧氣和排出廢氣。腎臟負責分離和排出垃圾物質。五臟的生理功能是明白無誤地存在于我們身體之中的,是誰也無法否認的事實。中醫西醫都不否認,也無法否認。我們就是要找到這些雙方都無法否認的基點,來作為認知的基礎和辯論的起點。

    正是因為五臟各司其職,才使得生活在“多細胞生物”體內的“內部細胞”可以同“單細胞生物”一樣,能夠獲得其生存所必須的“營養物質和清潔的周邊環境”。五臟是任何多細胞生物都存在的生理系統。動物存在,而且植物也存在(這里不是本文重點,暫且不論);只不過兩者存在的形態不同罷了。五臟就是源于“多細胞生物體”的生存需要。

    大家能理解這里的五臟起源之說嗎?這個五臟起源之說,是否非常符合所謂的科學呢?如果中醫和西醫都不反對這種五臟起源之說,那么大家就又多了一個認知的基本點了。

    五、中醫的五臟是什么?

    我們暫且不管死尸能否代表活人。至少人家西醫的五臟可以用解剖學來證明。西醫可以把五臟一個個地擺在大家眼前,讓大家眼見為實地看看。人家的理論最少是建立在能讓大家能“摸得著看得見”的現實基礎之上。中醫若想跟西醫爭雄,則必須像人家一樣給自己的理論接上地氣。也要能拿得出讓人信服且實實在在東西來。別老是高高地在天上漂浮著,要落地生根,要爭取群眾。

    本文所述中醫五臟,不會在任何一個中醫典籍里找到蛛絲馬跡。也不會從任何西醫典籍里找到完整的論述,畢竟西醫不會幫中醫建立理論基礎。這里的中醫五臟,完全是鄙人自己“悟”出來的東西。且同中醫五臟的功能高度契合。這個“中醫五臟”,不需要證明。只需要大家自身的悟性來理解。每個人都可以證明這個“中醫五臟”的真實性。

    為了先啟發一下大家的悟性,先給大家舉幾個可以鍛煉悟性的小例子。

    例如,如果說人和蚯蚓、毛毛蟲沒有什么區別,肯定有人會反對。你會怎么認為呢?其實,兩者是沒有任何區別的。蚯蚓或毛毛蟲是基本上就一副肚腸,從頭連到尾。實際上人也是如此,把人抻直了、拉長了,也是一副腔腸動物的模樣。毛毛蟲的手腳可比人的手腳多多了。

    再比如,動物吃飯拉屎,植物卻好似沒有這回事。但是,實際情況是兩者沒有任何區別。如果把動物所吃的食物和拉出的屎,都看成地上的泥土(實際情況是,食物來自于泥土;糞便本就是泥土)。則動物也同植物一樣,都是在吃泥土、拉泥土。只不過動物將散發著誘人香味的泥土,變成了散發著惡臭的泥土后,再排到地上。植物卻吃在哪里,拉在哪里。植物的腸胃之中包裹著永遠都吃不完的食物--泥土。動物卻不得不時時刻刻尋找有香味的泥土,然后再拉出有臭味的泥土。是不是很刺激大家的想象力啊。呵呵。

    再比如,植物會開花結果;女人會懷孕生子。植物的種子沒成熟前跟母體相連,成熟后就瓜熟蒂落。人類懷孕生子,胎兒沒成熟前跟母體相連,成熟后臍帶成熟自然脫落,胎兒也瓜熟蒂落地出生。兩者的過程也沒有多少區別。

    舉上面的例子,是為了通過觀察統一性來啟發大家的悟性。因為只有看到了統一性,才能看到事物的本質。才能讓我們去除眼花繚亂的表象,發現形態各異的表象之下,是一個基本相同的實質。我們講解中醫五臟,也需要大家用這種“去除表象,看到統一性”的能力來理解。

    好了,我們下面就要論述中醫五臟了。

    (一)中醫的心臟

    中醫的心臟相對比較容易被人理解,所以我們從中醫的心臟說起。心臟是什么呢?在西醫和常人的眼中,心臟就是解剖學中那個能夠跳動泵血的臟器。存在于人體的胸腔之中。以每分鐘60-80次有節律地跳動。這種說法好像沒有任何破綻,甚至大家會絲毫不加懷疑。如果有人說這是錯誤的,反倒會被認為是在胡言亂語。

    然而事實卻是,心臟的確不是胸腔中跳動的那個臟器。這是怎么回事呢?我們都知道盲人摸象的寓言故事。抱到大象腿的人,認為大象長得像柱子。抱到大象鼻子的人,認為大象長得像繩子。抱到大象耳朵的人,認為大象長得像扇子。如果誰跟盲人一樣,把大象說成長得像扇子。一定會被人恥笑。可是,我卻說大家在認識心臟的問題上,都犯了盲人摸象的錯誤,你們信嗎?

    那么心臟是什么呢?鄙人經過“體悟”后,認為胸腔中跳動的那個臟器是心臟的一部分,但是并不是心臟的全部。將心臟看成僅僅是胸腔中哪個能跳動的臟器,犯了將部分看成整體的錯誤。也即盲人摸象的錯誤。本人認為心臟不僅僅包括胸腔中有節律跳動的臟器,還包括遍布全身的血管系統,淋巴管系統等各種能夠讓體液從其中流通的通道系統和動力系統。

    用蓋房修路的民工都能理解的話說,則心臟就是“有動力的管道系統”。鄙人沒有仔細研究過血管系統,但是可以肯定地說血管和心臟是同源之物。心臟在有節律地跳動,血管也一定在有節律地收縮。僅僅靠胸腔中有節律跳動的臟器,不足以保障血液和體液輸送到全身各處,并再從全身各處回流胸腔中的臟器。不信的話,可以用塑料管制作一個類似的管道系統,將管道的末端用“毛細血管般粗細”的“中空管道”代替。看看是否能用同樣的動力,將體液噴灑到末端,然后再把末端流出的體液吸回去。不用猜,肯定是做不到的。當這個裝置的末端細到毛細血管的程度時,若無末端微動力的幫忙,則基本上等于末端是封閉的。

    當然,西醫解剖學證明,動脈毛細血管和靜脈毛細血管是相通的。心臟泵血時,血管系統也隨之收縮,共同擠壓血液向全身運動。也就是說血管不僅僅是一個血液流通的通道,而是心臟系統的一部分。是延伸出來的心臟部分。跳動的“解剖學心臟”和血管、淋巴管等共同作用,將血液、體液運輸到四肢百骸。

    鄙人將這個包含胸腔中有節律跳動的臟器和遍布全身的能夠讓體液通過,并為體液通過提供動力的大系統;稱之為中醫心臟。若將本人定義的心臟稱之為中醫心臟,將西醫解剖學的胸腔中的心臟稱之為西醫心臟。那么,大家認為哪個才是真正的心臟呢?大家的思路是否又被打開了一些呢?若一時難以認同,那就請暫且存疑吧。我相信你會跟著我的思路,一步步地開闊視野,并拋棄常人的認知。

    當然會有西醫者對此“中醫心臟”并不感冒,認為西醫早就知道心臟和血管是同源之物了。也清楚地知道心臟、血管的功能和運動方式,認為鄙人不過是復述了一下西醫對心血管方面的常識罷了。你們的這些心思,本人都知道。你們西醫將心臟和血管分開認知,則證明在你們的知識體系里,兩者是不同的東西。而“中醫心臟”卻將兩者看成了一個整體。這個“中醫心臟”才是中醫可以運用陰陽五行哲學進行病理分析的“心臟”。這里描述中醫心臟,并不是要同你們西醫比較誰對心臟、血管的研究更早,更準確。而是要為傳統中醫建立常人可以理解的,且五行屬火的“中醫心臟”實體。并最終建立五行和五臟的聯系。

    這個叫做西醫的盲人摸到了胸腔中跳動的臟器,然后說心臟就是這個會跳動的臟器。這就是現實版的盲人摸象故事。大家跟著西醫這個盲人,將心臟看成胸腔里跳動的那個臟器,反而譏笑那些“不將心臟看成胸腔中跳動的那個臟器”的中醫,豈非咄咄怪事?這就告訴我們:西醫和中醫都在談論心臟,可是兩者談論的心臟并不是同一個事物。西醫不能用自己的知識體系,論斷中醫的知識體系。兩者不是一條道上的人,兩者談論的和思考的不是同一個事物。所以,西醫、中醫之間的具體病理上的爭論,基本上是雞同鴨講。

    可是西醫卻非常自負,且沾染了西方一神教“己所欲,施于人”的傳教精神。非要比較兩者的高下,且非常渴望將中醫徹底送進墳墓。所以盲人摸象的寓言,用在中醫和西醫的較量中;可以發展成盲人譏諷和蓄意謀殺非盲人的寓言了。西醫沒有人家中醫視野開闊,反而目中無人。西醫這個盲人,帶領群盲般的“白衣布丁”們,將“明眼”的中醫氣得直吐血。而中醫界數百年不出大師級的開創性人物,所以又有理說不清。當盲人們人多勢眾時,明眼人卻像是在胡說八道了。中醫的遭遇,其實就是“盲人堆里的明眼人”的遭遇。你們能體會到中醫的無奈和悲愴嗎?

    (二)中醫的脾臟。

    有了前面中醫心臟的例子,那么看似中醫脾臟也比較好理解啦。似乎只要找到脾臟系統就可以了。可是讓大家依葫蘆畫瓢,尋找中醫脾臟。估計大家依然尋找不到。不服氣的話,不看后文,自己先找一找。草根網曾經有一網友,認為鄙人目空一切,感覺不舒服。說道:我在這個壇子里混了兩年,其實也跟你的水平差不多了。你所說的我都能理解,有什么可神氣的;你也不過如此罷了。也有論壇大佬說,設若此人驕且吝,其文章不值一觀也。呵呵。你們誰能理解搜腸刮肚、尋章摘句,將本可以一句話就所清楚,但是為了讓悟性達不到理解程度的人能夠理解的苦衷呢?《黃帝內經》中,任何一句話都可以闡述成一篇文章。但是沒有給大家闡述,于是大家認為是在胡謅。可是給大家解釋吧,大家的悟性又達不到三言兩語的解釋就能理解的地步。說多了,還嫌你不謙虛,目空一切。唉,沒辦法。

    《黃帝內經》中,基本上任何一句話都是一個醫學論斷。那些醫學論斷,對于“岐伯”和“黃帝”那樣高手來說,都是常識。可是大家連人家的常識都不理解,怎么能跟上人家的思路呢。跟不上思路,還說人家是胡謅。人家氣都能被你們氣死了。對于鄙人這樣的醫學外行,傳統哲學內行來說,那些論斷也基本上算是常識吧。所以看到,《廢除中醫,利國利民(順口溜)》的作者這號人;鄙人基本上就只有替“岐伯”、“黃帝”氣吐血的份了。啥玩意啊。

    言歸正傳,我們繼續說中醫脾臟。

    大家找到中醫脾臟了嗎?若有人能從前文中醫心臟的論述中,悟得中醫脾臟的真面目,那么真該讓本人肅然起敬了。畢竟鄙人尋找脾臟,也頗費了些心思的;花費了幾個小時的寶貴時間。

    西醫脾臟是解剖學上的有形脾臟。外表光滑,顏色紅暗;內部全是血液。那么,脾臟真的是這個暗紅色的臟器嗎?如果認為脾臟真是這個臟器,那么你不但又犯了盲人摸象的錯誤,還犯了指鹿為馬的錯誤。這是怎么回事呢?

    我們知道,盲人摸象時,盲人最少還摸著了大象。說大象長得像扇子,是因為大象確實有一部分身體長得像扇子。盲人犯的是將部分當成整體的錯誤,和管中窺豹的錯誤是一樣性質的。可是,指鹿為馬就不同了。因為鹿和馬,根本就是兩種不同的動物。將鹿說成馬,根本就沒有任何正確性可言。指鹿為馬,比盲人摸象離真相更遠了。雖然都是錯誤的,但是兩者相比,差老鼻子遠啦。

    脾臟根本不是有形的臟器。甚至脾臟的形態根本不是固態的。呵呵。話說到此,你該不會又認為我在胡說八道了吧。從常人的目光來看,我很像是在胡說八道。因為,從來沒有人這么說過;甚至無法想象一個臟器竟然能夠不是固態的。這種說法,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有人能夠猜出來我將要描述的中醫脾臟嗎?希望有吧。孤獨的感覺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殘酷。鄙人經過幾個小時的“體悟”后,不得不殘忍地認為解剖學上的脾臟根本不是中醫脾臟。中醫之中,脾臟是“中央土”。是極其重要的一個臟器,甚至是一個須臾不可離開的臟器。但是,現實中“人體解剖學上的脾臟”卻是可以摘除的;甚至摘除后還能夠活蹦亂跳地活上好幾年。僅僅這一點,就足以讓本人否定解剖學上的脾臟了。鄙人認為“解剖學上的脾臟”徒有“脾臟”之名,卻無多少“脾臟”之實。僅僅是和“脾臟”有重要關系的一個臟器罷了。

    鄙人又經過幾個小時的“體悟”后,才最終認清了脾臟的真面目。當然,本人一句說出答案來,大家很容易理解。但是本人認知、否定、迷茫、探尋、搜索、鑒別、確定的過程,就被忽略了。而最寶貴的東西,往往在這些被忽略的過程之中。這種搜尋答案的能力,比現成的答案更寶貴,也更值得大家學習。不是嗎?那個認為能夠理解鄙人的文章,就說明自己的水平不在鄙人之下的網友,你能明白嗎?

    鄙人最終認定“中醫脾臟”是“血液細胞和體液細胞”,而不是“解剖學上的脾臟”。這幾乎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傳統中醫的意料。當然大家會懷疑這種說法,因為這畢竟和大家的認知相去太遠。這里請大家暫且存疑,先跟著鄙人的思路走。后面大家也許會慢慢開悟理解。

    鄙人將遍布全身的血液、淋巴液等體液細胞稱之為“中醫脾臟”。脾臟是干什么用的呢?脾臟是用來給體內細胞運送營養和帶走垃圾的。若我們把心臟看成道路、橋梁、隧道等基礎交通設施;則脾臟就是貨車、大巴車等運輸工具。當然,這些運輸工具是沒有動力的,動力要靠“中醫心臟”來提供。“中醫心臟”像是一個履帶運輸的傳送帶,脾臟就是坐在傳送帶上運輸東西的小斗車。“血液細胞和體液細胞(統稱中醫脾臟)”抱起營養物質或垃圾,順著“中醫心臟”系統而游走于人體的四肢百骸。

    “中醫心臟”的細胞,是一個網狀的結構。所有的細胞都被固定在具體的位置上,共同組成了管狀物。“中醫脾臟”的細胞,是一個離散的結構。所有脾臟細胞都漂浮在組織液中。兩個臟器精誠合作,“中醫心臟”包裹“中醫脾臟”,“中醫脾臟”游走于“中醫心臟”之中。

    當“中醫心臟”和“中醫脾臟”出現后,從此“多細胞生物體”有了“由外向內搬運營養物質和由內向外搬運垃圾”的硬件基礎了。也就是說,兩者出現后“多細胞生物體”這個“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完成了。多細胞生物體從此擁有了現代化的物流體系。可以實現同外界的物質交換了。那些深深埋藏在層層細胞包裹之中的體內細胞,也有了生存以及同外界溝通的能力了。

    大家能夠理解“中醫心臟”和“中醫脾臟”兩者對于“多細胞生物”的偉大意義嗎?大家能理解“道路”對于我們這個現代社會的重要性嗎?沒有我們每個人門前的道路,則我們根本無法生存下去。大門一堵,吃完儲存的食物,就得逃離,否則就會死亡。所以“中醫心臟”盱眙不可離開。同理,缺少裝載食物的手段。即使門前就是高速公路,大家照樣會被餓死。所以“中醫脾臟”同樣須臾不可離開。誰都不能離開血液,這是人人都能夠理解的大實話。血液細胞、體液細胞就是脾臟,誰都不能離開脾臟。

    那么,解剖學上的脾臟是什么呢?其實它就是一個儲存“中醫脾臟”的一個大容器。而不是“中醫脾臟”本身。將儲存“中醫脾臟”的容器,說成“中醫脾臟”本身,則就犯了“指鹿為馬”的錯誤了。兩者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事物,并且一個固態,一個液體;一個有型,一個無型。一個可以摘除,一個須臾不可離開。這樣解釋,大家能夠理解嗎?

    當然大家依然會對“血液細胞、體液細胞”是脾臟,感到難以接受。因為一個堂堂的大臟器,竟然是液態的。無論如何也難以同“臟器”的說法掛上鉤。無論中西醫,都從來沒有說過過人類竟然有一個液態的臟器。請記住,我們依然是在努力將五行和五臟之間,建立聯系。西醫難以接受脾臟是液態的。中醫總該豁然開朗吧。畢竟中醫也從來沒有描述過具體的五臟形態,而是在描述五行哲學之中的五臟。傳統中醫的五臟,是不排斥液態臟器的。

    我們還是對“中醫脾臟”多描述一下吧。畢竟“中醫脾臟”異常重要,處于五臟之中央。五行屬土,厚德載物!一切非外傷疾病,皆可從中醫脾臟之中找到根源。并且“中醫脾臟”也是理解其他中醫五臟的鑰匙。同時也是理解六腑及氣血、神明等《黃帝內經》中相關術語的鑰匙。

    下面我們將描述一下“中醫心臟”和“中醫脾臟”相互之間的工作原理。這更有助于大家認知“中醫心臟”和“中醫脾臟”。

    “中醫心臟”,實際上是一個封閉的環形結構。動脈毛細血管和靜脈毛細血管在末端是聯通的。血液細胞正常情況下是不會離開血管壁的束縛的。也就是說中醫心臟包裹著中醫脾臟。只有在血管遭到破壞時,血液細胞才會滲透到組織液中。

    體內細胞產生垃圾后,直接排放到體液里。因毛細血管侵泡在體液中,而動脈血管中的營養物質濃度比體液中的濃度大,體液中的垃圾物質濃度比動脈血管中血液的垃圾濃度大。于是,在滲透壓的作用下,營養物質由血管滲透進體液中,垃圾由體液滲透到血管中。所以,當動脈血流到靜脈血管時,釋放了營養物質,帶走了體液中的垃圾。而血管一刻也不停滴流動,所以營養物質和垃圾也在不停滴更新。如此則實現了將營養物質運輸到四肢百骸,將體內垃圾從四肢百骸中帶走的生理過程。偉大的“中醫心臟”和同樣偉大的“中醫脾臟”,為生物體建立了獲得營養物質和清潔環境的偉大“基礎設施”。

    中醫經常會脾胃合稱。說脾胃之間互為表里。實際上是腸胃只是消化食物的容器,“中醫脾臟”才是吸收營養物質的臟器。血液將營養物質(食物顆粒)帶進了人體。并負責將吸收進來的營養物質(這時的營養物質僅僅是半成品,無法被體細胞直接吸收使用)運輸到體內的加工廠。并利用滲透壓將這些半成品交給體內的“加工廠”后,再帶上“加工廠”制造出來的成品(體內細胞可直接利用的營養物質)。并最終將這些“成品”通過“中醫心臟”的運輸,帶到體細胞周圍。

    其實,從腸胃所吸收的營養物質,對于人體的來說,就跟經濟領域的鐵礦石、稻谷、煤炭等一樣。這些東西,人體是無法直接使用的。必須運輸到加工廠去加工好后,才能使用。世間的道理都是相通的。這不,經濟學就和醫學是相通的。其實,本人研究醫學完全是因為研究經濟學的原因。本人就是想從人體中獲得經濟學中難題的答案。古人所言,不為良相便為良醫,就是這么來的。

    看完我的解釋,是不是認為“中醫脾臟”其實并不怎么高深啊。可是這并不高深的事情,為什么非要等我說出來后才能理解呢?篳路藍縷的艱辛,豈是你們攜佳人之手于之上散步所能相比?同理,篳路藍縷的功力,也遠非你散步游走的功力可相比。唉,其實說這些廢話,也是為了大家能夠在輕松愉悅的氛圍下理解那些枯燥的道理。也是鄙人搜腸刮肚后才找到的,能夠讓“布衣白丁”們理解的方式方法。我容易嗎。

    (三)中醫的肺臟

    有了前面“中醫心臟”和“中醫脾臟”的教訓。大家是不是對那個用來呼吸的肺臟也迷惑了啊?有人會說,頂你個肺啊;你這算哪門子歪門邪道啊。中醫不像中醫,西醫不像西醫。正宗的中醫絕對不會承認你的結論。中醫根本沒有細胞概念,用細胞的概念來詮釋中醫;你這是欺師滅祖;所有的中醫都會和你劃清界限的。其實,若真有持有該看法的所謂中醫,才是中醫界的悲哀。這樣的中醫就像腐儒一樣,死抱著圣人之言,卻將圣人之精神丟得無影無蹤。這節操,才是真正的欺師滅祖啊。

    大家不清楚當前是什么時代。多數人會認為這是一個庸俗不堪,糜爛絕望的時代。其實你們大錯特錯了。這是一個“諸子蜂擁、圣人群生”的大時代。這是一個出“通天徹地之圣人”的黃金時代。千百年后,當“當代圣人”的教誨,被人視為常識后;人們會認為前人怎么那么傻呢,簡單的道理都想不明白。并為自己沒有能夠出生在這個“可以建功立業,留萬世真言”的大時代而扼腕嘆息。

    批完部分腐儒中醫,繼續批西醫。同中醫相比,西醫都犯了盲人摸象的錯誤。且相比之下,西醫就是一個“見山是山”的庸人水平(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是認識事物的三個境界)。沒有絲毫的抽象、歸納與提煉能力。沒有任何從不同表象事物之中,抽象出統一性的能力。想想西醫老祖宗的放血療法,就讓人覺著可笑。渣渣一樣的水平,還敢出來賣弄。當然,西醫非常懂魔術原理,也非常精通組織起來,共同對付患者的原理。西醫也竟然因此而賣弄出一統江湖的水平。在這方面其實還是需要佩服西醫們的。

    好了,我重回正題,說說“中醫肺臟”

    當肉眼無法看到的單細胞生物,發展壯大到肉眼視野可及的任何生物后。其細胞數量都是多達億萬級別的。我們肉眼所及的任何生物,都是龐大的細胞集合體。體內細胞同外界的直線的距離,相比細胞本身的尺寸,簡直就是“光年”的級別。但是體內細胞也需要生存,需要營養物質和新鮮的空氣。如何才能使得新鮮的空氣進入厚厚的細胞集合體內部呢?

    還好,“中醫心臟”和“中醫肺臟”使這種接觸新鮮空氣的需求得到了滿足。“中醫心臟”深入厚厚的細胞集群內部;使得任何細胞皆可在能力所及范圍之內,接觸到或感受到“中醫心臟”。“中醫脾臟”在“中醫心臟”的基礎上,將外界物質帶入到體內深處的每個細胞的可接觸范圍之內。這樣,“中醫心臟”和“中醫脾臟”使得體內細胞擁有了接觸外部新鮮空氣的可能了。

    就如外國的商品想要進入中國,則只要該廠商有中國的銷售渠道,且中國的物流體系能夠達到每個人周圍。則該商品就能夠進入每個中國人的視野范圍之內。“中醫心臟”和“中醫脾臟”就是外部新鮮空氣的銷售渠道和物流體系。有了銷售渠道和物流體系,則我們就可足不出國而享受國外的產品。是不是道理又是相通的啊。本來就是嘛。世間的道理竟然一模一樣,可是這一模一樣的道理,為什么大家都悟不出來呢?難道只有本人到了這種晶瑩剔透的地步嗎?其實你也可以。

    這樣,“中醫心臟”和“中醫脾臟”的存在,使得為“中醫肺臟”不再需要像他們一樣,深入到生物體的內部;出現在每個體內細胞的附近了。所以“中醫肺臟”,只需要出現在生物體的體表之處就可以了。并且,“中醫肺臟”只有長在體表之處才能夠吸收新鮮空氣。“中醫肺臟”就是在生物體的體表之處發生的一種血液和新鮮空氣交換的場所。

    什么?你認為肺臟沒有在體表,而在體內?說出這樣的話,說明你的悟性還差很多啊。什么是體表,什么是體內;你都沒有搞清楚呀。你是不是認為只有那些能看到的器官才是在體表啊?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這里的“體表”、“體內”,不是你眼睛所看的“體表”、“體內”。這里的“體內”是指表皮覆蓋之下的組織或器官。而體表則僅僅是表皮。在這種視野下,口腔、食道、腸胃、鼻腔等統統算是體表。是不是感覺這種說法有些不可思議啊。其實,人的口腔、食道、腸胃、鼻腔等,不過是表皮的凹陷罷了。其內部皆是凹陷的表皮,屬于表皮是毋庸置疑的。想想單細胞生物怎么進食吧。它們就是通過表皮把食物吸收進身體的。腔腸動物的進食方式稍稍進步,它們表皮把食物包裹起來,慢慢吸收。這些包裹起食物的表皮,就是腔腸動物的腸胃。人類的腸胃其實同這些腔腸動物也是沒有絲毫差別的。都是用來包裹食物的表皮凹陷。其實,從口腔到肛門,整個消化系統皆是表皮凹陷而成。動物們用這個凹陷的表皮來包裹食物,并吸收營養;最終把無用的渣滓排出去丟掉。

    按照這種認知方法,則肺臟當然屬于體表。我們知道空氣通過鼻腔、氣管,然后到達肺腔。肺腔內部是眾多的肺泡。肺泡是一種可以開合的小腔室。這些小腔室的內薄壁上,有眾多極其細小的毛細血管。毛細血管壁可以被空氣分子穿透。呼吸時,通過肺泡內部的氣壓差和血液內部的氧氣、二氧化碳進行交流。呼氣時,肺泡氣壓變小,靜脈血液內溶解的氣體揮發到肺泡空腔中,并被排出體外。吸氣時,肺泡氣壓變大,肺泡空腔中的氣體在壓力之下,溶解進血液里。這個過程中,血液在不停地流動。呼氣時,富含二氧化碳的血液在肺泡中釋放二氧化碳;吸氣時,缺少氧氣的血液在溶解、吸收氧氣。血液在不停滴流動,呼吸在不停滴進行;于是血液在不停滴被洗干凈后重新從體表流會體內。體內細胞所需要的氧氣也隨之被帶進了體內深處。

    有人會說,你說的這些都不過是肺泡的原理。人家西醫早就研究出來了。估計你也是在拾人牙慧。這么說也沒錯,也確實算是西醫研究的成果。但是,中華之大可以包容萬象,有用的東西,拿來為我所用,有何不可呢?況且,這種技術集成的工作,不是誰想做都可以做的。這些原理,早就公布出來了,可是為什么沒有人能夠將其融合進自己的中醫五行五臟理論中呢?中華醫學有的是包容的大氣,而且以鄙人目光所及,遲早會將當前的西醫變成中醫的一個科室。將西醫的手段,變成中醫診斷和復查的輔助性手段。

    說了這么多;你的“中醫肺臟”和人家的西醫肺臟,好像也沒什么差別嘛。是的,好像沒什么差別。大同小異。只不過“中醫肺臟”不僅僅是氣管之下的腔室;就如“中醫心臟”不僅僅是胸腔中有節奏跳動的臟器一樣。“中醫肺臟”除了有形的肺臟之外,還包括一些其他的東西。那就是表皮的呼吸組織。

    我們知道有些動物沒有肺臟,也沒有腮。他們通過表皮呼吸。其實人類跟這些動物一樣,也能夠通過表皮進行呼吸。有形的肺臟,不過是一種專業化的,用來呼吸的表皮。有形的肺臟是一個變異的表皮呼吸組織。

    我們將有形的肺臟以及全身可以執行氣體交換功能的表皮組織,統稱為“中醫肺臟”。

    有人閱讀至此,心里會想:媽呀,你真是牛逼到家,做精了。有人閱讀至此,心里會想:媽呀,你這是思維錯亂,發神經了。唉。其實我既沒有做精,也沒有發神經。我只不過是描述了一下實事罷了。不要崇拜哥,也不要詆毀哥。

    (四)中醫的腎臟

    說的腎臟,就有人聯想到腎虛。其實,中醫本身就嚴重腎虛。《黃帝內經》給中醫注入的陽氣,到如今早已被耗盜殆盡。如今的中醫,江郎才盡、病入膏肓。神醫圣手,似乎再也無法重臨華夏了。本草綱目集中藥大成之后,中醫似乎累了。似乎認為自己已經建立起足以光照萬世的輝煌大廈了。哪成想,卻被人家西醫一拳打倒在地,并踩上一只腳。似乎有萬世不得超生的意思。有人說,人生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中醫何嘗不是如此啊。沒有了創新精神,就失去了應對挑戰的能力。中醫顯然嚴重腎虛,需要大補。此文就是給中醫的一粒大補丸。

    中醫需要大補的地方太多了。西醫雖然可惡,但是人家身上還是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的。中醫只有從對手身上學習東西,完善自己。才能在日后有朝一日取代西醫,重新為人民服務。

    西醫身上有什么可學的東西呢?其實最需要學習的還是本人前面所鄙視的內容。比如說放血療法。這里說學習放血療法,并不是說學習他們放血的做法。而是說學習他們背后的思路。西醫的基本思路是對抗療法。無論手術、消炎;其核心思想都是對抗。對抗什么呢?對抗病“癥”。西方人治病的思路就是,治病就是消除癥狀。只要把你的癥狀消除了,就算我治好了。至于這個癥狀消除后,是否會引發其他癥狀。那就是你自身的問題了。西醫有的是制造疾病名稱的能力。亂按一個病名,就制造一種特殊疾病。有了新病名,就有了逃脫責任的碉堡了。中醫學習西醫,不是要學習逃避責任的伎倆。而是要學習他們對抗病癥的能力。畢竟讓人們感受到痛苦的是病“癥”。是病的癥狀讓人們痛苦不堪的,而不是疾病本身。醫生,本是救苦救難的菩薩。不學些救苦救難的方法,怎么解除人們的痛苦呢。

    并且,對抗療法也會阻止癥狀的發展,遏制病情的發展,避免引起其他不可控的系統性生理危機。人家西醫的對抗遏阻能力,還是有些用處的。中醫就是過于強調調和。過于強調肌體自身的自愈能力。走路快摔倒的虛弱病人,你要先扶他一把,再讓他們鍛煉身體。否則一跤摔下去,可能就過去了。先對抗病情,再調理肌體;這才是正確的醫療思路。

    另外中醫別太把自己當成無所不能的菩薩了。你想當菩薩,必須先有菩薩的能力。否則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就連組織起來對付患者的西醫,面對“醫鬧”都心驚膽戰。更別提單槍匹馬,負有無限責任的中醫師了。面對人心大壞的當前形勢,中醫的組織形式就注定會被淘汰。保護不了自己,還想救別人;也太把自己當根蔥了吧。胡萬林就是你們的下場。胡神醫,縱橫江湖多年。若非救人無數,怎么會有人前仆后繼地當他的試驗品呢。他能屢屢進宮,屢屢重操舊業;必定有過人之處。但是又如何呢?西醫把持的衛生部,西醫思維誤導的媒體,就是要滅了你。

    人家西醫,醫藥分離、檢判分離、科室分離;重重保護,步步逃避責任。可是依然難逃官司纏身。人家西醫抱團對付患者,欺騙蒙蔽患者;可還是難敵偶爾捅來的尖刀。你中醫,望聞問切,開單制藥,后期調理,皆是出自你一人之手。你承擔了無限的責任,任何患者的痛苦都是你造成的;任何并發癥都是你制造的;任何醫療事故都是你無法逃脫的。也就是說,病人已經賴上你啦。這樣危險的情況下,你還敢行醫。你真是膽大包天!更何況,還有西醫把持的各種醫療機構,在絞盡腦汁地用他們的方法證明著你的責任。什么重金屬超標了,什么有毒有害了。都是要置你于死地。砒霜有毒,你中醫卻敢拿來治病。簡直狗膽包天。

    好了,說了一堆中醫的腎虛癥狀后,讓我們回到正題吧。

    “中醫腎臟”是什么呢?想知道中醫腎臟是什么,就先了解腎臟是干什么的吧。我們都知道腎臟是用來泌尿的。可是腎臟為什么要泌尿呢?當然,大家也都知道,泌尿是為了排除體內的毒素。感謝中西醫理論的不懈宣傳,使得這些理論變得這很好理解。若沒有他們前期的鋪墊,腎臟排毒的理論說不定還要解釋半天呢。

    腎臟猶如一個大洗池。血液細胞到腎臟中洗個澡,就干干凈凈地重新出發了。腎臟工作的原理,其實同肺臟是有些相似的。肺臟通過肺泡,利用肺泡血管壁可以透過氣體分子,卻不可以透過液體大細胞分子的半透原理,利用肺泡閉合造成的氣壓差,來溶解養氣,分離二氧化碳氣體。從而實現呼吸功能。而腎臟也同樣是在利用半透膜的原理在實現對血液的清理。

    腎臟中有腎小球,腎小球中有半透膜。這種半透膜能夠透過水分子和毒素分子。卻無法使得血液細胞和其他有益物質透過。或者即使有益分子透過后,后面依然有收集這些有益物質,并將其再次送回的組織。這樣,攜帶毒素的血液流經腎小球,腎小球中干凈的富含營養物質的體液和攜帶毒素的血液隔著半透膜相遇。干凈體液中的液體滲透進攜帶毒素的血液中,血液中的毒素滲透進干凈的體液中。最后在腎小球中實現了毒素在血液和體液(交換液)中濃度的平衡。血液中的毒素濃度降低了,體液(交換液)中毒素的濃度升高了。然后這些攜帶毒素的體液(交換液)經過加工處理變成尿液,最后通過輸尿管而運輸進膀胱儲存。

    肺臟交換的是氧氣和二氧化碳,腎臟交換的是營養物質和毒素。肺臟通過氣體交換,腎臟通過液體交換。肺臟在體表進行物質交換,腎臟在體內進行物質交換。兩者的工作原理又如此相似,肺臟和腎臟之間似乎有某種重要的關系。我們對他們之間的關系暫且存疑。

    話題進行到這里,估計又有人有話可說了。你講的內容又是西醫的東西,離開西醫我看你的文章就無法進行下去了。話似乎不錯,但是別忘啦,這是為了你們能夠理解五行和五臟的關系而不得已選擇的解釋途徑。而西醫就是這“看山是山”的水平。大家也同西醫一樣,只能理解這些“看山是山”的敘述。另外,西醫發現了這些原理,只是說明西醫在這方面先行了一步,不能說你發現了貼個標簽就變成你的了。

    當然中醫腎臟不僅僅是有形的腎臟,還包括其他組織;那就是汗腺。汗腺的原理同腎臟泌尿的原理是相同的。腎臟就是一個超大號的汗腺,這個超大號的汗腺主要用來整個身體清理垃圾。而汗腺則處于體表附近,將體表附近,難以依靠腎臟實現體液清理的部分,進行清理消毒。中醫腎臟,是包括有形腎臟以及遍布全身的汗腺組織的大腎臟系統。

    我們將有形的腎臟,及遍布全身的汗腺組織,稱為“中醫腎臟”。這個“中醫腎臟”依然同“中醫心臟”一樣,是一個大系統,而不僅僅是解剖學上的那一對西醫腎臟。

    “中醫腎臟”負責清理“中醫脾臟”中所運載的垃圾。現在,已經有四個中醫臟器了。“中醫心臟”負責為多細胞生物提供,物流渠道和物流動力。“中醫脾臟”為多細胞生物提供物流工具和手段。“中醫肺臟”為多細胞生物提供不可或缺的氧氣。“中醫腎臟”為多細胞生物提供清除內部垃圾的手段。多細胞生物這個超級大系統的基本構架已經建立起來。

    (五)中醫肝臟

    白衣布丁們都容易理解淺顯的道理。深奧的道理他們不理解,也不想理解。日常生活中有用處的,就多了解;無用處的,就愛誰誰。有些很淺顯的道理,白衣布丁也不一定理解。比如中醫“治未病”的說法。有人就會說,這不是扯淡嘛;未病就是沒有病,沒有病誰找你瞎折騰啊。再說了,未病怎么算治好呢?根本沒有標準去衡量。忽悠人,不帶這么忽悠的;你中醫把大家當白癡啊。

    人家西醫就從來不提“治未病”的概念,而用的是“臨床”概念。臨床概念就是指你的病癥已經發展到最高峰,而又你拖不得而必須看醫生的時候了。人家西醫治病,是到了你最需要人家的時候才出手的。人家不提治未病,而是臨床時,用“未病”來嚇唬患者。比如對患者說:若不治療則會引起某個無法治療,且會令你痛苦異常的重大疾病。這個可能會引起的疾病,就是未病。但是人家從來不治這個“未病”,而是利用對“未病”的恐懼心理,而嚇唬患者乖乖聽話掏錢。

    中醫“治未病”概念,除了給患者以不誠實的感覺外,似乎沒有任何用處。而且誰治未病,誰都會有損失。以古代名醫扁鵲家族為例: 魏文王問扁鵲曰:「子昆弟三人其孰最善為醫?」扁鵲曰:「長兄最善,中兄次之,扁鵲最為下。」魏文侯曰:「可得聞邪?」扁鵲曰:「長兄於病視神,未有形而除之,故名不出於家。中兄治病,其在毫毛,故名不出於閭。若扁鵲者,鑱血脈,投毒藥,副肌膚,閑而名出聞於諸侯。」連扁鵲家族都這樣,治未病的兄長醫術最高明,卻最不出名。醫術最差的扁鵲,卻是最出名的名醫。由此可見一斑。道術之分離若此,讓人寒心啊。

    病未成形,癥未顯明時,是最容易治療之時。醫術最高明者,是將病癥消滅在萌芽狀態之時的人。當小病拖成大病,當大病演變成重病時,任你醫術再高明,怕也難救大廈之將傾。而中醫最重醫道,醫道要求醫者必須有菩薩心腸。所以中醫提出了“治未病”的概念。而西醫本質是商人。并且深得西方人海盜傳統熏陶。一切以掙錢為重,一切以綁架患者為重。故而只會用未病來嚇唬綁架患者。甚至故意讓患者的病情加重,以便以救命的名義進行搶劫。

    中國人在王朝末世時也會出現麻木不仁的情況,但是也僅僅止步于麻木不仁。但是絕不會出現社會主流認可劫掠或落井下石的做法。相反西方人,則只要搶劫的手法合法合規,則是被主流認可的。他們認為行為優雅的搶劫是紳士的本事。所以西方的國王可以讓海盜來做總督。加勒比海盜,也可以成為西方兒童膜拜的對象。中醫來自于中國人,西醫來自于西方人。其醫學理念,必然是社會理念的延伸。

    好了我們扯這么多不相干的東西,是為了便于理解中醫和西醫內核的分歧所在。現在讓我們重新言歸正傳,來談談中醫的肝臟。

    其實按照中醫的理論,肝臟屬于木,是五行之首。可是我們這里卻將肝臟放到最后來解釋,似乎不合常理。如此安排講解的順序,主要是因為肝臟相對其他臟器來說,其功能不被大家感受和理解。在大家的印象中,認識肝臟似乎就是從大三陽小三陽此類的肝炎中了解的。我們能感受到心臟,能感受到肺臟,能感受的腎臟,通過腸胃系統似乎也能感受到脾臟。可是唯獨這個肝臟,離我們很遙遠。除了得肝炎的病人,似乎我們常人無法感受到肝臟的作用。于是肝臟就變成了五臟之中最令人陌生的臟器了。我們本著先易后難的原則,于是就將肝臟的講解放到了最后。

    人們多認為腸胃是加工并吸收營養物質的。因為我們的食物都吃進了腸胃。但是這卻是一個嚴重的誤解。腸胃只不過提供了消化和吸收的場所;根本沒有加工或吸收任何“體細胞”可以直接利用的“營養物質”。就跟廠房只是原材料的加工場所,加工將原材料加工成商品的只能是工人和機器一樣。腸胃是一個蒸煮食物的“大鍋”。大鍋中的“有用物質(半成品)”會通過腸胃黏膜而滲透進血管中,由“中醫脾臟”將這些“有用物質(半成品)”,通過“中醫心臟”提供的通道而送入人體內部的“加工廠”。由這個加工廠將“半成品”加工成“體細胞”可以直接利用的“營養物質(成品)”。

    腸胃屬于六腑序列的器官,不屬于五臟序列。腸胃就如經濟領域的采礦企業一樣,只是對食物進行了開采、收集和粗加工。能夠吸收營養物質的臟器,只有脾臟。除此之外,任何其他臟器都不能從外界為人體吸收營養物質。當然,如果你認為:食物經過腸胃的處理,變成了人體能夠吸收的營養物質,從而被人體吸收。所以就認定腸胃應該同肺臟一樣,都是存在于“體表”的五臟級別的臟器。那就錯了。檢驗是否屬于五臟系列的臟器,有一個辦法簡單可行,那就是摘除該臟器或該臟器功能消失,看看生物體是否不立即死亡而能夠繼續存活。摘除腸胃,顯然不會立即導致生物體的死亡。有人又會說,按照你這個方法,那么大腦也應該是五臟了。不信你摘除大腦試試,看看是否會立即死亡。呵呵。其實這種說法只要證偽就可以了。人體或生物體有腦死亡的現象,但是他們的生物體依然在運行。有的甚至腦死亡多年依然有自主呼吸和心跳。這說明大腦也配不上五臟的地位。腦是奇恒之府,也是一個“腑”級別的器官。

    腸胃的確是在收集營養物質。但是腸胃所收集的營養物質也僅僅可以進入人體的營養物質。但是這樣的營養物質還遠遠不能被人體細胞所吸收利用。而只是一種可以進入人體的“半成品”。腸胃系統就相當于人類社會的原材料開采行業。所開采出來的產品,僅僅是原材料等初級產品,比如,鐵礦石、圓木、石油、小麥等。根本無法被人類社會所直接利用。腸胃系統所吸收的營養物質就是這些有用卻無法直接使用的“初級品”。

    “中醫脾臟”的攜帶運輸功能,同經濟領域的“標準化合約”或互聯網領域的“數據交換協議”一樣。是一種標準化的“裝運協議”。一個生物體的脾臟細胞(血液細胞),能夠吸收并運輸什么東西,都存在一個標準化的“協議”。什么東西能夠裝上“中醫脾臟”并被運輸進體內,什么東西不能;這都是有相關協議標準的。食物中有些營養物質符合“協議”,則會被吸收進體內。反之,則不能吸收進體內。不符合“協議”,則只能被當成排泄物排出去。

    腸胃收集與開采出有用的物質后,“中醫脾臟”根據生物體設定的“標準化協議”,將其中可以利用的物質運輸進體內的加工廠。交給加工廠對這些初級品進行進一步的深加工。

    那么,真正制造讓人體可以吸收的營養物質的臟器是什么呢?對了,就是肝臟。肝臟就是一個巨型的化工廠。人體所吸收的所有營養物質都要經過肝臟的加工,才能變成人體細胞所能夠直接吸收利用的成品。同時,人體細胞所產生的垃圾,也無法直接被腎臟或肺臟排出體外。而必須經過肝臟這個化工廠的加工,才能變成二氧化碳以及其他可以被腎臟所分離出去的毒素。肝臟將人體無法直接吸收利用的食物,加工成人體細胞可以直接吸收利用的營養物質。將人體無法直接排出的垃圾,變成可以排出的垃圾。這是肝臟的功能。

    肝臟是體內的一個龐大的加工廠,就如一個國家的工業區一樣。一個國家的工業布局怎么才最有效率呢?從經濟學來說,集中在一起才最有效率。集中在一起的工廠和產業鏈,會制造集聚效益。物流、溝通、交流等諸多效益會因產業集群而出現。人體中的化工廠其實跟社會中的加工廠原理是相通的。集合在一起,才能產生最高的生產效率。于是人體將幾乎所有加工廠都集合在一個地方中,那就是肝臟中了。

    從肝臟功能來看,中醫肝臟似乎和西醫肝臟沒有什么區別。但是,中醫肝臟依然不僅僅包含有形的解剖肝臟;而是包含所有能夠提供食物加工功能的臟器。按圖索驥,則人體腸胃之中,分泌消化液的功能,也屬于廣義上的肝臟系統。所以,“中醫肝臟”是指包含有形肝臟的所有有助于加工食物的臟器系統。

    “中醫肝臟”是五臟之首,沒有肝臟制造的營養物質,體細胞會立即餓死,生物體這個系統也會全面崩潰。沒有肝臟將體內毒素合成“中醫腎臟”可以分離的垃圾,以及“中醫肺臟”可以呼出的二氧化碳,則生物體內的環境會立即惡化,從而將體細胞毒死。生物體這個體系也會全面崩潰。

    唉。“中醫五臟”終于講完了。太費勁了。其實大可以三言兩語就表達清楚的,但是鄙人三言兩語表達出來后,會被你們認為是百無一用的大空話。于是,所以,自然,肯定,要繞這么大的一個圈子來表達了。

    四、中醫五臟的偉大意義

    經過啰嗦了那么多,終于給大家樹立了一個“中醫五臟”的大框架。至此,中醫也有了實體的五臟了。如果以后還有人說,西醫有解剖學支撐,中醫沒有解剖學的支撐。那就可以用這篇文章來告訴他們,中醫有自己的五臟,而且這個五臟比你們西醫的更加接近事實。

    “中醫心臟”為多細胞生物體構建了一個“一頭連接外部,一頭連接所有體內細胞”的龐大的基礎設施。使得由億萬細胞組成的龐大的生物體可以為所有內部成員提供同外界溝通的機會。就如中國政府為所有社會成員鋪設了村村通,戶戶通的水泥路一樣。“中醫心臟”將所有體細胞都溝通在可以互聯互通的體系之中。“中醫心臟”用各種大小血管將體細胞及五臟聯通了起來。使得體細胞及五臟之間,可以無障礙地交流物質和信息。

    “中醫脾臟”為多細胞生物體提供了一個可以通過“中醫心臟”提供的運輸通道而運輸各種內外物資的工具或手段。使得外部物資和內部物資可以通過一個個標準化的裝運協議,而運送到指定的目的地。這樣使得,外部營養和內部垃圾都可以實現內外之間的交換。

    “中醫肺臟”為多細胞生物體提供了一個換洗“中醫脾臟”中所溶解氣體的工廠。“中醫脾臟”根據標準化協議,從內部運輸溶解在體液中的二氧化碳,流經“中醫肺臟”。在“中醫肺臟”的幫助下,通過肺泡壁釋放二氧化碳,并溶解吸收氧氣。最終幫助多細胞生物體,實現清除內部二氧化碳,并帶入外部的氧氣。從而實現對“中醫脾臟”的換洗。

    “中醫腎臟”為多細胞生物體提供了一個清洗“中醫脾臟”中所溶解的垃圾的洗滌工廠。“中醫脾臟”根據標準化協議,從內部運輸溶解在體液中的垃圾或毒素,流經“中醫腎臟”。在“中醫腎臟”的幫助下,通過腎小球的透析作用,將“中醫脾臟”中的毒素滲透進透析液中,并把所收集的透析液制成尿液或汗液排出。同時,通過反向的透析原理,將從“中醫肝臟”之中流出的富含營養的體液中裝運營養物質,最終將其輸送到全身體細胞。從而實現內部垃圾貨毒素的清洗,外部營養物質的裝運。為多細胞生物提供了一個清潔而富含營養的內部環境。

    “中醫肝臟”為多細胞生物體提供了一個超級加工廠。這個加工廠負責為所有體細胞,包含五臟細胞自身,提供生存所必須的營養物質和能量。同時將“中醫脾臟”所收集的體內毒素加工合成“中醫肺臟”可以排出的二氧化碳,以及“中醫腎臟”可以排出的尿素等垃圾。為生物體提供必須的生存條件。

    “中醫五臟”是比“西醫五臟”更加龐大五臟體系。中醫五臟,是以功能劃分的臟器體系。而不是西醫解剖學上肉眼可見的五臟殘體。西醫只能看到解剖學上的部分五臟,而看不到遍布生物體全身的龐大五臟體系。

    西醫以偏概全,將部分視為整體;將一班視為全豹。西醫治療中所有的偏差皆可由此而找到理由。也可以說,西醫根本不了解人體。整個西醫界,千百年來對人體的整體認知,都達不到鄙人這一篇文章的水平。更遑論同中醫爭雄了。

    這里的“中醫五臟”,為中醫體系提供了一個亙古未能揭明的“五臟的實體”。這是陰陽五行哲學落地生根,接上地氣的基礎。也是傳統哲學再次興盛的催化劑。“新中學”志在為萬世開太平。也將藉此在醫學領域,為人們開出一個萬世一統的醫學體系。

    (最后,我們依然不得不聲明一下,西醫有西醫的長處。真正的中國精神,是包容的。好的地方學習,不對的地方改正,互相學習共同進步;多好。另,從各國財政不堪重負,無力負擔醫療保險大趨勢下,中醫再次成為主流醫學幾乎是鐵定的趨勢。西藥利益集團就不要徒勞無功了,純屬在白費勁。)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 五臟:脾、肺、腎、肝、心;六腑:胃、大腸、小腸、三焦、膀胱、膽。人體內臟器官的統稱。也比喻事物的內部情況。
    2017/11/27 18:14:53
  • 現代生物醫學成果中,還有神經系統如大腦骨髓末梢神經等,五臟學說沒有此系統,要補上。
    2017/11/27 18:12:58
  • 系統地,聯系的,辯證的五臟解說,且結合了現代生物醫學知識,很好!

    經濟系統也有類似道理在里面,感覺博主的東方經濟學定性方面應當是成立的,但要運用得好,尚有許多工作要做,祝成功!
    2017/11/27 18:06:16
  • 蔡老師你這么跟個小孩子一樣呢。
    2017/11/27 17:02:46
  • 研究古中醫是對頭的。古中醫與現代中醫的區別很大。是現代中醫把中華傳統中醫給敗家了。溫病派們把治病的勁頭專注于賺錢上了,一個普通的小病用方幾個月治不好,所以讓西醫給碾壓了。復興古中醫是中醫發展的當務之急。你們若能進“愛中醫群”聽幾次課,也不至于在這里到處丟人現眼了。
    2017/11/27 15:51:50
  • 當你們還在研究古中醫的ABC時,吉林省有一位叫李鳳軍的奇人+天才,卻領著一幫婦女將1600年前醫圣張仲景的《金匱要略》、《傷寒論》,及《黃帝內經》等的古中醫之成千上萬的藥方和產品,通過5萬多個微信群宣傳推薦和應用給全中國乃至世界各地的幾千萬人那里了。想想你們落后時代也太遠了。
    2017/11/27 15:37:47
  • 拜讀了.................
    2017/11/26 22:46:08
  • 拍案叫絕!
    此五藏令人信服。簡約即是美 敘述簡潔-就完美了。
    2017/11/26 20:37:57
  • 車博主,就討論就到此結束吧。我們這里真是有些雞同鴨講的感覺。說的不是一個事物,論的不是一個層次的東西。各自做好各自的吧。
    2017/11/26 19:21:31
  • 我看到此為止吧,我們討論經濟學不在一個層次。
    2017/11/26 18:42:52
  • 我們日常所走的道路,就跟人體的血液所流走的血管一樣,可以通向任何地方。游走在各種道路上的我們,如同游走于人體血管中的血液一般。道路可以通達社會的任何地方,血管則可以通達人體的任何方位。兩者是沒有多少區別的。
    =============

      比如您這樣解讀人體血液就完全搞錯了,血液是分配人體內養分與氧氣的流通工具,這種特征與現實社會當中的貨幣的特征是一樣的,因為貨幣是分配社會財富的工具,是面向社會全面流通的分配與交換工具,所以,貨幣就是社會的血液。這樣解讀才能使人體生命系統與社會經濟體制的原理相互關聯。
      我們日常無論怎樣走路,到了晚上還得回到自己住所休息吧?上班得堅守自己的崗位吧?每個家庭生兒育女就像人體細胞分娩一樣,這種特征本身就說明每個人的特征就好比是人體生命系統中的各個細胞。盡管現實社會中的每個人相對于人體生命系統中的各個細胞而言更自由一些,但仍然可以把每個人比如成細胞。
      再看看人體生命系統是采用怎樣的原理將全身幾百兆細胞編織成一個生命共同體的,將這種原理解讀出來指導社會經濟改革就是很科學的研究方法。
    2017/11/26 18:39:45
  • 車博主,你這么逗呢。我說看這篇文章有助于提前理解《東方經濟學原理》。意思是兩篇文章道理相通。
    2017/11/26 18:29:49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草根思想者,致力于促進中國內生思想群體的崛起,致力于中國傳統哲學的涅磐重生,致力于清理流行價值與制度的乖謬部分,致力于化解一切偏執的思想體系,致力于真正的思想啟蒙,致力于歷史的正確解讀,致力于建立中國自己的話語體系,致力于為當前政權建立完善的統治資格解釋體系,致力于完善中國政治模式并建立超越歷史的政制,致力于促進人類向大同世界邁進,致力于民眾幸福安康。研究方向:傳統哲學、生命哲學、生物進化學、中西歷史比較、憲政民主體制研究、政治演進、仿生政治學。愿拜天下人為師,愿學天下人之學。希望改造中國,并以中國為支點改造世界、改造世道人心。QQ:81084634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nmlzk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分分赛车开奖 福彩30选5开奖公告 1分赛车开奖直播 p3试机号 青海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3d过滤app 重庆快乐10分 1分快3精准计划网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五分三d 浙江快乐彩12 二人麻将怎么玩 jx吉祥棋牌吉祥吉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