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通道: 草根網答網友問|注冊草根評論員請進|申請草根話題|黃金樓1號|黃金樓2號|最新管理公告|草根智庫簡介
魏東思想專輯《高考錄取名額分配能否借鑒延遲退休?》《盡快建立一個抓騙子的市場》《保健品推銷騙局的治理》 更多內容
林克山:宇宙軸心
2019-04-10
字號:
最新話題
姬安寧:劉強東錯在哪里?
姬安寧:陳果把“耄耋”讀錯為什..
開心果實:既是“中國標準動車組..
姬安寧:最近兩項讓人吃驚的科學...
姬安寧:他們的價值觀一樣
姬安寧:首張黑洞照片隱藏的驚人..
遐想隨筆:中國古代的科學哪兒去...
林克山:宇宙軸心
姬安寧:我為什么堅決反對平仄博..
姬安寧:丟掉本能價值是現在年輕..

最熱話題
申請“草根話題”請進!
草根共產主義研究小組
圣經與科學(前言、導言)
周青良:外科先生,當休矣!
周青良:鐘鼎文化時代簡介
人類文化中最重要基因存在
為草根網“五年慶”出謀劃策
該不該呼吁籌建“中華復興委員會”?
廢除全民英語復中華!
周青良:解讀《莊子-齊物論》中的論辯觀

最早話題
申請“草根話題”請進!
草根網答網友問
公民社會,陷阱還是發展規律?
新歷史觀
民主是客觀一致性
解決住有所居,應降低還是提高土..
草根學者談草根網
草根網的真實評價、社會作用和價..
全球工業化是共產主義、是小康!
“復興”的“前盛”是哪個朝代?

更多>>
    宇宙有沒有軸心,整個宇宙有沒有繞著一個軸心轉動?這個軸心在哪里?是太陽系之內?是銀河系之內?是河外星系之內?是河外星系之外的河外星系?假如它有存在,必然存在于河外星系之外的河外星系,人類永遠都窺測不到它,它力牽八荒保證著宇宙轉動的均衡、正常、前進不輟,宇宙永遠乖乖的繞著它旋轉、旋轉。人類社會有沒有軸心,整個人類社會有沒有繞著一個軸心轉動?這個軸心是什么?這個軸心在哪里?這個軸心尋找起來是不是比尋找宇宙軸心更容易,它也許是在我們身邊,是“存放”在我們心里。心里“存放”軸心,我們能承受得起嗎?我們不是能感受得到,能聽得到它“轉動”的聲音嗎?這個軸心尋找起來原來確確實實是我們自古至今都在忽略的一顆心,是我們的一顆心“扮演”了整個人類社會的“軸心”,我們可以窺見到它,可以感受到它,是它決定了我們的命運,主導了我們的行動,決定了整個人類社會“旋轉”的快慢,整個人類社會都繞著它“運作運行”和“轉動”。可見人類社會的“軸心”極其重要,它可跟太陽相媲美,太陽可賦予萬物旺盛的生命,它也可賦予萬物旺盛的生命,賦予人類社會美好的日子和日新月異的萬千氣象。

    一個人的一顆心不過是一個人的人生社會行為“轉動”的軸心,不足形成整個人類社會“轉動”的軸心。能體現人類社會文明和偉大力量的是人類社會的集體行為,是集體行為必形成萬眾一心,萬眾“一顆心”,才能更好協調集體行為,而能協調集體行為的是國家的政府機構,各級政府機構雖等級不同卻是一脈相承,起著人類社會的“軸心”作用,萬眾都繞著這個“軸心”轉,這個“軸心”左右著萬眾行為的人類社會,古往今來人類社會都繞著這個“軸心”旋轉。這就是體現了人類社會萬眾“一顆心”社會行為的政府機構,政府機構代表了國家,一旦政府機構失靈,停止運轉,國家實際上也就滅亡,也就是人類社會不存在國家。政府機構失靈是不是等于人類社會的軸心失靈,政府機構癱瘓,或廢棄,軸心不再“轉動”,實際上也就沒有國家,而原來供職政府機構的人員包括官員照樣領薪水,那是屬于侵吞他人利益的個人行為,也不屬于違法,國家不存在,何有法律可言?只可說違天道人道。政府機構失靈,軸心不存在,猶如宇宙沒有“軸心”,河外星系銀河系包括我們看得見的太陽、九大行星、月亮失去引力各自飄散殞歿,天地黑暗,腐朽,墮落,人類社會沒有“軸心”,人類社會無可依附,瓦解消散,人類各獨行其是,如野豬野狗四處為非作歹,坑人害人,天災人禍,骯臟丑陋和荒誕,真正變為“動物社會”。政府機構薄弱,人類社會的“軸心”也不能牽動四面八方的社會力量,人類社會必自動脫離這個“軸心”甚至忘掉這個“軸心”,各種詭異的社會力量會毀掉這個沒有力量的“軸心”,“政府機構”虛有其名,人類四分五裂星散絮飛。政府機構不失靈,強化政府功能,強化“軸心”力量,各級政府主“善”,主“善”是主持公正、公平,以天道天理檢驗和規范人類行為,人類社會繞著“軸心”轉動,人類有凝聚力,團結協作,人類社會和諧,人生美好前途似錦。主“善”自有力量,自有牽動人類社會的“軸心”作用,牽動社會四方民心,天下歸心,增強“軸心”力量,繞著“它”轉的人類社會出現絢麗多彩的萬千氣象。強化政府功能,各級政府主“惡”,主“惡”是不主持公正、公平,而是主持不公正、不公平,與公正、公平背道而馳,違反天道天理,以各種欺騙人民的偽“法律制度”凌駕和破壞天理天道,顛倒是非黑白,強奸民心民意,壓制消滅正氣正義,助長歪風邪氣,其“軸心”作用也會消失,人民把“它”全忘掉。主張小政府,大社會,小政府不強有力也會失去“軸心”作用,大社會腐朽腐敗黑暗殃民害物,“國家”隨之有名無實,猶如“亡國”。

    我們看看古代政府,即衙門,衙門所在的地方必為民眾所熟悉,衙門的影響力深入千家萬戶,衙門的縣令或縣令上下的地方官員,他們都了解本地方的風土人情,有沒有什么人才,衙門發布各種與百姓有關的政令和處理各種與百姓有關的事務,是萬千民眾的“軸心”,民眾有什么冤屈或事端不平都向衙門申訴,雖然封建官吏有的弄虛作假斷案偏私,處事不公,但由于封建百姓沒有文化,大多沒有覺醒,不能識破他們的陰謀詭計,受封建官吏蒙蔽欺騙,衙門在萬千百姓心中還是個很“神圣”不可忽視的地方,封建衙門始終是封建社會“轉動”的軸心,人人歸心仰望。而人人不歸心仰望是現代的“衙門”,政府,小政府,大社會,變相為小政府不“小”的無所事事的政府,不理百姓事務和漠視百姓死活的政府,大社會是大腐敗大黑暗的社會,提倡“小政府”的人是不是一群猶如《詩經》中“采苓”一詩所譴責的騙子,“采苓采苓,首陽之巔”,首陽山上無“苓”,“人之為言,胡得焉?”“為言”,偽言,不實之言,今天中國老百姓一無所得,徒受壓榨,牛馬不如。三月的香港氣候暖和適意,走進香港中環太古廣場里喝杯咖啡還是挺舒心的,太古廣場不比緊鄰香港的這座城市的金光華廣場差,寬敞亮度大,洗手間很有特色,讓人覺得愜意,是全中國包括金光華廣場在內無可比的。什么是特色?洗手間搞出了特色,不管你如何折騰自詡“特色”,都趕不上英國人以前的“匠心獨運”。宇宙有多大,向宇宙挑戰“特色”,你有多大本事?有本事的人不說“特色”,無本事的人大說“特色”,愚昧禍國殃民舉世皆知。我去香港之前或離開香港總要踏足這座緊鄰香港的一線城市,這座城市的什么地方都可以知道,卻從來不知道市政府在哪,市政府在哪?我從來都漠不關心,都不記得要問一問,其實也懶得過問,沒必要知道它是紅是白,它跟我有什么關系?它跟千千萬萬百姓有什么關系?我不知道,諒別人也不知道,諒政府官員也不需要別人知道。你需要知道它在哪里干啥呀?不怕別人懷疑你要去破壞或偷東西嗎?我懶得問別人,諒別人也跟我一樣懶得問別人,“舍旃舍旃,茍亦無然”。別人可能都知道這座城市的任何地方,唯一不知道的是市政府。“防有鵲巢,邛有旨苕。”老百姓竹籃打水一場空,領教夠了。為了證實我預料,我逢人即問“市政府在哪里?”街上問,地鐵里問,保安都問了,都沒人知道。一個樣子本地通的看似溫和敦厚很讓人產生信任感的年輕姑娘遲遲回答我的問話,若心不在焉地說:“不知道。”我追問一句:“你不是本地人嗎?”她若有所思地遲遲肯定說:“我是本地人,也不知道。”很多事情是可以預料的,要是“摸著石頭”,不要智慧,人類都是傻子。我走進國貿大廈,問一個清潔工,清潔工在這個社會的世俗人眼里是最“低賤”的人,我料想最“低賤”的人往往會知道與政府有關的事情,這種人像“黑馬”總是出人意料知道別人所不知道的事兒,問這樣一個人往往抵得上問其他各種人的一百個人。果然他搶答題似的先說“不知道。”后慢慢地想,似乎很出力地想,仰頭看著我,因為他手拿掃帚,正蹲在地上不知道侍弄著什么東西,一邊想,似乎想出了眉目,說:“可能在,在,在市民中心吧?”他似乎是在問著我,是我在問著他呀!我問:“市民中心在哪里?”他一邊想,仰望著我說:“在,在,市民中心在哪?不知道,反正是在市民中心吧?”跟我商量一樣。他有所知,而不全面,不百分之百確定。市政府猶如河外星系千萬萬顆星星中最不顯眼的一顆“嘒彼小星”,無論你如何尋找都找不出來,它已經在百姓的視線中消失了,它自動地退出了“歷史舞臺”。天下“衙門”,各級“政府”,從黑龍江到海南島,在老百姓心中都無關宏旨,不足輕重,“軸心”已退為“邊緣”,邊緣的邊緣,邊緣都算不上,這是幾十年來直至今天完全徹底脫離人民群眾,漠視人民利益的“后果”,廣大人民群眾不把“它”當一回事,“它”猶如沒有人看得見的“空氣”。

    2019年3月我到緊鄰香港的這座新興城市的第一天,在天虹大廈前,一個推銷碧桂園房產的還挺帥氣的年輕人請我去參觀位于粵港澳大灣區之內瀕臨大海的碧桂園房產。我問有車去大灣區嗎?他說有,他可以開車把我送去那個地方。我說不會有什么條件吧?例如我看后不購房,把我送去了那里,也要把我送回來,不附加任何要求。他一口答應,毫不猶豫。他從來沒認識我,我也沒見過他,彼此是陌生人,前后于“天虹”前見面不足十分鐘,他素無知道我姓甚名誰何方來歷,他這么快做出決斷,這種“英明”出格出眾,不同“凡響”。我這么短時間內答允跟他去參觀碧桂園,對他沒有任何了解,沒什么交談,這么“輕率”,大概也“驚世駭俗”。他問我什么時候去?我說現在就去。他說好!我們馬上起程,去車庫開出他的小轎車。這時候大概是上午十一點左右。小車開出市區,在車上他自我介紹了自己有個舅舅是華為公司的工程師,開上高速公路,一百二十公里一小時的馳奔,開在綿延的山嶺之間,這里是真正的山區,四周都是山嶺,山嶺無盡無頭,穿過很多的隧道,過了一個隧道,又過一個隧道,每個隧道都很長,大概是全國少有的最長最多的隧道,穿出隧道,不時看見山腰山脊上建有數棟或一小片樓房、別墅,它的景致是山嶺上蔥蘢的草木與樓房、別墅相襯映,號稱中國經濟龍頭的這大片區域,這種小政府大社會或大政府大社會鼓搗出來的山間樓房和景色,世界資本主義都有,香港有,沒有任何首創性和特色,毋庸說驚人之處,古代的中國封建社會道家佛教不是都把他們的寺院寺廟起居住所建在山頂或山間嗎?鼓搗幾十年將近半個世紀,無非是邯鄲學步亦步亦趨,龍頭尚且平庸,全國其它地方更不堪了。強化政府功能,政府不在大小,大政府有大功能,小政府有小功能,大政府未必有大功能,小政府也未必有大功能,大辦大事多做事,小辦小事少做事,事在人為,關鍵是有什么指導思想,指導思想是關鍵因素,指導思想正確符合天道和客觀規律,大政府能發揮大作用,發揮人類社會的“軸心”作用和智慧,天地換新顏,小政府也能發揮“軸心”作用,氣象更新,指導思想荒謬,大小政府都得脫離客觀世界,大政府的“軸心”作用自然會丟棄,小政府更不見影蹤,所謂大政府小政府必然在老百姓的視線中消失。

    小汽車高速奔跑一個多鐘頭到達位于惠東“十里綠灘”的碧桂園房產,樓房建在山坡山頭上,瀕臨大海,爬上樓看大海,近景有些島嶼擋住了視線,見不到大海的深闊廣大。大海岸邊是山嶺,建于山坡上的樓房擁有岸邊沙灘很少。這都是缺憾。碧桂園工作人員給我們詳細介紹了碧桂園的地理優勢和休閑便利。驅車高速公路往返耗去了兩個多鐘頭,回到我們原來的地方已經是下午近五點鐘。我徒步于發展中心大廈近旁的那棵大樹下的人行道,行人羼雜的往來人流中有個面容白皙的小姑娘迎面而來,說她小姑娘是她個子不高,約略十八、十九、二十歲,他看見我似乎觸發了什么,眼睛有點直直的盯住我,捕住了目標一樣,迎到我的前面來。我明白她的意思了,這種情況我經歷不少,她這種眼神和傳達的意態我見多了。我姑且站住聽她傾訴,她說她日子不好過,身上沒帶一分錢,要吃飯都有問題。這出乎意外,她開口沒叫請吃飯。這大概是還沒到吃晚飯的時間吧,她臉色白潤,語態誠懇,似乎不覺得一點餓,心靜神閑,似乎剛剛洗過澡,披散著還有點濕的頭發,整個人看起來很干凈,穿著很干凈的似乎半透明的淡黃色裙子。她一點都不像一個需要別人幫助的人,也許她是開始面臨窘境吧。去年年末我遇見的求助的女青年,她們猶如涸轍之鮒的落魄狼狽相與她大相徑庭,那時我經過佳寧娜廣場側對面的十字路口旁的人行道,看見兩個用手互相攬著走的大姑娘,說她們大姑娘是她們不僅個子高,她們高低不同,步態從容旁若無人,面容看上去起碼也有二十五六歲以上的有一定社會閱歷經歷過風霜的大青年。那么多往來行人她們不“垂顧”,大概是我跟他們迎面相視了一下,他們眼睛發光發愣發現了什么,似乎跟我很熟悉一樣迎上來對我說;“你吃過飯嗎?請我們去吃飯吧。”我說;:“這時候怎么還不吃?”這時候午飯已過,大概已經下午一、兩點鐘。她們說:“那你給我們十塊錢,買兩塊面包吃吧,我們快要餓死了,餓得受不了了。”她們用手按住腹部,做了個彎下腰要蹲下去的姿態,那是肚皮要貼住背脊之狀。這不是做作,是她們強忍著饑餓漫無目的的溜達,那高一點的穿著牛仔褲,饑容憔悴,那矮一點的也一臉饑色,她們的餓態是掩飾不住的,也裝不出來。那較高的叫給十塊,那較矮的兩眼充滿著期待。看著她們相當可憐,很悲慘。我說;“你們怎么落到這個地步?”可以想象得出,假如她們不走到了“叫天天不應”的窮途末路,一般會有自尊心的年輕大姑娘,不至于在大街上向人求乞。她們說是她們沒有工作,正在找工作,找不到,沒錢吃飯了。我不再聽下去,給了她們十塊。似乎是什么神怪變魔法布出了一個魔幻之境,第二天也是在這個地方,幾乎也是同在這個時間午后一、兩點鐘,也出現了兩個跟她們高矮差不多一樣的年輕大姑娘,她們從羼雜的行人中箭步走到我的面前,跟我熟悉了三輩子一樣,親熱地叫我請她們吃飯,不然給十塊錢,說她們是太餓了,受不了了。我頓然覺得我有些恍惚起來,是不是什么神怪在這地方布下了魔幻之景捉弄我?昨天的“景象”又出現了?但我很快回到現實之中,我眼前的她們兩個人確實是臉色鐵青,饑容黯淡,裝不出來,然而我還是向她們指手畫腳說:“你們是不是同一個集團,在搞什么詐騙活動,搞什么鬼,昨天也是在這個地方,這個時候有兩個人跟你們一樣一高一矮的叫我給錢、請吃飯?”那個高一點的正色說:“我再問你一遍,你是不是已吃飯了?”我說:“吃過了。”她倒爽快,拉住她的同伴就走了。同是這一天黃昏,天快要黑下了,我同走在臨近這個地方的人行道上,將近地鐵站旁,原走在我前面的一個留長發束了發尾垂到背上的年輕大姑娘突然與一個男士駐足高架橋下,我覺得很奇怪。那個原不留意的女青年天生很白的皮膚,臉蛋靠近雞蛋型,屬那種文靜溫雅而要強固執的女人,要是振作起來可算是個美女了,她一直低著頭走路,不見得人那樣踽踽獨行;那個男的八粗身材,壯實寬厚,有些黝黑的皮膚,個頭不算高,也是個年輕人,面目有些對不起觀眾,后背背著一個裝滿了東西的很大的黑包包。他們怎么突然走在一起了呢?我走過他們時甩了一句話:“干嘛呀?”那個男的似乎受了驚動,趕忙回話說;“她說要請吃飯。”我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是個山窮水盡的女青年啊,“那就請她吃飯吧。”我所見的這些女青年都是走投無路而不愿茍且的“硬女子”,目前不愿茍且,以后愿不愿茍且是看她們的意志是不是堅強“偉大”了。

    眼前發展中心大廈側邊那棵大樹下的這個小姑娘比她們矮得多了,這時候的她似乎應該在學校里念書。她向我敘述說,當然是向一個陌生人敘述,她說她來自安徽,找到了工作,是賣衣服,老板要押金三百塊,不包吃包住,但她沒錢交押金,租住的房子也沒錢交租金了,她的家鄉很窮,她不愿意回去。她是天生她才無中無用了,我所遇見的那些投靠無門的女青年是天生她們才無中無用了,不像那個李白憑著一股熱血涌上嗓門胡說八道。我也是天生我才無中無用,愛莫能助,至多給了她十塊錢。

    這天晚上九點左右我徘徊于嘉里大廈前于較遠處有意無意看愛舞者們跳踢踏舞,或多或少的圍觀者或夜間消遣者分散于舞者們周邊或稍遠一點的地方。我心不在焉地徘徊,一個女孩穿過稀稀疏疏的人眾走到我跟前站住了,是她看見了我,似乎她找到了她所要找的人一樣,開口叫我給十塊錢,說她沒錢吃飯了。她風風火火地走著,腰間挎著一個小巧的皮包,穿紅色的裙子,不知道要趕去哪里,她是看見我而突然止步的。我好生奇怪,那么多的人,她為什么唯獨“青睞”我呢?她不可能認識我啊,怎么一眼看見我即做出決斷叫我“解難”?難道我是唐僧,唐僧好認識,唐僧好說話,唐僧是“愚氓”是“傻瓜”,唐僧肉好吃,人人都可“覬覦”?我知道這樣思考是不正常的,幫人解“難”不應該有這種世俗的認識。有這種世俗的認識,看見別人“落難”會袖手旁觀。世俗觀念往往會使人自私自利,漠視正道正義正氣和真切的情感。我問她怎么回事弄到自己沒錢吃飯?她說她賣衣服,老板要押金兩三百塊,她沒法交。看她一臉粉紅色,很有活力的樣子,正是開始步入青春期的時候,跟下午五點鐘那個穿淡黃色裙子的女孩差不多的年齡。我說今天下午也有一個跟你差不多年齡的女孩,我給了她十塊,她也說她是賣衣服的,老板要押金三百塊,她說的跟你一模一樣。我質問她:“你們是不是串通好了?”當然我自覺唐突,要是串通,她們怎么這么傻,把話說成一模一樣不是讓人識破了?討錢討那十塊錢有何頂用?這種年齡她們會做什么?頂多是在商店商場里給老板賣衣服罷了!她不介意我隨口“胡說”。可是我要是爽快地順了她的意,我這不是成了“慈善機構”了嗎?才隔幾個鐘頭又有人需要我“幫襯”,而“慈善機構”是要有錢啊,是大老板們的“活兒”,我這單身漢算什么?那么多乞討的人,那么多窮人,沒人理會他們,越有錢越不理會,大老板更不把他們當做“人類”看,富人看不起窮人,窮人看不起窮人,四分五裂,這都成了歷史“潮流”,我能抵擋這滾滾倒退的“歷史潮流”去“拯救”全天下嗎?我是不是傻瓜,因為曾經有人說我看起來像是個“善良”的人,要知道今天天下“善良”是“傻瓜”的代名詞,而“傻瓜”、“白癡”絕對不是“善良”的代名詞。

    “我看你的人像個善良的人,才跟你說的。那些有錢人的心里壞得很,我們才不去理他們!”那兩個年輕大姑娘中的較高的那個說,是我跟她們說去找那些有錢人“幫助”她們,我自己阮囊羞澀難于應付,那時我恰巧兜里沒帶零錢,第二天又要去香港,要是拿一張一百塊的給她們,我大可能要淪落成“什么”都不知道,不會比她們好。

    今年元月的一天深夜十一點左右,我路過佳寧娜廣場前的馬路,迎面向我涌來的人流中就有她們兩個,將要走過她們,她們中那個較高的忽然抬眼看見我,馬上意識到什么一般,立刻向我喊話:

    “哎,誒,你停一下”。她叫一聲,快步跑上來伸手扯住我。另一個跑上來伸手攔住我去路。

    “我們餓得慌,求求你,給我們一些錢,去買點東西吃”。她們慌里慌張急急忙忙地說,怕我走掉了,用身體當做欄桿擋住我。

    這奇怪不奇怪,有人說女人的直覺很準確,難道她們看得出來我能“幫助”她們?

    路燈照射下看得清她們臉上饑色“泛濫”,饑容憔悴,嘴唇干燥,嘴邊殘留著些許變干了的白色泡沫。這是饑餓過度的“證據”。她們不用說她們餓,一看即知道她們餓。她們肯定很長時間沒沾過一滴水,沒吃過一粒飯了。這很悲慘可哀可憐,我極其希望能幫助她們,而我卻無能為力。

    “你們去找那些有錢人吧”。我懇切地對她們說,實際上已經半夜,哪里能找到什么人“幫”得她們?那天晚上不知道她們怎么過,肯定是餓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眼睛發黑。我很后悔很自責那天不能救他們于水深火熱之中。

    而她們說“善良”,我怎么會是看上去“善良”呢?從來沒有女人這樣說過我,男人倒是有一個說過,那是在北京竟然有個人說我看上去“善良”。這我百思不得其解,說我太帥了倒是符合事實,說我太帥的人太多了,以前小孩小學生們看見我都大驚小怪瘋狂瘋癲搗蛋似的大喊大叫“帥哥”。說我“善良”莫不是暗中諷刺我是個“傻瓜”?因為在世俗人看來只有“傻瓜”才肯“幫助”向他求乞的那些人,而今天都是“聰明人”,哪有人肯“施舍”他們一分錢?肯“施舍”他們的都被世俗人列為“傻瓜”,“聰明人”是不干自己吃虧的事的。天下的世俗人都變成了“聰明人”,天下是世俗人的天下,天下的是非黑白由世俗人說了算,世俗人說你是“傻瓜”,你就是“傻瓜”。你做的“光彩”的事,除非不要讓他們知道。在我思考和判斷我究竟是不是“傻瓜”的時候,那個穿粉紅色裙子的女孩一個勁地催我給她錢,她氣沖沖問我:“你給不給?你愿意幫助別人,為什么不幫我?”我目瞪口呆,理屈詞窮,趕忙擺手說:“不是,不是的。”還沒等我把話說下去,她又理直氣壯逼問我:“你給不給?你愿意幫助別人,為什么不幫我?”一轉身,“快馬加鞭”又風風火火地走了。真是性情中的女孩,我后悔沒來得及“幫”她一下。

    隔了一天,晚上九點左右,我站在金光華廣場的圓頂玻璃房門前湊熱鬧,是看人跳舞,意外的有人拍我的肩膀,有兩個女青年竟然在人叢中發現了我,問我有沒有吃晚飯,都九點鐘了怎么沒吃飯?說她們沒吃飯,請給她們十塊錢,買點東西吃,她們是太餓了。她們很親熱,那個高的幾乎把臉挨到我的臉上說話,她高而瘦,是女性中高而漂亮的皮膚很白的人,假如稍一打扮是個大美人了。她看上去清純,正派,思想健康。由于此,我認為是“天道”不公糟蹋了天下一切美好美麗。我問她是哪里來的。實在的我懶得問,懶得聽,一切不用問不用聽都明明白白。她說是江蘇的,又補了一句“我們是從農村來的。”她們是來找工作,找不到而挨餓。十塊錢算什么?可是有時它可能會救人一命。一個人餓昏倒了,往往一滴水即救了她的命。我很后悔之前我沒“幫”到需要幫的人,我不能再吃后悔“藥”,我給了她們十塊錢。

    她們人生漫無目的,她們的命運沒有掌握在她們的手里,如何生存只有由別人來“規劃”,由誰?自然是老板。她們的衣食“父母”,天下蒼生的衣食“父母”已不是傳統上的“縣官”,是“老板”,“老板”發“善心”給他們活路,他們即有活路,“老板”不理會他們,他們即走投無路,四面楚歌。其實客觀上衣食“父母”不是“縣官”、“老板”,衣食“父母”是他們自己,是天下蒼生,是他們自己,是天下蒼生用血和汗,辛辛苦苦創造了物質財富養活了自己,“縣官”、“老板”不過是騎在他們的頭上作威作福巧取豪奪,是天下蒼生養活了“縣官”、“老板”。創造財富者不能享受財富,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沒有創造財富者享受財富,掌握天下蒼生的命運。人類社會的“運轉”失去了“軸心”,天下蒼生不知道要循著什么軌跡謀生,他們的人生要繞著什么“軸心”運轉,繞著“老板”唯利是圖的“軸心”旋轉,卻有太多不確定性的危險、天災人禍、艱難,連自己的“思想”都要被別人“據為己有”。宇宙浩大,宇宙的“軸心”在哪里?人類社會的“軸心”在哪里?天下蒼生迷失在大宇宙、大社會、大世界之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 宇宙很大,宇宙中萬事萬物皆有它們各自持有的中心核心。只是都不是永恒的。宇宙是宇宙中萬事萬物的集合體,宇宙才是唯一在自性自為的無始無終的生生不息的在生動運動活力靈動的一個永恒存在。
    人們眼見所知所發現的這無窮多天體物,其實就處在宇宙中心中。即宇宙以它們為中心核心。
    2019/4/11 5:39:11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7 www.nmlzk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浙公網安備 33011002011983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71-89163528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分分赛车开奖